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y of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Yudi Empire

豆瓣用户
2008-06-25 看过
History of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Yudi Empire (译名:玉帝帝国衰亡史)
——孙悟空先生访谈录(未删节全文翻译版)
问:你好,孙先生。
孙:你好。
问:孙先生,大家都知道您是西天世界最负盛名的军事家,所以对您突然流亡基督教世界感到很奇怪。您可以说一下大致的理由么?
孙:很简单,西天世界是如来的专制帝国。基督教世界现在是多个教会并存,个人自由有充分保证。我是来投奔自由的。
问:您能具体说说么?据我们了解,您在西天世界的爵位是‘佛’,应该享有很高的自治权。
孙:嗯……这个问题说起来很复杂。就这样说吧,西天世界本质上是建立在如来的独裁之上的,如来的地位又是通过阴谋和各种拉拢手段来巩固的,所以非常的黑暗。你们千万不要被他们表面上的宣传所迷惑。比如说,你刚才说我是最负盛名的军事家,表面上看,我曾经是西天世界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但是,这其实是一个各方面妥协的结果,和我本人的战斗能力不成正比,我本人也常因为夹在各种势力之间,而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啊。
问:您刚才说您战斗能力和您的职务不成正比,您的意思是…?
孙:我的意思是,我能力很弱,这是非常明白的一个事实。
问:但是,您当年曾经率领花果山反抗组织打败过玉帝帝国军,并最终瓦解了玉帝帝国对东胜神州,也就是现在大中华区的统治啊。您是不是太自谦了?
孙:玉帝帝国军不是我打败的。
问:啊?但是,据我们DNN的纪录来看,您在第一次花果山战役中,不是彻底击败了玉帝帝国军么?
孙:你说的那个第一次花果山战役,根本就不是真的打仗。
问:您能更具体些么?
孙:玉帝军当时的总司令李天王,根本就没有想要打仗,据我后来的了解,他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在私下和如来接触,讨论武装政变,投向如来的事宜了。
问:这个消息非常的震撼阿,孙先生。您有把握您的消息来源么?如果您说的属实,这将会改写仙界的近代史。
孙:当然有把握。第一,他的二儿子,就是木叉,就曾经在观音姐姐那里做事,我有确凿消息,战前观音姐姐把他派到玉帝军紧急磋商。还有,你看那个巨灵,就是一个小军官,李天王派他带一个小分队过来,明显是装样子的。那个时候我们有6大反抗组织,72洞妖王,全部都聚集在花果山前线,明显他就是来送死的么。
问:那么哪吒将军呢?后来您和哪吒将军的决战呢?您不是取得大胜了吗?
孙:记者先生,说实话,我认为我和哪吒将军之间打得那场仗,完全是哪吒将军故意败给我的。论部队的士气和指挥官素质,哪怕是个人战斗能力,我和哪吒将军都不分彼此。
问:但是,哪吒将军的回忆录说,您是他军事生涯中唯一一个不可战胜的对手。
孙:记者先生,你想,哪吒是李天王的儿子,那个时候又是李天王的总参谋长,他的行动,完全是依照李天王的指示来的。我举个例子来说,哪吒和二郎神的战斗力,应该不相上下吧?我和二郎神的战斗,就是打败的,里面的窍开你应该知道了吧?
问:那二郎神为什么能在战斗中打败您呢?他不是李天王的将军么?
孙:哈哈。二郎神是玉帝的亲戚,记者先生,您不会连这个都忘记了吧?还有一点就是,二郎神一向都是地方军事寡头,李天王从来都管不到他的。
问:那么说来,为什么在玉帝帝国崩溃的时候,二郎神不能起作用呢?
孙:这个问题问得好!记者先生,你想,在第一次花果山战争之前,二郎神都是干什么的?他是地面军军区的。第一次花果山战争之后呢?他成了天宫军的。但是,天宫军就是李天王的私人部队,又是就在李天王眼皮底下,二郎神能干啥?
问:您的意思是明升暗降?
孙:对的。不仅是明升暗降,而且分寸把握得非常好。你想,我做战俘本来就不可避免,但是,在二郎神马上要得胜的时候,我军突然遭到老君的金刚型导弹袭击,这是为什么?
问:为了占功?
孙:不错。二郎神要是在第一次花果山战争中独揽战功,玉帝就有理由把他提拔为帝国军总司令,那么,李天王就不能做内应了。
问:等等,孙先生,您的意思是,老君老皇爷也是这个阴谋的一部分?但是,老君是帝国太上皇,他没有理由这么干吧?
孙:太上皇?哼哼。老君很早以前就被架空了。玉帝和他又没血缘关系,香火财政收入老君根本就分不到多少。反而是帝国崩溃以后,根据释道分治协议,老君可以独得道家香火,玉帝小朝廷的开支必须从三清衙门领取。你想,这里面多少利益在里面啊?
问:您的意思是,老君复辟是通过两次花果山战争进行的?
孙:也不尽然。那个时候佛教东传,西天的势力扩张的很快,所以版图需要重新规划。我认为,即使老君不参与这个事件,他也可以分一杯羹,至少,不会比以前差。
问:但是现在老君还是道教联盟主席…
孙:是的。通过花果山战争,老君事实上是在对西天展示实力。据我后来了解,那时,西天原来派遣的是观音姐姐的净瓶导弹部队,但是,你知道的,一方面观音姐姐和我的关系……还有一方面,就是老君坚持使用他的金刚型导弹部队。
问:对了,孙先生,关于您的私生活,我们的观众也很有兴趣。您可不可以透露一下,您和观音女士的近况?
孙:(凝视远方)观音姐姐也是受害者…
问:对不起?您是说您的突然流亡给观音女士带来了政治压力?
孙:你能不能在正式发表时删除这一段?
问:可以的。我会在定稿前发给您,您可以把不适合的内容去掉。
孙:那就好(如释重负状)。你知道,观音姐姐在西天势力正式开始瓜分东胜神州区之前,就已经在东胜神州的人界和仙界有影响力、有独立的香火收入了。我那个时候就劝她,不如独立,她不肯……唉。你看,后来如来果然把她架空了,还取消了她的独立香火权,连吐蕃的香火收入也没收了,把她软禁在普陀山……你肯定你会把我上面说的删掉?
问:孙先生您不用担心,我们做新闻有职业道德的。
孙:好的……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问:您说老君通过两次花果山战争夺取了主导地位。
孙:对的。实际上,我认为,两次花果山战争本来就是老君的策划!
问:您这样说是不是有点危言耸听了?
孙:怎么会呢?绝对没有的。记者先生,你知不知道花果山战争期间玉帝军队和反抗军的联络官是谁?
问:太白金星啊。
孙:正是!你想想,太白金星啊,启明,太白主杀伐,这是小孩子都知道的,为什么在花果山战争期间他一直主张和谈呢?记者先生,你再去翻一下玉帝朝廷的会议记录,关于和谈以后我本人和反抗组织的待遇问题,也是一直由太白金星在操弄这个议题的。就是因为这个待遇问题,我们反抗组织遭到了不公正的对待,所以才会有两次花果山战争啊!
问:这难道是因为太白金星是属于老君的人?
孙:不错,他就是三清系统的人!事实上,玉帝下野之前,政教分离原则已经在玉帝朝廷里不能维持了,到处都有三清系统的人,以及西天派遣到玉帝朝廷的内应。比如说,玉帝的内卫部队,四大天王,就是如来的老同乡。在西天攫取了东胜的大半香火之后,他们马上摇身一变,变成了西天国防军的将军!
问:孙先生,那样的话,您如何解释花果山战争反抗组织的正义性?据我们DNN的历史学顾问介绍,花果山战争完全是由于玉帝朝廷垄断了帝国的仙界晋升权,使得广大凡间修行者无法进入仙界。即使进入了仙界,也不能得到重用,所以才使豪强并起……
孙:(打断)记者先生,你这个说法只有一部分对。连我们水帘洞共和国军在内,7支部队,再加上72个洞主的独立游击队,你认为怎么可能在玉帝帝国军的眼皮底下集结?
问:难道不是因为孙先生您高超的个人魅力和卓越的指挥能力?
孙:哈哈,记者先生,您就不要给我戴高帽子了。7支部队,其实里面两支最有战力的分别都是老君和如来的直辖部队。你看,大鹏王,就是如来的亲舅舅,狮驮王,是三清系统内卫部队,归太乙天尊管辖。再说,花果山就那么大地方,我自己的军队还要艰苦奋斗、自给自足,一下子来那么多兵马,给养如何保证?还不是靠外部势力?名义上,各个大教团自愿供给给养,但是你能保证这背后没有under table 的交易?你想想战后传教垄断权是怎么分配的,不就明白了吗?我当时虽然大概知道背后的推手,但是那个时候年少啊,too simple, too naive啊……所以说,之所以反抗组织可以迅速扯起大旗,完全是因为老君和如来的大力支持。
问:孙先生,那样说来,您打的实际上是一场代理战争?那您能不能透露一下,为什么如来,按照您的说法就是在利用花果山战争迫使玉帝接受西天宗主权和驻军之后,马上就把您投入监狱呢?
孙:这里面有两个问题。第一个,他要掩人耳目,所以如来最好巴不得把我马上灭口,可惜他做不到,这是因为,玉帝虽然向西天屈服了,但是如来不可能马上派部队进驻。这样一来,要灭口,必定要先把我送到军事法庭——我名义上还仍旧是齐天大圣,至少在法理上和玉帝是帝国的共主么!但是,一送到军事法庭,资金、人员这些东西,不久统统曝光了?所以,如来的策略就是无限期关押在五行山监狱,这个战后由如来一手建立的监狱其实就相当于关塔那摩,虽然位于东胜地区,但是玉帝根本管不到。第二个么,问题还是出在法理上,因为我战前是帝国的军事将领,那么,花果山战争就是一场内战,如来的干涉就变成了干涉他国内政,这样不就和他自己宣称的不干涉主义矛盾了么?
问:没错,孙先生,我国的仙际法专家就是这么说的……
孙:所以说啊,如来只能以关押恐怖分子的名义,把我无限期扣留。这样子,他才能名正言顺的以反恐名义来瓜分帝国在东胜的香火!就连我后来的获释,也与此有关……
问:是的,关于您后来的获释,这也是我们的观众急于了解的。我们知道,第二次花果山战争结束的时候,西天已经玉帝帝国变成附庸了,但是,为什么时隔500年,如来会同意把做政治犯的孙先生您从五行监狱释放出来呢?这是不是说明您刚才的说法有误呢?
孙:这个么,当时我也很奇怪的,直到我再次遇见东海龙王,才弄清楚其中关节。
问:您是说,您传记里写过的,您去东海看三进履画的那次?
孙:没错,你记得很仔细么。
问:孙先生您是说这里面还有别的含义?
孙:嘿嘿。记者先生,你知道唐僧取经故事发生在什么时候么?
问:孙先生,这个问题小孩子都知道啊。唐僧取经当然发生在唐朝啊。
孙:好了,记者先生,你不会忘记了,中土的唐朝,印度的佛教势力开始衰退,西天的财政收入开始变得依赖于东胜区。
问:孙先生,我明白了。东海龙王的意思是,西天和老君势力的争夺,已经类似于中国历史上的楚汉之争了,所以需要您这样像张良一样的人物?
孙:说我是张良是抬举我了。记者先生,你要知道,在唐朝的时候,老君曾经试图在法理上确立三清系统的统治权,使用了托梦这种下三滥手段,迫使人界统治者提升三清系统的主体地位。但是,结果你也知道的,一方面从合法性角度讲,玉帝帝国还是东胜天庭的法理正统,这是绕不开的,另一方面,三清系统以前都是干政工工作出身的,所以,不仅地方大员不买账,天界的实力人物也不买账!但是,这个时候,西天的形势也很差,特别是印度次大陆香火收入锐减,中土的部分地盘又遭到老君蚕食。
问:所以您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孙:是的。如来就是在这个条件下发现了我的利用价值。因为我是齐天大圣么,是玉帝帝国的两寡头之一,在法理上,只要以我的名义,那么对玉帝帝国的任何行动都是合法的。
问:就像小活佛?
孙:没错,记者先生,你理解得很对。东胜人界有一句俗话,叫做‘挟天子以令诸侯’,就是这个意思。如来要把统治重心东移,就要借助玉帝帝国残留的统治权威,但是,玉帝本人和他的朝廷,对如来本来就敬而远之,没有办法,他才能来找我。
问:孙先生,那么,您是说,您和如来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
孙:没错,记者先生,你放心好了,我不忌讳投降这个词的。你要理解,一个被关押了五百年的政治犯,想要自由的心情是多么的迫切啊。你想啊,我的师傅是伟大的犬儒主义仙人,菩提祖师,我为了自由,连师傅都可以重新认一个丝毫不值得敬重、出身可疑的陈姓和尚,连这样苛刻的条件都接受了,还有什么不可以接受呢?
问:孙先生,您能这样坦率,实在是太好了。那么,您能谈一下您在之后的取经过程中的实际作用吗?因为据您的说法,似乎这里面的疑问很大。
孙:是的。所谓的取经,其实就是剿灭地方豪强、震慑天界巨头和老君,从而达到如来一统东胜目的的幌子。说取经,连三岁小孩都骗不过,就这几部书,我一天之内,就能来回搬个它几十套了。记者先生,你再看看取经的路线,都是绕弯的,搞什么啊,又不是长征打日本鬼子!明显就是要故意经过这些人的地盘,再找个借口打击他们么!
问:但是,孙先生,您也知道,最后西天并没有能够统一东胜,相反,是三清系统和玉帝帝国的其他重臣实行了重组,代替了玉帝帝国……
孙:是的,我认为,如来在这一事件上非常失败,就是捞过界了,引起了仙界的反弹。如来以我和取经的名义,疯狂实行打砸抢,对道家系统仙人的代理人们实行迫害,最后道家仙人反而认识到了软弱的玉帝朝廷无法依靠,团结起来和三清系统实现了香火共享。最终,反过来迫使如来撤回了他的人界代理人。
问:您说的是狮驮国事件?
孙:对。狮驮国事件是一个分水岭。首先,狮驮国是西天在人界的前哨据点,他在编制上直接隶属于西天,当年花果山战争的大鹏王军,就是来自于这里。如来被迫取消狮驮国,这是东胜群仙直接施压的结果,也标志着如来的扩张到此为止。其次,狮驮国事件也是统治东胜仙界长达万年的玉帝帝国最终灭亡、被道教联盟取代的标志。
问:孙先生,那您对玉帝帝国是否抱有留恋呢?毕竟,您是见证过玉帝帝国最后辉煌,并且,您的个人遭遇与玉帝帝国的最后一段日子有着密切的关系。
孙:往事不堪回首(停住)。玉帝帝国的灭亡,是墙倒众人推,也是释道两大宗教势力对仙俗政治的干涉之结果,我孙某在很多时候只是看客,或者棋子,作用并非如你们想象的那么大。记者先生,月如霜、最凄凉,其实我最为痛心的,是观音姐姐,她为了帮我主持正义,多少年冷落窗前啊……
问:最后一个问题。孙先生,您对您的传记《西游记》一书如何评价?您知道的,由于西天采取信息封锁,对网络使用金刚盾防火墙,所以我们大多数人对您的了解都来自于这本书。
孙:我觉得吧,我的传记作者采取的是春秋笔法,就像你说的,因为西天的信息封锁,还有出版管制,不这样搞这本书根本就通不过西天佛治局、仙闻署的出版审核么。
问:谢谢孙先生。谢谢你接受我们DNN的采访。
孙:不用谢,向大众揭露真相是我的义务。







465 有用
3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3条

查看更多回应(113)

西游记(全二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游记(全二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