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韩”/别让我替你们寒碜了

[已注销]
2008-06-27 看过
很多人都觉得我是叛逆的,其实不是。叛逆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在当今中国是两回事情。——韩寒《三重门》

说实在的,我以前不挺韩寒,我跟他不认识,他也没请我吃过饭。作为80后,我们总是被媒介以“韩寒,郭敬明以及等等”给代表了,这种莫名霸道地“代表”让标榜自恋水仙的我们挺不自在的,谁爱谁给谁代表啊。不过在这个媒体掌握着大多数话语权的时代,并非我爱不爱就能改变的,既然不能改变,就渐渐接受吧,同时看代表者们的《三重门》,《梦里花落知多少》而渡过年少轻狂幸福时光,种种都是有的。
在最近这件事情上我必须据实相告,现在起,我开始挺韩了。事情演变的越来越让我觉得他像眉伶姐所说——皇帝新装里的那小孩,因为真话真TM不容易,把真话说出来很TMD不容易,真话讲了以后还要遭到各种不同的误解这种压力之大之深之重更是让真话存活的TNND不容易。

骂人时最痛苦不过于别人用你的话来回骂你,分量也会猛增许多。——韩寒《三重门》

我真奇怪那些抱着“长者为尊”而批评“小毛孩”韩寒的人们是揪着颗什么样心的,在我们敏思,竟然还是那些元老,积极者,我所平时尊敬的前辈们这样说,严重打击了我対他们从来的想象和好感。更为严重的是,并不是他们的意见与我相左而使我备觉难过,恰恰是不分青红皂白不追问事实真相的评论风潮叫我看了为之心寒。
韩寒和陈丹青的那档节目是湖南卫视播出的《零点锋云》,以电视博客的方式来操作和表现,风格较为轻松随意闲聊文化,那天也是碰巧,因为感冒躺在家里休息,手中的遥控板不停地换台,恰好瞧见预告说是12点会放该节目,我当时还挺纳闷的,这节目怎么播的那么晚,且又不在周末,谁会看啊,不过反正睡不着,就边看《青春的火焰》边等。母亲原本说和我一起看,等着等着她就睡着了,我直到看完节目才睡去,后来还在豆瓣日记上写了这码子事。有时候社会需要“炒炒热”,适当的发挥“热能效应”有助于判断和思考,但要掌握个“度”,我们现在就是没有“度”,把人给“热死了”才想起要“冷却”,风吹吹你就倒,一面使劲地说,一面使劲地倒,难免容易陷入知识分子惯拿不恰当的预设立场概括全局的一厢情愿之泥淖。
我相信很多人是根本没看节目就开始喳喳呼呼,我们党时刻教育我们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在某些好磨嘴皮子的人心中顿时沦为空谈,别说调查了,就是看也没看过(直播看不了,那你在互联网上搜看个翻录呢,您们老儿也没这空儿?),何出骂语呢。搁早几年,那就是群爱贴大字报的红卫兵,别以为你们把操作工具从纸张变成博客我就不认识你们了。改革开放那么多年来文革的遗毒还没清干净哩,上纲上线的套路绵亘起来倒甚是自觉自愿啊,说倒霉吧今年确也事多,从家乐福到火炬传递到莎朗斯通,事一多呗碰上人多口杂就更闹的人仰马翻天翻地覆,处处看到类似言论遍地开花——把反对抵制法货的骂成汉奸卖国贼西方鹦鹉,把支持韩寒范美忠的说成是反国反人民反社会价值。看看人家韩寒在汶川地震时期在前线做点啥,你们要有点理智的都觉得羞愤不羞愤呐。张嘴就是闲不住,闲不住本来倒不是什么坏事,言论自由是我们向来追求和期许并为之争取奋斗的事儿,可正经事你们不说说又说不来说了还说不好,偏就欢喜钻个狗屁倒灶的旮旯犄角,我说同胞们后来渐变成了不分事非颠倒黑白那就真没意思了。

其实这世上要淡泊名利的人就两种,一种名气小得想要出也出不了,一种名气大得不想出还在出;前者无所谓了,后者无所求了,都“淡泊”掉名利。倘若一个人出名正出得半红不紫,那他是断不会淡泊的。——韩寒《三重门》

你们说韩寒是炒作,人家每年那么多版税可拿去为地震做实事,新浪博客点击率排名始终保持前三甲,人需要骂大师再搞啥出名那套吗?张女说出名趁早,他出名可比你们都早,就算是出版的书一部不如一部,人总还是在写啊,你们不服气你们咋不写?你们能在高一高二的年纪退学写出《三重门》,没二话,我来免费替你们天天作宣传,炒到你们没的可炒为止。所以想想批评韩寒的人,要不是为了“博出位”我还真想不出有啥基点可站了,现在是人家有名,你们无名,你们骂他为了博名,而不是他“处心积虑”为了“有名”在一档午夜12点播出的某个卫视节目中和另一位嘉宾闲聊时说了句“包括老舍茅盾他们的文笔都很差”。哦,対了,你们强调不是“博名”顶多换来的是点击率,我倒想知道,如果点击率不是为证明更多人阅读你们的文章那点击率还能是什么?点击率的累积换来的就是“名”,大家不要自我安慰是“不求名与利,世事与我如浮云”,真的“如浮云”你就不写博客而上山砍柴去了,真的“不求名来不求利”,你就不需要加入什么组推荐到首页等候着加精并忿忿不平而今文章只能发布到一个组使得点击率降低了。承认吧,地球人都知道为时事政治码字比写自己磕巴的二手生活能得到更多关注。
你们又说韩寒不是不能说但他作为公众人物说话要检点,哦,一个公众人物在个几乎没什么人会看的卫视台的30分钟长度的栏目里面都不能说上一句半句自己的话,那所有的公众人物都不要说话了,真的,因为他们想搞你那哪怕就是你几十年前在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喝了点小酒后发的那些牢骚也会被提上来当话题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文字狱就是堂而皇之这么来的。俗话说的好啊,防火防盗防记者。何况在WEB2.0时代,人人都是记者,各个都是你家的针眼孔,还无所不用其极,“人肉搜索引擎”甚至可以把你的身份证你的男女朋友你的祖宗十八代都给查到。那么就怪了,这次你们倒不查了。节目是在15号晚上首播的,《钱江晚报》却早在13号在人文新闻版面作详细预告,题为《陈丹青对话韩寒没有上演想象中的火星撞地球 韩寒说,我们没有代沟》,但这个“预告”相当善意,没有将重点放在“炮轰大师”身上。中新网在同日晚17:28却发表了题为《韩寒、陈丹青:茅盾、巴金、老舍和余华文笔很差》一文,并用黑体字着重突出了韩寒与陈丹青的所谓“炮轰”的言论。我们知道文字虽有语气但无表情,这和闲聊时候的口吻给人产生的观感肯定是有差异的,这也是大多数人不去看该节目的缘故,觉得有“文字”作为证据提出“罪状”已经足够。韩寒自己在博客上说,这档节目是在地震前录制的,个把月中,不止一个人看到母带那是肯定的,那是谁把两个人的对话抄录下来的呢,真要说炒作的话,那谁是受益者?显然不是韩寒与陈丹青。

屁乃体内之毒气,岂有不放之理,放屁者欢天喜地,吃屁者垂头丧气。——韩寒《三重门》

有人写,有人发表自己的意见,有人拿出智慧的结晶参与到公共领域建设里,这真的很好值得我们热泪盈眶赞叹你们的一小步是祖国前进的一大步。但请每位同志们在写的时候能理性的进行思考,并対自己的言论稍许负责,千万别认为不是发表在报刊杂志书籍上没了约束没有把关人话就可以随便说屁就可以不顾场合乱放。网络的混乱,正需要我们为文之人的自己自觉。严肃点说,大家好歹都是有点文化素养的人,你又不无知干嘛要拿无畏来遮丑避行,在评论之前先去厘清事实好吗?多少你也得了解你批评的对象是个啥啊,摸不清方圆未知高低前不要荷尔蒙一个受刺激分泌就泄了,高潮需忍得。対我们未知的要保持谨慎,対我们知的少的更要警惕。不是不让谁说,是不要胡乱说一通,虽然韩寒抗击打能力很强,那也不表示你们的话不会伤害到他,就算完全没有伤害,那你们伤害到了事实比伤害个人更差劲。批评某样东西前要做到起码看过这样东西,你看都没看你就觉得它是不好的是有害的还洋洋洒洒来个千字文,这干啥啊这是?凑热闹?显摆你会写字?证明你有思想有文化?甚者还觉得挺骄傲的,“我不看你能怎么样”,我不怎么样,我就是看不起你们,大脑不好使的前提还得是要有大脑才行呵,此等盲目偏执可笑的“流行性发炎(言)”症状应该得到“言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高度重视。

正面斗不过,别人背身时踹人家一脚也是快乐的,不同的是,背面踹人一脚,人家会觉得痛,但雨翔这么说只仿佛隔了一层墙壁打人,抑或说,好比人家生前打不过,待人死后让人家遗体不安,总之,这是一种鞭尸的快乐。——韩寒《三重门》

你们反驳,那韩寒这退学的家伙没有受到高等教育就算受到了几年也多为“语文教育毒害”的人他针対巴金,冰心,茅盾难道不是不负责任的“批评”吗?很不幸,虽然我们不大爱看他们的文章,很多年来,他们的文章仍然占据着语文课本的绝大多数版面,别悻悻然说你们老一辈是看着他们的文章长大的感情很刻骨铭心是食着他们的乳汁长大的,就好像我们从未看过他们的文章是在同你们那般睁着眼睛说瞎话似的。若干文学地位什么的,是受政治需要而捧的,这等道理大家不是不明白,为什么说点实在话“作为读者不爱他们的文笔所以不爱读”这就变成了“伤害整个民族的文学尊严”了?我倒看不出原来你们是那么尊敬文学大亨的,既然那么尊敬,怎么除了课本外没啥人买他们的全套书?既然那么尊敬,为什么徒劳的将巴金像活死人样干续着命,却対他最后要建立文革纪念馆的遗愿不听不闻不问?既然那么尊敬,为什么老毛会说如果鲁迅还活着,他不是识相点闭嘴禁言就是蹲在监狱里作文?亚里士多德说,人都是政治的动物。但凡摊上政治,文学就不纯粹了,但我们有纯粹的文学吗?也有吧,那便如张爱玲那样的一些人最后的最后只能去异乡怀念故乡,而在大陆她在文学史上的地位直到今天还是游弋在严肃文学和流行文学之间没有确切的定性。谁敢贸然给他们这类人什么定位呢,因他们不是伟大的革命家,伟大的思想家,伟大的文学家,没有在子夜里徘徊从而突然觉醒到救中国先要救国民而写出煽情的《寄小读者》。

文学这东西好比一个美女,往往人第一眼看见就顿生崇敬向往。搞文学工作的好比是这个美女的老公,既已到手、不必再苦苦追求,甚至可以摧残。雨翔没进文学社时常听人说文学多么高尚,进了文学杜渐渐明白,“搞文学”里的“搞”作瞎搞、乱弄解释,更恰当一点可以说是“编文学”或是“槁文学”。——韩寒《三重门》

如果必须尊敬文化大师是不能対他们挑错挑刺甚至不能表达读者个人好恶的意见,或就是“大师”如秋雨时分那样来个“为民请命”,或如我们伟大的作协主席那样“多一点不是错”,那么在这个兵荒马乱到处是坑的社会里我宁可不要大师。
党含辛茹苦教育我们多年,实事求是的精神只在嘴上溜不在心里留,党会很失望的。就算你们不听党的,那作为BLOGER,也稍微存着点博客的自我修养,自个儿不尊敬自个儿的人将来也得不到别人的尊敬,这条教训在历史上有数不清的佐证,不管你有名无名实名或者挂名。你们试图掩盖也好辩解也罢以攻击别人来获得自己内心的充裕也得,只别叫我替你们继续寒碜了,80后的我们坚信,真相只有一个。

小羽按:
我没什么可“按”的了,因为要说的已经说够。最后再录段韩寒当年《三重门》里的话作为这个无话可说的“按”:“我想到以前我的一个语文老师——是女的——她刚从师大毕业,是我们学校最年轻的一个老师,她给我的印象很深,记得上第一节课时她说不鼓励我们看语文书,然后给我们讲高晓松——那个制作校园歌曲的。她第一节课给我们唱了《青春无悔》,说我们不要满足于考试之内的死的没用的东西、要在考试外充实自己,这样才能青春无悔。然后她推荐给我们惠特曼的书,小林多喜二的书,还有一本讲知识经济的,还有《数字化生存》,嗯——很多书,还带我们去图书馆。不过后来她调走了,因为我们班的语文在全年级里是最后一名,能力很高,成绩很差。后来校长说她不适宜于教师工作,教育手段与现在的素质教育不符,放纵学生不吃透课本,体会什么段意中心。后来她走的时候都委屈得哭了,说教育真的不行了,然后再给我们唱《青春无悔》。其实现在中国教育不好完全不是老师和学校的问题,是体制的问题。到现在我~听到《青春无悔》就会想起那位老师,真的。”
真的。别轻易批评别人是错的,别轻易相信自己是対的,别以长辈的口吻来循循善诱试图告诉我们什么是対的什么是错的,因这本身就是错的,别仗着比我们走过的路多吃过的盐多经历的事多就觉得你们都是対的我们都是错的,可能是你们错了,可能是我们错了,也可能是我们都错了,那让时间和真相去证明。与君共勉,这是真的。
382 有用
63 没用
三重门 三重门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90条

查看更多回应(190)

三重门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重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