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标准严要求

LaoBai
2008-06-20 看过
差不多一年后,激荡三十年(下)如期而至。和激荡三十年(上)相比,讨论的声音似乎小了一点。

但就个人感觉而言,下部似乎更High一些,无论是作者的行文还是读者的阅读快感。

如果从严格意义上说,《激荡三十年》这部企业史是有些缩水的:

1、最多29年,没有2008。2008虽然还未过半,到现在为止,2008年已经显示出历史纪念碑的潜力。

2、下部和上部相比,丰富度不够。这不是作者的问题,而是时间和篇幅上的遗憾。下部从1993年开始写起,离得越近,素材越多,离得越近,视角越多,离得越近,每个人的记忆就越丰富。按照这个理论,以及近10年来传媒的发达和相对宽松,下部本可以写得更丰富、更厚、更人文。

3、上部基本上是冷静的历史,下部就可以看出吴晓波的“蠢蠢欲动”。理论上,这是一部企业史,不涉及评价和观点,但尽管吴晓波一直压抑着个人表达,但仍可以轻松看出作者在材料选取、组织乃至行文过程中隐藏的自我观点表达。

其实,结合我个人的成长,改革开放这30年大体上可以分成两个阶段,其分水岭是92年初小平南巡(如果正式的说,是几个月后召开的中共14大)。

小平南巡之前,某种意义上,经济发展和企业的发展还不单纯是经济问题,主要是政治或社会制度问题。无论是哪种所有制,在面临发展的迫切要求下,都没有预定战略。所谓摸着石头过河。这个石头就是意识形态,意识形态不动,就赶紧走两步,意识形态有所反复,就赶紧立正稍息。此外,即便都是改革派,在高层的经济政策中,也有计划经济为主还是市场经济为主的两大阵营,其争论和实践的过程目前还是一个不可以随便讨论的话题。

小平南巡之后,大家彻底的放开和轻松了。无论是哪种所有制,都有了预定战略和方向。尽管有些策略路径上不得台面,但敢不敢往前走,已经是胆量和战术问题。

《激荡三十年》下部,吴晓波已忍不住了,他在多处表露出想讨论未来三十年的问题。中国人写历史,一是要盖棺论定,二是要让历史告诉未来。自从魏征和唐太宗说要以史为鉴,中国知识分子在后者上动的脑筋颇多。《资治通鉴》就是典型的例子,这部帝王书不仅影响了历代君主,也被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克思主义者毛泽东奉为珍宝,据说读过17遍。(到了我们这一代,文言文已经读不懂了,只好看柏杨先生的白话版。)

《资治通鉴》是编年体,和《激荡三十年》一样。但中国历史上成就最高的《史记》是纪传体,当然也有“表”、“本纪”这样的编年体排列风格。所以,如果彻底的弄一本中国企业史,实际上可以给吴晓波提出更高的要求,就是进一步整合编年体和纪传体。简单的说,把书首的插页(概况表)进一步细化和丰富,弄成政治、经济、企业的大事记,并且横贯中外。

至于企业和企业家,按照纪传体的风格去写。企业和企业家可以分开写,具体怎么弄,我还没想好。似乎可以采取类似本纪、世家、传的那种区隔方式吧。

当然,这是我作为一个读者不负责任的胡说八道和妄想,其实吴晓波已经注意到了两种风格的融合,在以纪年为主的叙事风格中,他通过附在每年后的“企业史人物”解决了细节和线索交织的问题。

按照我的完美妄想,必然会出现一个阅读线索的问题。如果是在互联网上干这件事,用技术手段就可以搞定。超链接是解决交叉检索的利器。实际上,吴晓波可能比我想的更远更多,配合这两本书,他已经弄起了一个叫做chinesebh的网站。现在表现出的各种遗憾应该还是受客观条件的约束,凭着吴晓波和坚持和用心,未来一定会有更完美的东西留给后来有志于探索中国经济发展的学习者、思考者和喜欢看热闹的人,比如我。
52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7条

查看更多回应(17)

激荡三十年(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激荡三十年(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