特别的猫

Hazel
2008-07-06 看过
曾经并不喜欢猫,甚至有些怕。自己将原因归咎于儿时看过的爱伦·坡的一则恐怖小说,里面有只神秘而恐怖的黑猫,目睹了一场谋杀,后来被主人砌进了墙里。

进了大学后,发现校园里有很多流浪猫。有的扎堆混迹于某个园子或角落里,有的则常年盘踞于某个学生宿舍楼下,与来往学生混得极熟,每日可以得到一些不固定的饭食和短暂的爱抚。有一只没有尾巴的大黄猫甚至经常蹲在光华管理学院的门口,无视身旁的各色行人,一脸肃穆。当然也有一些并不亲近人的,藏在隐蔽的地方,听见人声就会逃跑,常常警惕地寻找食物,警惕地躲避威胁。

曾经坚持将近一年固定地去燕南园的几个猫猫据点喂食,较闲的时候还会顺便捡一捡附近的垃圾。即时后来没有机会去喂它们,我还是时常去看看他们,希望他们每一个都好好的。我以为,除非是有根深蒂固的偏见,在和猫猫们生活在一个空间里,相处了那么久后,多数人都会爱上这样一种生命。我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我见过对猫无特殊感情的人经过这样每日的相遇和不时的对话,然后毫无保留地爱上了他们。

朱天心说自己的这本书是“给不喜欢猫和不了解猫的人”。然而,任何人都可以从中得到乐趣。书中的每一个猫都可爱,都有个性,让人感叹不已,心生怜惜和尊敬。

第一次看朱天心的书,觉得她写得率性而有正义感,不矫揉造作,活泼自然,我非常喜欢。最让人佩服的是她对于“猎人们”(她称猫为“猎人”)的关切中带着疏离和尊重的感情。她从来不说“养猫”,而说“与猫相处”,她将每一只猫都视作一个独立完整的生命。她并不是带着施舍者的居高临下去施予,而是出于对一个生命的感同身受和关怀。我喜欢她笔下的猫,每一个身后都带着特别的故事,各种传奇和历险,等着我们去发掘。天心始终是这些故事的观察者和记录者,不愿去干涉猫们的意志,而是让他们选择自己的生活。

说到猎人们的冒险,作者总是好奇又羡慕,但终归不可能和他们一同去历险。于是她总是幻想他们出去打猎的情形。“我每每努力为想象重的细节再再增补更多的小细节,惟其如此,才能平衡我们这一场人与野性猎人在城市相遇,注定既亲密又疏离的宿命。”类似地,猎人们也无法体验人的生活。“相处到这个地步,便会有很多惆怅时刻发生,”所以她说:“与亲爱的人不能分享同一种经验、记忆、知识、心情(当然此中最剧烈的形式就是死亡吧),我不免觉得悲伤,也深感到一种与死亡无关却如何都无法修弥的断裂。”

除了作者对猫族的温情,书中还表达了对于自私的人类的不满和愤恨。城市中有那么多人嫌弃猫,厌恶猫,甚至不愿意给他们留一点生存空间,他们堂而皇之地搬出“种族论”——人还没吃饱穿暖,哪轮得上这些流浪动物——试图干涉“猫天使”们的活动。说那些话的人只是为对猫赶尽杀绝找个托词,往往对于人类的疾苦也很冷漠。正如天心在书中所说:“一个见到受苦的生命会心热眼热不忍的人,不会对另一种同样受苦的大型哺乳生命无所感的;至于惜情如金的后者,老实说,我反倒没什么把握。”

她还说:“我一直不认为那只是他们的受屈辱(指随处可见卑弱、病残、受饥受苦的猫族),也根本是在同一个时空生存的我们人族的耻辱。”

 

“我总以为,我偷偷以为,我们这一代人只消稍稍地将之善待,积极则收留、结扎,更积极的则泽被所相遇的猫,定点定时喂食,混熟了视猫咪个性状况在决定收养与否,不收的话仍可结扎在原地放生;消极的,留一口水给他们吧,门前墙角的一碗水,可以让多少流浪猫不致渴死或死于肾脏病。”

这么做(看着素昧平生的流浪猫狗不知有没有下一顿的狼吞虎咽一餐),像天心在书中那样说的,可以“借此把自己的心养得软软的、烫烫的、火红的”;又能让这些猫狗“能在他们生命中有限的和人的接触中,至少,至少有那么一次,是温暖的,和善的。”

我一直认为,既然我们和猫共处同一个空间,就有责任为他们付出一点点尊重和关怀。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是生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无法做到天心所说的积极的那些做法,甚至连“留一口水”都做不到,他们太忙碌。但,也许,我们至少可以做到不去打扰和伤害这些生命——不只是猫,还有所有其他对人类无害的生命,不要去破坏他们生存的环境,给他们一些生存资源和空间,泽被其他生命,其实也是造福我们自己。

书中让我发出更多感慨的,就是猎人们的生平事迹了。嬉笑怒骂,猫生百态。有趣的是,朱天心似乎很喜欢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很多次用书中的情节来作比喻。比如“盟盟爱的长大了都是猎豹体型,小头长手长脚长身,吃得再多也瘦骨嶙峋,近乎《百年孤独》中马尔克斯所描述的鞑靼武士形貌”;形容绝世美女“猫妹妹”这样写道:“我们共同觉得她是马尔克斯《百年孤独》里那名绝世但秀逗的美女,早晚会抓着一张白被单乘风升天绝尘而去。

再比如,猫爸爸大摇大摆进了朱家成为半居家猫后,时常要出门云游一段时间。

     成了有家可归的半家居猫,猫爸爸仍不时得听任血液里的召唤出巡。他偶尔坐在窗台望空出神,一阵多讯息的风涌进,光看他的背影也知道他好难决定要不要出门,于是我们给出中性的意见:”不然快去快回卯霸吧。猫爸爸考虑着,几次像《百年孤独》双胞胎重的奥利瑞亚诺·席冈多一样决定不了要不要去情妇家,他最后看看天色说:“等雨停吧。”
     结果那场好雨一下就整整下了四年十一个月零两天。
    猫爸爸说,等天暖吧。
   天暖的某个冬夜,天空晴得很,猫族又大游行去了。

http://amosinchains.blogbus.com/logs/24173838.html
41 有用
3 没用
猎人们 猎人们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7条

查看全部27条回复·打开App

猎人们的更多书评

推荐猎人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