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邯郸之前都了干些什么

[已注销]
2008-06-17 看过
去邯郸之前都了干些什么


(集子名叫《弯腰吃草》,华艺96年印,印数写的是10000。首先要感谢好心的soom馈赠此书。几年前看完那个褐色的《人民到底要不要桑拿》后就一直留意朱文的小说,这感觉有点像吃了老妈惯使的辣椒,刺激且强大,竟至泪水口水涟涟,欲罢而不能(尤其像我等吃辣椒上瘾之人)。想曾经辣椒一度是最好的感冒药,一包入肚不仅病症痊愈而且食欲大增,如今对矫情呻吟这等典型性流行病也是屡试不爽。但朱文这辣椒树显然非同寻常,结出的果子和年轮非正常的线相关,而《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垃圾》直把我弄得血脉喷张口吐白沫,辣了个够呛。)

在这个名叫《去赵国的邯郸》里,邯郸在那场不要命的足球对抗后开始出场,全篇总共提及四次。距小丁的实习地马头公车一小时车程。到十一月底实习结束小丁被架去邯郸,时间长达半年。天马行空的感慨和概念分析让人生厌,所以我们还是先看看去邯郸之前小丁都干了些什么吧。

1、踢了3场球。详细些写了前后两场。第一场踢了5页才踢完,之后又花了朱文3个页码的长度解决球赛的尾巴。第二场球踢了两页半,篇幅上要比第一场短些。比较下两场比赛,第一场从夏季午后的两点半开始(我的妈啊),结束时间朱文没写,可是后文有小丁在床头休息后才听到下班的铃声,估计比赛也就在三小时左右。第二场虽然篇幅短些,可这是完完整整的两百分钟。球赛能够踢得这么长——第一场更是从午后两点半开始——原因大概有两个。一是实习队长小丁的意思,二是那个皮肤白皙的姑娘李京。伴随着李京同学由一旁戴工艺草帽观战到穿西装短裤上阵,比赛在时间、欢乐、对抗上都大大升级,某同志更是达到足球生涯的颠峰。可见李京同学实际上是球赛的主导者,小丁被朱文在第一场球赛结尾暴料为凭想象力踢球且三个月不曾洗脚,在这两场球赛中他先是在第一场中扮演拼命者,后在第二场中扮演组织者(估计第一场也是)。如此反差,加上朱文为球赛耗去近10页码完球赛,可窥见这半年的实习生涯中省略的时间流动,当然,还省略了很多足球对抗赛。

2、办了1次舞会。舞会是李京办的,小丁散步回来时,李京撇下那个男生对小丁说,我们来跳一个怎么样?小丁说,那好吧。但是,我是要睡了。他闭目命令自己,睡吧。小丁在舞会期间给女友写信,但没寄出去。第一次出现风油精的味道。朱文的视角安放在小丁身上是无疑了,按照朱文对舞会的描写,一边散步的小丁缺乏观察舞会的能力。散步中遇到健营,健营不是一直呆在舞会上,当然他完全可以先跑回去。或者朱文这里视角出了漏洞?

3、散了n次步。第一次散步在那次舞会期间,朱文在这里抒了不少情。只有在抒情的情况下,朱文才不那么清醒可怕。这软绵绵的甜味是朱文早期的味道。但是对小说的来说未必是好事,就像舞会前这段对集体生活的感慨。朱文在这里还写下了,用双脚丈量夜晚的长度这样的抒情句子。同样重要的还有那坐干涸河上的水泥桥,小丁在那里过了这半年唯一的一次性生活。那是一个意外,小丁说。

4、去不去邯郸玩。李京对小丁说,喂,今天去不去市里玩?邯郸?我不想去。李京似乎对小丁的拒绝不以为意,转脸看着健营问,你呢?

5、跑了5次步。从坚持者剩下健营和小丁写起。小丁看着那闪着金光的河流流了眼泪。在这次跑步小丁发现了他和健营之间横着的那条河流,据朱文讲,河流的长度是十年或者更长一点的距离。第二次跑步的时候,健营脸上的那块红色,第二次谈起邯郸,挺好玩的,他说。
她说你,每天就知道吃驴肉、吃驴肉,健营告诉小丁。小丁会过领导之后第三次跑步,他发现自己气息不调。他撩起了王小霞的裙子,闻到那刺鼻的风油精的气味,第二天跑步完小丁觉得他的食欲旺盛得不得了。在最后这节被命名为,一群鱼,一群鸡,和一头驴,的小节里朱文又让小丁重复那标志性的长跑,路程是从邯郸回发电厂。跑到半途的时候他遇到了好奇的李京和为了李京好奇的健营。她问他这半年来吃了一群鱼,一群鸡和一头驴,是为了什么?朱文在李京的话里露了马脚。

6、吃了7次饭。从早点开始吃起,和健营一起吃。李京坐在他们右边的空位上,问他去不去邯郸。星期天的冷清食堂里,小丁独自吃着驴肉。茂华打开他的铝饭盒,躺着道口烧鸡和邯郸酥鱼。当桌上只剩下零星的几根鸡骨头时,茂华嘿嘿地笑了起来,他看了看四周,有件事要向你请教,真的,要问问你。小丁买了一只变质的道口烧鸡,他们不得不扔了,小丁买驴肉的时候听到了实习队的笑声,李京的评价传播范围很广。意外发生之前的那顿晚饭,半斤驴肉,一条酥鱼,四个馒头。意外之后和王小霞和三姐妹吃早饭。你看,我吃一顿够你们吃半年了,小丁对着王小霞旁边的女生说。所以,闹饥荒的时候你肯定最先饿死,她说。王小霞埋头一声不响地吃着混沌,但眼泪顺着脸颊在流。最后一次在邯郸的望月楼,吃得很匆忙,写得也是。

7、打了4次电话。没有一次打通。第一次打给上司要实习队的工资。不通。第二次打给朋友,朱文说他们是了解小丁的几个人,他们像希望自己那样希望小丁干出一些事情来。小丁曾经打定主意不再和他们来往,他想一个人待。电话没通。小丁这次开始怀疑值班老头是否把他的电话通知总机,这个不知给谁的长途电话还是没通。电话打给谁呢,小丁问自己。这最后一次朱文不知道打给了谁,不过八成还是不通的。

8、写了2封信。写给他女友。两封都没寄成,他把后来的那封用来包道口烧鸡。

9、买了1次葡萄和苹果。

10、流了1次泪。

11、比了2次俯卧撑。对象是值班室老头的那个傻儿子。


这大概就是小丁半年实习生活的全部了,不用多费唇舌来阐释诸如孤独被动之类的疲软词汇。我的脑海倒时不时涌动李京同学白皙的皮肤和好看的模样,她对健营等追求者的不以为意,对被动小丁的主动试探,在微妙的两性关系上,这种冷漠的吸引力可见一斑。而小丁,正像朱文在《邯郸的欲望》中强调的那样,被这无处不在的欲望空气搅得气息不均,导致在听闻实习队员的苟且之事后终于对王小霞说,喂,没事我们一起出去走走,然后就撩起了她的裙子。这是一个意外,为此小丁还得找出她不是处女这样的理由来安慰自己。通篇接不通的电话和两次没有寄出的邮件,朱文让小丁的过去和联系彻底封闭起来了,剥去以上活动朱文叙述中的揶揄和抒情,这将是一件冷静得可怕却无比强大的艺术品。未来固然是未知的一片茫然,但过去却并非无迹可寻。在和健营第一次跑步的过程中,小丁发出这样的感慨,这几年,他已经快把自己挥霍光了,他心里清楚。但他坚持跑下去,只要前面有人,他就跑下去。联想起那个从没正式出场的女友和朋友,这背后未尝不是一部某个男人的辛酸史。而面对空气中弥漫的男性荷尔蒙,小丁的被动挨打不屑和奔跑与健营和茂华的反应说不上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记得论坛上有人感慨,男性的荷尔蒙和女性的虚荣心对这个世界的主宰,真他妈有道理啊。
1 有用
0 没用
弯腰吃草 弯腰吃草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推荐弯腰吃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