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的快感

家住广东的YAN
2008-06-26 看过
    博·赫拉巴尔让我很疑惑。我想写一点读后感,却无从写起。
    一个形容词也没有。
    《我曾经伺候过英国国王》简直绝妙。《过于喧嚣的孤独》里有一种内在的撕裂感,而《我》确是一种重压下的极度痛苦和疑惑。我不知道他是怎样营造这种快速而富于冲击力的文字感觉的。
    像是油画。劳伦斯的小说也像油画,但你是置身于在油画之内的——读劳伦斯的文字,你会感受到风和阳光,闻到美好或腐败的气味,你不是油画的观看者,而是实实在在的处在油画里的一个人物,赫拉巴尔却只是在静静地画自己的画,你就在旁边看着,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看得了然于胸,看得痛苦万分无法自拔,但又分明知道自己是局外人。
    他写小时候和奶奶在旅馆里把老爷们的衣服偷偷勾回来,那幅场景多次提到,每次都有一种晶莹剔透之感;他写自己怎样在妓女的肚子上围出一个花环,而那个妓女又怎样在旅馆里被覆盆子汁浇个透,画面清爽鲜艳,宛如天堂;他写自己如何爱上一个德国姑娘,阴错阳差进了德国人种培育基地,如何生了一个弱智的儿子……颜色便又冷又艳,是大块大块的色彩,把人压抑的喘不过气来;他写儿子把铁钉一点一点锤进地板,我便要和他一起崩溃。
    最后,他转到了温情脉脉的乡村画。像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最后一章,“田园牧歌”。
    悬念、高潮,他都没有。只是充斥其间的语言快感让你爱不释手。读赫拉巴尔,你是能听见语言流动的声音,哗哗哗,哗哗哗,只觉得自己要一直顺着漂下去,漂下去——你甚至意识不到自己在读小说!
    赫拉巴尔道家气很重,他是读老子的,但不是中国人理解的那种道家气。《过于喧嚣的孤独》里写老子写得太明显,倒不觉得,但《我曾经伺候过英国国王》却是实实在在融进了这种气息——命运的无常,对“空”的依托。
    “我觉得这条路象征着我的一生,我的身后荒草丛生”。男主角最后去修一条永远修不好的路,他写直爽朴素的村民,写常常心惊胆战的小马,防备心那样强的猫。你读着读着便像躺在了森林里。
    赫拉巴尔是我遭遇的一个惊喜,说是一场艳遇也毫不过分。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我曾侍候过英国国王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曾侍候过英国国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