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行为与社会结构:镶嵌问题

莫连
2008-07-05 看过
功利主义者,无论是古典还是新古典,在看待经济行为和社会结构关系问题上 ,总是与马克思的观点处于两个极端。功利主义者假定所有人都理性而自利,是挺我派;马克思以阶级分析来代替实际存在的个体选择,是灭我派。但他们有一最大的相似之处——都把人的行为与实际的社会关系隔绝开来并加以绝对化。这正是格兰诺维特所反对的,行为没有植根于其所处的实际社会关系的土壤之中。

在古典和新古典经济学中,人们的行为是低度社会化的,个人是兼具思考和行动能力的原子,生产、分配和消费行为完全不受社会关系和社会结构的影响。最典型的是对完全竞争市场的描述:每个个体都是价格接受者,彼此拥有完全的信息,不必有任何社会性接触,合作、冲突等立约过程中出现的情况都不存在。交易中的社会关系只是自由市场的累赘。

而在马克思的框架里,人们的行为是高度社会化的,人们是在乎他人的看法的。个人隐而不见,代替个人的是资本家、工人阶级、土地所有者、银行家这样的利益群体。每个利益群体下的个人都屈从于本群体的共有价值、规范或者利益。这种高度社会化是有选择的,个体只在乎所处群体的评价,是所处阶级利益的代言人。

显然,真实的社会关系既不同于功利主义者的假想,也不象马克思分析的那么硬邦邦。还是可以看到替东家考虑的佣工,为员工利益着想的雇主,惺惺相惜的警察与逃犯,欧亨利小说《麦琪的礼物》中那样的夫妻~~,人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超越个人利益及其所处的群体的利益的。这是一个在人际互动中不断塑造自我和重塑自我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行动者既不象独立原子一样运行于社会脉络之外,也不会象奴隶一般屈从和依附于被赋予的社会角色。

镶嵌理论是希望从行为人的因果短链来小心剥离出可能的解答,而不是凭借一劳永逸、亘古不变的行为假设来莽撞地下结论。在我看来镶嵌理论是自然论的,去目的论的色彩非常浓重。

以此来看今天中国的社会结构和社会关系是很有启发的。我们不得不承认,再成功的制度设计也不可能切合每个人的欲求,想法逃避它、取代它的大有人在。实现一和谐的社会,是离不开社会互动中形成的信任和从个体心底里萌生出的责任感、道德感的。不断出现的城管与小贩、病患家属与医生、黑窑主与弱势窑工、警察与嫌犯、拆迁中的政府官员与民众等之间的对抗和冲突,证明经济转型时期不同社会角色间的互信关系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来。如果这些事件仅仅是作为孤立的个案,没有在人群中激起多大的反响,自然也不必大惊小怪,但从现在的回馈来看,失信、失序是严重的,生活在今天这样一个高度社会化情境中的个体,选择表达还是沉默当然是他的自由,但要做到无动于衷却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17 有用
1 没用
镶嵌 镶嵌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镶嵌的更多书评

推荐镶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