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为止令我最遗憾的事

武志红
2008-06-26 看过
    这本书没看过,说支持,是支持他关于那几名“大家”的言论,不知道放在哪,就放在这吧。
——————————
    今天看到,韩寒对几个“大家”的“看不起”引发的争论还在进行,忍不住想说说自己的感触。
    
    我1992年考上北京大学后,先军训一年,93年进入北大,刚进来的前几个月非常失望:中国所谓最好的学府就这等水平吗?那些教授和博士就这等水平吗?一时间,对于北大除了未名湖之外的硬件和软件,充满和韩寒一样的“看不起”心态。
    不过慢慢地发现了毕竟还是有几个很牛的老师,虽然少,但也多少有了满足感。
    再过了一段时间,发现了北大一个或许难以比拟的软件:学生们很牛,经常遇到令你不得不佩服的天才。并且,就算不是天才,脾气也独树一帜。

    可是,认识天才多了后,再一聊,发现每个人都无法绕过一个痛苦:大学之前的毁人的人文教育。
    简而言之,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高中毕业,上课时间学的人文知识大多都是垃圾。
    想想一个能给孩子们真正好的知识的国度,进入大学后,真正的历史、哲学、社会学和文学等基础性的知识都掌握了,大学后就可以开始自己的独立探索了,而一些勤奋的天才早就开始有了自己的独立思想了。
    可我们,进入大学开始独立读书后,发现自己掌握的那些玩意全是垃圾,而且还是很难从脑子里腾空的垃圾。
    譬如,我自以为自己够独立了,但也动不动会说“辨证地看问题”。关于辨证的“矛盾论”的精髓,看了小说《1984》后才彻底明白。

    总之,我们很多人,进入大学后才开始去接触那些真正的哲学、真正的历史、和真正的文学,以前的小学5、6年和中学6年,真是荒废了。
    这是一个不断崩溃和重建的过程。
    军训一年被我很多同学视为浪费时间,但且是我至关重要的一年,因为代表中队参加陆军学院的哲学竞赛,总共三块——“马列”、“毛选”和“西方哲学”。另两个伙伴懒,分别选了前两者,我只有选后者了。记得那是一本顶多三流的西方哲学教材,但我一看却崩溃了:老天爷,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一直不让我们看!就是这么一本三流甚至不入流的破书,却一下子颠覆了我花了多年自觉不自觉地建立起来的幼稚的思想体系。
    不过幸好我不顽固,那种崩溃的感觉反而是舒服极了,重建的感觉虽然痛苦,但也很美妙,估计和一个孩子看到一个新鲜事物没什么两样。

    接下来开始狂看书,什么都看,别人都在狂学英语时,我却创了中队一个纪录:武志红一个学期从图书馆借书50多本,而且据说都至少看了一遍。这是军训时的上学期,下学期更疯狂了,我估计借书和买书合计肯定超过了100多本,而且90%的书都看了。
    93年来到北大校园后,更是一发而不可收,对于心理系设置的课程我没有什么兴趣,精力一大半都投入到狂看书上了。
    这个过程中,矛盾、巴金和冰心等人,彻底被我遗忘,如果没记错的话,自从进入大学后,这些中国的“大家”们我再没主动看过一篇他们的文字。
    
    现在做总结的话,我觉得这是我作为一个现代中国人最大的悲哀了。
    我们总奢谈什么诺贝尔文学奖什么的,并且这时还处在集体性的被迫害妄想中——外国人看不起我们,但我想,在绝大多数中国人成年前都是在被灌输垃圾这一点没有被大规模改变前,这只怕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应该的。
856 有用
132 没用
三重门 三重门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12条

查看更多回应(212)

三重门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重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