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 NUTSHELL

CanCan
2008-06-25 看过
充满希望的旅途胜过终点的到达。我们追求发现,不仅在科学中,而且在所有领域中激起创造性。但我认为,我们将永远不会停止:我们若不更加深邃,定将更加复杂。我们将永远处于可能性的膨胀的视界之中心。
                                                 ——Stephen Hawking

    如果日后有机会让我给子女列张读书清单,Stephen Hawking的这本《THE UNIVERSE IN A NUTSHELL》一定会收录其中。在阅读本书以前,我对物理和宇宙的认识完全停留在电影世界:《关于莉莉周的一切》中主人翁相信“以太”是一种生活状态,一种代表空虚的信仰;《蝴蝶效应》以导演对“混沌”的认知而塑造剧本。这本书提及的概念、理论以及推理和应用颇深奥,说真的,我有些地方看不懂;然而它最迷人的地方不仅在于作者深入潜出、绘声绘色地讲授知识,更在于引发了我无穷无尽的好奇心。
     不得不提一点,这本书的翻译备受争议。许多笑话翻译者的人指出《THE UNIVERSE IN A NUTSHELL》的中文译名是《果壳中的宇宙》,按照英语常识而言,这样的翻译是有误的。不知道是这个译者摆了乌龙,还是他故意想为这本看似晦涩难懂的书增加点平凡可爱的气息。IN A NUTSHELL的中文意思是简短的描述,解释的。所以叫《宇宙简史》会比较合适。不过,在我看来,这样的翻译是合适的,该书名源自莎士比亚《哈姆雷特》中的一句话:“即便把我关在果壳之中,仍然自以为无限空间之王”。如果忘却书名背后的隐喻,单纯从英语来,往英语去,会否有失偏颇?!
20世纪的改变超过以往任何一个实际,其原因并非新的政治或经济的教义,而是由于基础科学的进步而致使了技术的巨大发展。然而科学并非万能,它仅仅是解释世界的一种方式。迷信科学,也是一种迷信。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的提出改变了人们对宇宙起源和命运的认知,时空也不想我们常识中认为的那样简单,弯曲的时空似乎有始有终,似乎。问题接踵而来,康德提出的“纯粹理性的二律背反”科学家也只能运用数学模型巧妙地回避,而非解决。
广义相对论的提出使得时间机器的构想成为可能。BTW,不得不提John titor这位仁兄。他声称自己乘着时间机器从未来世界穿越时空而来,丢下许多瞠目的预言(例如他说2004年的奥运会是最后的一次,也就是说北京奥运开不成),然后又回到未来。最详情可见http://johntitor.strategicbrains.com/;他还公布了时间机器的图纸,似乎有点玄,不过一些科学家说根据这个图纸的原理,的确能穿越时空。我一头雾水,反正是看不懂。能在时空中穿越,仅仅想象也妙不可言。
 
时空穿越的实现会否改变历史?引用博尔赫斯的话为回答吧“时间永远分叉,通向无数的将来。”宇宙应该拥有所有可能的历史,每种历史都有其概率。这是个非线性的混沌世界,我们对世界的认知不在拘泥于物理学的基础假设。实际上,混沌无处不在,当然包括经济领域。
大多数现代经济理论,都隐含地把作为分析对象的经济系统,理解成可以用线性微分、差分方程(组)表示的,具有线性可加性的线性系统,从此意义上说,现代经济理论都是线性范式的线性系统假设正是局部均衡分析的可行性,一般均衡分析解的存在性,唯一性和稳定性,总合供给和需求、总合生产函数、代表性家庭和厂商等处理方法合理性的基本保证,也是经济预测的前提和计量回归分析的方法论基础。但是,20世纪70年代以来,系统科学分形和混沌经济学等非线性科学理论的迅速发展,使人们意识到经济分析的线性范式可能存在严重问题,线性分析范式可能正是导致现代经济分析和预测在关键情况下普遍失效的根本原因。把作为复杂非线性系统的经济系统,当作简单的线性系统进行处理的线性范式经济分析,必然存在严重的偏差,这样的分析方法当然是无效的。由系统科学、非线性科学的发展引起的这种理论挑战,从根本上动摇了现代主流经济学的理论基础。
似乎一切都混沌不清。
说真的,我对本书讲述的问题还有不懂的地方,准备读第二遍。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果壳中的宇宙的更多书评

推荐果壳中的宇宙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