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之死

dandelion
2008-06-21 看过
我眼中的安娜·卡列琳娜,从刚开始的时候就应该属于那种浸淫于俄国传统文化和外国文化两大文化类型的知性女性。首先她受过良好的俄国文化教育,根基于深厚的俄国本土文化。而俄国人忧郁的名族气质,是由上千年的文化所积淀形成的。因此,在这样的国内大环境下,安娜摆脱不了传统文化对她的影响。

    而传统文化是什么呢?我觉得应该是以俄国东正教为核心的典型宗教文化。

    安娜在很大程度上是死于这种宗教文化。因为人是社会的人,人的根本属性是其社会性。在宗教为国教的国家,社会性往往是由宗教教条所限定。一个人的成就、名誉、地位、财富等,都与宗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有两处,第一是安娜为了和伏伦斯基在一起,向卡列宁提出离婚。她的丈夫刚开始坚决反对。因为按照基督教的教义:婚姻是上帝的安排。虔诚的信徒是不能违背上帝的安排而擅自离婚的。不过卡列宁的态度绝非这么简单。如果说他第一次的拒绝我们理解为其对宗教信仰的坚守,对安娜的爱的话,那么后来拒绝安娜探望孩子,则要另当别论了。那是他内心脆弱,行事犹豫不决的表现。他既想维护宗教尊严,又想得到现实尊严的手段罢了。他仅有的一点爱心也已在李迪雅伯爵夫人的挑拨下丧失的一干二净。

    从这点来看,卡列宁也是杀死安娜的凶手之一。是他在宗教和世俗事务之间的犹豫不决,导致安娜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之中。

    代表之二便是安娜产后病危,想到自己可能要离开人世,便乞求名义上的丈夫卡列宁原谅自己。这是因为在基督教(东正教为基督教在俄国发展的一支)教义中,如果她的灵魂生前不被原谅,那么她死后便无法进入天堂。也就意味着她在人间的罪恶,将不会被清洗掉。即使她死后,也将是一个会下地狱的罪恶灵魂,遭致残酷的刑罪折磨。

    在基督教国家,信徒们都向往着基督教中的彼岸世界,即幸福的天堂。他们在人世间生活的目的就是为了洗清自己的原罪。积德行善、洗清罪恶、升上天堂、到达灵魂的彼岸,即成了信徒们的终极目标。

    在深受佛教文化影响的中国人看来,这是极易理解而又让人费解的。虽然佛教的教义也是引导人们摆脱现实的苦难,从而走向新的轮回。但由于它的立足点本身停留在现世中,目的是入世的。因而投机的中国人面对教条,往往采用及时行乐的态度,因为下个轮回的世界,只不过是当下现实世界的翻版罢了。

    这也就不难明白,信神拜佛的中国人往往带有极其功利的色彩,有困难的时候就阿弥陀佛,在享乐时就将其忘的一干二净。

    安娜的死,在一定程度上也与自身有关。马克思提出过这样的观点:事物的发展变化主要是由其内因所决定的,外因只是起着推动作用。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安娜的死在于她在自我斗争过程中,灵魂上的自我输给了现实中的自我。她的死,是她追求的完美精神家园于残酷现实之间难以融合的产物。

    她对爱情的盲目,对自己抵抗压力能力的过分自信,以及对世俗压力的藐视,最终使她受到了极大的精神打击。她对爱情的盲目是建立在对爱情力量的无限放大的基础上的,本身就存在着极大的风险性。因此当完美爱情遇到现实挫折时,爱情本身便不是主要问题了,挫折会被自己刻意地无限放大。而人对挫折的抵抗力使有限的。因而当安娜到了生命的最后阶段已经开始不能自已。她必须要以来鸦片来控制自己的神经。从而刻意在鸦片创造的虚拟精神世界里,满足她做母亲的渴望。至此,爱情在轰轰烈烈之后又走向了沉寂。爱情本身已经成为一种过了期限的稳定剂,它的药量已难以抚平现实对安娜造成的心理创伤。她的精神已呈紊乱状态。伏伦斯基的那句“不,忍耐是有限度的。”只使将她死期提前的一个导火索罢了。

    我不怪她的情人伏伦斯基,她对安娜已经够好了。为了安娜,他面对现实压力不屈不挠,唯一让安娜不舒服的就只有伏伦斯基对家庭的依赖,对母亲的依赖了。

    在看书的过程中,留给我记忆最深的莫过于安娜去莫斯科时在列车上遇到的那一幕—有人卧轨自杀。或许命运在那一刻早已被安排了。西方的哲学家和思想家们普遍认为,人的命运都是早已注定的,任何的抵抗都是徒劳和无益的。这点在作品中体现的尤为明显。在安娜精神崩溃,神情恍惚中,除了保留在记忆深处的较为强烈的刺激以外,其它对她来说都不起作用了。茨威格曾今说过,历史往往是由一系列的偶然因素造就的。因此当安娜双脚踏上莫斯科土地的那一刻,也走出了她精神信仰开始瓦解,自我毁灭的第一步。

    安娜,一个为爱而生的勇士。我喜欢安娜的直率性格,她敢于追求自己的真爱。只希望社会多给她一些宽容。
21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安娜·卡列尼娜(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安娜·卡列尼娜(上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