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病还需柏老医

自强不吸
2008-07-05 看过
我有一个心病 -- 听不得别人的批评。同事批评我,我立马会闻到公司政治斗争的火药味,您不就是想揭我短炮轰我顺便抬高您自己吗?老师批评我,我脸上诚恳但心里暗笑,这门课程成绩不好还不是因为您自己讲课水平太烂么,人家某某班的某某老师怎么带出了成批的秀才?这块心病一直纠缠着我,偶尔越演越厉,我甚至曾暗暗发誓:除了父母,任何人批评过我的人都是敌人!

《丑陋的中国人》这书名看上去的确很丑,其用意无外乎是想批评某些人某些事,按理它应该刺痛我心中阴影使我抓狂,可这次我无法把柏杨老前辈看作敌人 -- 敌人的书怎么可能长期盘踞在豆瓣新书榜?

一口气看完柏老的《丑》后,我大喝一声:“I 服了 HIM”。这大概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心悦诚服地接受批评,从前被爸妈训斥时我也没这么痛快认错。

儿时挨骂大都被骂得没头没脑,很少能搞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末了只会了解自己不受待见,最多明白一个道理:“这件事以后不能这么做,否则后果十分严重”。至于为什么被骂,那基本上就是一笔糊涂帐。但柏老的骂人手段令我耳目一新,他新在不只是为了批评而批评 -- 读《丑》时我似乎看到,柏老忽地从背后摸出两面镜子照着我的脸,一边骂一边照,骂得我心服口服。

第一面镜子是“西洋镜”。看不到自己有多丑也没关系,可以看看柏老打造的“西洋镜”。如果您较真,那么就到国外转一圈,欧洲呀美国呀新加坡呀什么国家都行。敢问,哪国的国民戴了名表开了名车就牛逼烘烘嘴巴撇得老高嘴唇供得酷似香肠?哪个国家两个人迎面走路踩了对方一下,轻则相互辱骂试图用口水灭对方九族,重则拳脚相加刀枪相见如临仇敌?哪国的鸟人明知犯了错就是死不承认,更容不得别人说他半个不字?(这个国家我知道,是中国;这鸟人我也认识,就是我呀,惭愧)

中国和其他“蛮夷国家”有差距,这我能理解。但有一事我仍然倍感不解:中国的经济可以和世界接轨,为什么炎黄子孙的文明状态无法和世界接轨?转眼间,我看到柏老亮出第二面镜子 -- “历史镜”。

把历史镜的时钟回拨两千年,四个大字“连年战乱”则挥之不去。几乎每一年,许多百姓没有粮食没有衣服丧失尊严缺乏安全感,结果逃难的逃,难造反的造反,其中只有极少数人“运气好”升了官。但这个官升得不易啊,借用柏老的原话:中国的官 -- 练就了“官性”,出卖了“人性”,丧失了“灵性”。我有些不服气,开始反驳以显示自己的独到见解:现在已经我们是新中国啦是社会主义啦从前的地主都死光光啦,几千年前的历史和我们现在这文化真的有关系吗?柏老说,有关系。很多东西有它的惯性是前后延续的:历史如此,文化也如此。

这两面镜子好耀眼,我先是眩晕了一阵然后渐渐清醒:“骂得好!我就是这幅德行,或许我应该改变一下了”。于是搜寻“如何变丑为美”的答案。柏老说答案就是:“想要改正缺点,你必须先认识到自己的缺点”。然后就没有了下文,我把书翻过来调过去地找但再也没看到有力的解决方案。

或者说,我认为柏老没有在《丑》里给出解决方案 -- 就算我认识到了自己丑在哪里,想要立刻变美,也不那么容易。中国文化的丑陋,丑在它成了风气成了气候,一两个人改变自己真的有意义吗?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天气闷热,读着读着我上眼皮紧贴下眼皮睡着了。半梦半醒的时候我对自己说,如果柏老多活二十年那该多好啊 -- 没准柏老就能写出《丑》的续集,亮出他的第三面镜子 -- “西洋历史镜”。按说欧美的洋人也是从荒蛮时代演变过来的,难道他们在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的原始社会也成天彬彬有礼,把SORRY和THANK YOU挂在嘴边吗?打死我我也不相信。那么为什么现在人家晚上可以夜不闭户,白天出门不需要算计鸡毛蒜皮,不因为小事和同胞生闷气呢?优良风气形成时一定有它的规律,只是凭我的智商看不出这规律是什么而已……

谢谢柏老的棒喝,让我认识到了自己的荒蛮。向柏老致敬。
1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丑陋的中国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丑陋的中国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