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月亮

清极不知寒
2008-07-02 看过
    妾自识君起,未尝愁滋味,谈笑如琴瑟,合鸣会有期。寒雨连天落,江低断雁鸣,但为识君故,素心生暖霁。古来事无全,花开旋成空,帝王黄土没,美人迟暮诛。此情亦如此,未敢与天齐,唯有思君意,能得万古枯。

    这本是我今天写给一个朋友的,那人眉清目秀,笑起来温润如玉,年轻却不盛气凌人,一身的知礼谦恭,少年白马轻裘。于是,想起近日读毕的《浮生六记》,那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道尽一生辛酸,荒唐百态,若能和他一同经历一番,也不枉浮生若梦一场。

    作者生于乾隆年间,名沈复,娶妻陈芸。二人夫妻知己,情深意笃之余,还有很多趣事。一起赏花观景,盘屋消夏,陈芸还女扮男装出游差点被妇女以为调戏……彼时的斗嘴戏谑乖张反叛,被文字记录下来,穿过漫长的时间,几百年后被我们看到仍是生动如许,令人忍不住唇齿含笑。它就这样和沧浪亭一起,系住韶华,抛了流光,和不再走月亮的我们一起,永远的走下去。文明真是一件令人肃然起敬的事物,它已经先于所有科技,带我们看到已消失的历史和人们。难怪作者开篇即说:“苟不记之笔墨,未免有辜彼苍之厚。”

    可读史其实是一件令人痛苦的事,因为我们谁也不能重新亲临那时那地,你纵使再醉心于前朝往事,不过是漠漠黄云,早已了无痕迹。如同那已失传的吴俗“走月亮”,夏日七月的夜晚,少女们盛装结队而行的画面,也只能徒留于我们的想象。





    在此一段有趣的对话,可见所谓恩爱,古今皆同:
比如,妻子陈芸喜食臭豆腐和虾卤瓜,沈复平生最恶此二者,于是有了一段斗嘴,这里不赘述原文,只把我的翻译以及延伸附上:

    沈说,狗改不了吃屎,因为它闻不出臭味儿,屎壳郎滚粪球,因为它想化蝉上高枝儿。亲爱的,你是狗么?是蝉么?(明显欠抽挑衅)

    芸回答了,臭豆腐既便宜又可以就粥下饭,从小吃惯了,现在到了夫家已经如同屎壳郎化蝉,升高了层次,仍然喜欢吃是不忘本呀。至于卤瓜,可是到这里才尝到的。
    (多么纯良朴实贤惠的一姑娘啊,话语间还不忘贬低自己抬高对方。如果是现代版的话:陈芸脸上一定满脸黑线暴着青筋,边摞袖子边问,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谁是狗?谁是?!)

    沈又问,那我们家是狗洞么?(这男人没完没了啊)

    芸羞窘的辩解,粪便家家都有,区别在于吃与不吃(谁说你是狗洞了),而夫君喜欢吃蒜,我也是勉强接受(你看你也不都是高雅嘛)。臭豆腐不敢强迫,你可以捏着鼻子尝尝卤瓜,吃进去就知道味道鲜美了,这就好比无盐相貌虽丑但品德美好!
   (多么含蓄的反击啊……甚至不惜拉人家无盐来垫背!无盐如果知道自己在后世跟臭豆腐并列并举,估计也“无言”了!!)

    沈又笑着说,爱妻要害我作狗么?
 
    芸说,我已经作狗很久了,委屈你试着尝一下吧。
   (所以说娶妻求贤……不仅温柔,还大大的满足了男人的自尊心。)
    沈自此也爱上了这两种食物……
3 有用
0 没用
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生六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