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诗篇

彼得堡的大师
2008-06-08 看过
   最新第三期的《收获》,压轴之作是杨争光的长篇《从两个蛋开始》。叙述的是1949年播下的革命的蛋,如何在一个叫“符托村”的地方孵化、茁壮成长,革命之后,继续革命,乌托邦的壮丽诗篇在血与火的伟大实验中如何蓬勃地延续下去,直到它有一天被宣布为写在水上的流言,随大江东去而转头成空,只在废墟的河岸上留下一个还来不及收刹的战天斗地的豪壮姿势---流传到今天,便成为一幅也许并不荒谬的政治波普。
    库勒斯的《正午的黑暗》中讲到金字塔尖的最高革命领袖,是如何将千百万的国民当作实验室的白鼠,进行一个壮丽无比、恢阔无匹的历史性整体试验的,浪漫主义、唯美主义的崇高目标让鲜血开出的花成为历史车轮前进的必须的风景---因为历史就是革命的历史、战斗的历史。
《从两个蛋开始》也讲叙了我们民族的这一场伟大的、气势磅礴的实验---杨争光竭力接近“零度写作”的立场,让并不久远的过去(虽然被故意遗忘与遮蔽得有些发黑发灰)如同电影般完整呈现,“不要想,但要看”----我们看到了,究竟是谁在写乌托邦诗篇,怎样写,用什么样的材料写,以及最终写就的乌托邦诗篇如何反讽般地成为一个罪证,指控着无与伦比的不义的残酷性。
   所有个人命运的描述,归纳起来,都只证明了波普对“乌托邦工程”的指控:1,唯美目标(“人性的彻底解放”、“完全的平等与正义”。。。)赋予手段的正当性(所谓信仰伦理),一切都是可被理解的,不管手段如何血腥残酷。
2,乌托邦目标的遥远、不确定、不可证伪性、不可改变与修正性,因而封闭、不具科学性。
3,为了统一对目标的认识,必然会对异质性、意见不同政见者残酷镇压。
4,总体性的目标要求权力总体性的集中,国家权力形成对个人的残酷压迫。
2003年06月13日
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从两个蛋开始的更多书评

推荐从两个蛋开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