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天使》:雨过天晴终有时

[已注销]
2008-06-26 看过
不知有几人会在阅读此书时联想起张爱玲的《半生缘》,亦舒也说她喜欢张女,所以我每看到邱雨邱晴姐妹俩,便即想到曼璐和曼桢。姐姐总是因家境所迫,里外打点,不免学会了鉴颜辨色。妹妹在姐姐的荫护下,稍许好过,终还是被迫上梁山。

邱雨邱晴是舞女的孩子,生活在九龙寨那地方,怎么都说不上是好出身。在那里,贩毒,打架,倒卖枪支,视为寻常。“男孩子需要比较好的环境栽培才能有机会出人头地,不比女孩,随便哪个角落,蜷缩着吃些残羹冷饭,也能成长,不过最好还是要长得美。”邱雨邱晴长得美,当然,美丽的女子会得到别人更多照顾,经历丰富心智同比成熟。匆匆忙忙之间,读书交朋友,食着别人的赏,也就长大了。偶尔看戏,邱晴悟到:“戏里女主角的遭遇其实并不比她们母女更惨更差,但生活一拖十年,逐日过,再悲哀也会冲淡,戏浓缩在数十分钟里,感人肺腑。”往往是人生如戏,戏不如人生。

我极少喜欢亦舒书中的男主角,她本身就常以女性观点出发,写得出色的女性多如繁星,出挑的男性却少之又少。但我喜欢麦裕杰,喜欢他简单为人,爱恨分明,喜欢他穷其毕生帮助邱家姐妹,或真心,或假意,他不加掩饰,单刀直入地坦率,且不以自己黑社会头目的身份为耻,玩笑是玩笑,做事归做事,从不混淆。只对邱雨和邱晴的感情,他自欺欺人。“如今他说起邱雨,永远无限依依,忘记他曾经一度要决意离开她,人类的记忆就是那么奇怪,忠于感情而不忠于事实,麦裕杰脑海中的邱雨,跳过她所有的缺点,渐渐成为一个圣女,但如果她现在仍然在世,他怕早已视她为陌路。”

他一早是邱雨的男朋友,但他或许爱的是邱晴。谁知道呢,将晓未晓的时刻,邱雨为他饮弹而亡了,自此他便打心底里认为邱雨是他患难与共的妻,而邱晴对外则称“小姨子”。他手把手教会邱晴,让她继承他的事业,随后到异地生活,身边留着的是个与邱晴完全不同个性的女子。一生一世骗下来,日子也就过去了。

那辈的人到底还含蓄,有什么没有什么统统看破不说破,邱晴曾问朱外婆,这世上到底有没有对我们好的男人。外婆答的巧妙,我一生未嫁过人。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古来稀,待到耄耋,还有什么爱情不爱情,她只是一个人,不论男女,不忮不求。

朱外婆大抵知道很多事,但她从来没有告诉邱晴。告诉又有什么用呢,这个孩子必然同她母她姐不同,她身未出城寨,心早已飞高去。但邱晴始终放不下,她想知道自己的身世,欲知父亲是谁。可真的让她知道了,又后悔知太多。一个人若不幸也就是因为知的太多,聪明如外婆,三缄其口,与世无争。

我还会喜欢这本书,无疑是因喜欢着麦裕杰和朱外婆。其余各色人等,仿若是外婆眼里的过客。而邱晴身边再多男子,最终也只得一个麦裕杰。他待她不能再好了,要任何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这样好,都是难得的。少女时觉着得到所有都份属应该,青春过去后才懂,没有什么是纯天然,到手的都是恩赐。

亦舒惯叫笔下的女子学习手腕,但又会巴巴的说,“做人涵养功夫这样好得过了头,日久会得长瘤的。”因而她笔下的儿女,尽管再怎么老练,仍是具有真性情。一如邱晴,既懂得“可以责怪的人越来越少,人人都有他的难处”,又晓得“总得有牺牲,没有人的快乐可以完全”。麦裕杰留给邱晴的手枪,她只用过一次,相信以后再无机会用。时代变迁,政局大不同,千军万马都过去了,什么事情还不是香槟酒下的软语温言便可以达成。但那唯一的一次,明白教会她出世。

人生那么短,先要入世,方能出世。人来世间走这一遭,学会舍,学会空,学会盛宴必散。

“所有的人都似轻舟般在她身边悄悄溜走,她不是没有看见他们,有一度贴的那么近,差些没一伸脚踏上甲板登舟而去,但是没有,水急风紧,一犹疑间,它们都已远去,渐渐剩下芝麻般黑点。”

我们不是天使,会做错事,会认错人,会给错爱,然而,《圣经》告诉我们:凡事有定期,万物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播种有时,收获有时;杀戮有时,医治有时;哭泣有时,欢笑有时;悲恸有时,起舞有时;战争有时,和平有时;爱有时,恨有时。所以,他们更相信,雨过天晴终有时。
96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7条

查看更多回应(37)

我们不是天使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不是天使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