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总局——“海斯法典”在中国的借尸还魂

安东
2008-06-21 15:05:31 看过

1992年2月,洛杉矶罗马天主教红衣主教罗杰·马霍内向“好莱坞反对色情表现联合会”发表讲话说,电影业正在“破坏美国社会中大多数人的价值观”,并指责电影业“歪曲表现自由的本义”,要求重新启用“海斯法典”,以便遏制目前电影中对性和暴力的过度渲染。 时过境迁,如今的电影业早已不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电影业,电影人自然对马霍内主教的言论并不十分在意,就连普通观众也对他重新启用“海斯法典”的提议感到荒唐。 先来说一说“海斯法典”。 1930年,一位名叫丹尼尔·劳德的天主教教士向美国的电影业发动攻击,公开宣称电影正在败坏美国的道德价值观。为了对抗电影对美国人思想上的腐化性影响,劳德起草了一份影片审查法典,这部法典很快被批准,并由美国制片人和发行人协会主席威廉·海斯具体执行,史称“海斯法典”。 “海斯法典”禁止在影片中表现裸体、过度的暴力、奴役白人、贩毒吸毒、白人与非白人通婚、放纵情欲的接吻、挑逗性的姿势和渎神的言论。不仅如此,它还规定电影必须致力于巩固婚姻和家庭制度、维护政府的正面形象和尊重宗教机构等等。 当时的美国政府将电影视若洪水猛兽。内布拉斯加州政府的学校督察员福尔克说过,“闲暇时间决定着民族的道德水准。”纽约基督教牧师会员威廉·蔡斯声称,“除非法律进行干预,就像它对肉类制品和纯净食品的生产进行监督那样,否则电影将会继续向我们的社会肌体注入腐败元素。”而国际知名的慈善家琼·亚当斯则认为,青少年在银幕上看到的东西会被立刻转变为行动——如果青少年看犯罪题材的影片,他们便会变成罪犯;如果青少年看色情片,他们便会变成强奸犯。在这样的情况下,“海斯法典”的通过也就顺理成章。 不过美国的知识界对“海斯法典”这种对艺术形式的极端禁锢表示出了强烈的不满,嘲讽和蔑视之声不绝于耳。《民族》杂志称其为“罐装的道德”,嘲笑海斯这位“电影界摩西”刚从纽约第五大街469号“下凡”,“带来了旨在教导好莱坞子民的二十一诫”(比上帝的十诫多了一倍有余)。好莱坞传奇编剧赫契特在回忆录中写道:“(当时)在美国的15000家电影院里,每天只出现一个基本情节:善的胜利和恶的消灭,在所有的影片里,任何人犯了法,不论是人间的还是上帝的法,都必须死去,或入狱,或出家当和尚,或在流浪进茫茫沙漠之前把偷来的钱财归还原主……” 不止如此,当时改编自世界名著的电影——如改编自左拉的《娜娜》、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斯坦贝克的《愤怒的葡萄》等,全都需要被“海斯法典”细细过滤一遍,剔除其中对婚外情、政府腐败和社会不公等方面的“过激”表现,只能表现四海升平的和谐景象。 影评家B.R.莱德曼指出,由于“海斯法典”使美国电影不可能接触任何社会弊病和政治争端,不可能真实反映生活,“好莱坞影片便成了一堆支离破碎、空洞无物和毫无意义的东西。” 这种无异于倒行逆施的行为,自然不会长寿。1966年,美国制片人协会正式宣告废除海斯法典,代之以电影分级制度。电影分级制度的进步性在于,它只对观众起提示作用,而把选择权交还给了观众,由观众实行自我保护——观众爱看或不爱看哪部电影,自有他们自己的取舍标准,完全没有必要由别人来对他们进行指导、另立标准——都是成年人,凭什么我只能看你让我看的电影? 再说回到文章开头。 那位鼓吹恢复“海斯法典”的红衣主教罗杰·马霍内,大约没有来过中国,否则还不得美出鼻涕泡来?我们敬爱的广电总局下属的电影管理局,在美国废除“海斯法典”近半个世纪之后,还在忠诚地执行着这些规定,保护我们的思想不被毒害,让我们远离色情、暴力、动乱、甚至异议,实在是感人至深。 电影管理局用来管理国产电影和引进进口电影的标准,我们无从得见,随便列举几条“海斯法典”的规定,想来其中的差别也不会太大: 1,应表现高尚的生活方式,引发对高尚的人物的崇敬,尊重法律和法院的公正。 2,一部影片“不能在是与非的问题上含糊其辞,不许嘲弄或贬损基本法律”。 3,应当把法庭描写成“公正和公平的”,警察是“诚实而有效率的”,政府是“保护全体公民的”。如果情节里必须表现腐败,那就必须严格地掌握分寸:一名法官可能是腐败的,但司法系统则不是;一名警察可能是凶残的,但警察部队则不是。 4,不能把罪恶描写成有吸引力的或诱人的,而善良则是没有吸引力的。 5,不许描写有英雄气概的犯罪行为(如劫富济贫、复仇……等),不许让犯罪分子显得富于英雄气概和理直气壮。 6,在现代背景下,不许为复仇辩护。在文明程度较低的年代或地区,可以偶尔表现一下复仇,但那必须是在尚无惩戒的法律、除了复仇别无他途的地区。 7,贩毒不能以任何方式加以描绘,不能让观众注意到有这个行业的存在。 8,绝不可把不纯洁的爱情描绘成诱人的和美丽的。即便是在纯洁爱情的范畴之内,也不可由此唤起观众的情欲或病态的好奇心。 …… 对比一下不难发现,我们的电影管理局不但基本忠实地执行了“海斯法典”的条文规定,甚至还自创了很多禁忌——在此不便讨论,按下不表。 “海斯法典”最终在美国遭到失败,主要原因不外有三: 一,其条文的不确定性和无法执行性——这也是自“海斯法典”之后半个世纪里一直无法解决的陷阱:如何规定合格与不合格(更不要说合法不合法)之间的界限。艺术不同于法律,本身就有不确定性和模棱两可的特征,唯一的可操作性,或许就是依仗手中的权力来蛮干了。 二,对人性的遏制和对自由的遏制终将为时代所不容。 三,《禁止放映》一书的作者邵牧君先生在全书的第一句话就已做了解答:电影是一种高成本工业产品,为了收回成本和进行再生产,它必须面向市场,必须进行商业化操作——这是世界各国电影业普遍认定的经营原则。 “海斯法典”被废除之后,最讽刺和最值得玩味的一点是:暴力、使用武器、酗酒、吸毒、赌博、性、过度裸露、伤害执法人员等等曾经被禁止表现的内容,如今已经成了好莱坞的“拍片指南”——只要把“法典”规定不许涉及的东西都拍进电影,电影就肯定有票房。 一部美国禁片史,正是人们试图制定电影审查标准而最终遭到失败的历史。美国的电影解禁了,我们似乎也没有看到美国社会就因此而道德沦丧、社会动乱、民不聊生了——而被“海斯法典”借尸还魂广电总局啊,你们究竟在恐惧什么呢?

108 有用
4 没用
禁止放映 禁止放映 6.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2条

禁止放映的更多书评

推荐禁止放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