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定律与心理历史学——解读阿西莫夫小说的钥匙》

飞机码头
2008-05-30 看过
我终于把阿西莫夫的小说看得八九不离十了,电子书,下得我吐血,看得我吐血。
我确信,上帝与我同在。
阿西莫夫是个可爱的老头,他一生出版了391部小说。这算不得牛逼,因为象《论扯淡》这样短的文字都可以靠着硬壳封面立在书架上成为一本书。能称得上牛逼的原因是,阿西莫夫的那么些长篇,中篇,短篇小说,能够相互照应,交相辉映,形成一部人类的未来史,这其中,在宇宙的大尺度上,围绕“心理史学”,阿西莫夫回答的是:人类走向哪里的问题。而在微观的尺度上,则是无与伦比著名的“机器人三定律”,探讨的是“智慧”的发展问题。

作为一个面向未来的科技工作者,阿西莫夫的眼界不是回溯过去:人类从哪里来,地球从哪里来?他的作品,大致可以分为“基地系列”和“机器人系列”,而贯穿其中最核心的主题,则只有一个——人类的未来。

为了方便下文讨论,我们先看看机器人三定律和心理史学是什么?
机器人三定律:
第一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也不得见人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
  第二定律——机器人应服从人的一切命令,但不得违反第一定律
  第三定律——机器人应保护自身的安全,但不得违反第一、第二定律


“心理史学”的大意如此:由于影响人类行为的因素过于复杂,人类又具有自由意志,因此个人行为绝对无法预测。然而当众多个体集合成群时,却又会显现某些规律,正如同在巨观尺度下,气体必定遵循统计方法所导出的定律。


这两者之间,似乎没有多少联系,心理历史学是把人类整体作为研究对象,而机器人三定律,则是一种智慧生命(人类)为其所造的另一种智慧生命(机器人)所定下的法则。在他的基地系列里,我们看到的关系是“人类—宇宙”,在机器人系列里,我们看到的关系是“人类——机器人”。

这两层意义,是怎么联系起来的呢?
就是“机器人零位守则”——“我们认为,凡是人类中的一分子,都是人,包括地球人和殖民世界的人。而且,我们认为,保护人,首先要保护一群人,或整个人类集体,其次才是保护人类个人。”
在《机器人与银河帝国》里,这个其貌不扬的机器人,吉斯卡特,说出了这段话,可惜他“死”了,因为他为了保护全人类,而杀死了一个真正的人类,而一个机器人杀人必然因为第一定律而导致正电子脑不可逆转的永久损害。欣慰的是,正如一个伟大的英雄之死总会留下点光辉思想一样,他把“读心术”留给了另外一个著名的机器人,我在这里要大声宣告他的名字——
达尼尔.奥利瓦。


1) 达尼尔.奥利瓦
提要:达尼尔.奥利瓦安排了谢顿研究心理历史学,这是“基地三部曲”前传——《基地前奏》《迈向基地》;达尼尔.奥利瓦在“基地模式”之外进行了“盖娅模式”,这是“基地三部曲”后传——《基地边缘》、《基地与地球》;达尼尔.奥利瓦设计了“盖娅模式”,却发生突变——骡,干涉了谢顿的“基地计划”,这是“基地三部曲”正传——《基地》、《基地与帝国》、《第二基地》
      
这是一个活了2万多年的机器人,到最后,他已经不再是个机器人,他成功的和未来的人类融为一体。
作为阿西莫夫全部小说中最核心的一号男主角,他横跨“机器人系列”与“基地系列”,从最开始最为第一个类人机器人诞生,和白利侦探一道进行了三次办案开始(这就是《钢穴》,《裸阳》,《黎明世界的机器人》),到最后《基地边缘》,《基地与地球》,他和人类最终融合,代表着银河系未来的发展模式的最高智能生物盖娅第一次用心灵探测感知到达尼尔.奥利瓦的时候,是这样说的:不是人,也不是机器人,是个新东西。


就是这个新东西,在《基地与地球》里,安排了不同时态的人类(特维茨,菲龙,盖娅)来到一起,然后,特维茨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做出那个决定——在《基地边缘》里,盖娅把第一基地和第二基地的人“召集”到一起,特维茨凭着感性做出了一个决定:盖娅代表着人类未来的发展模式,而不是第一基地(以科学为基础)和第二基地(以哲学为基础)的发展模式。
特维茨本身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相比其他新物种,他是符合现代智人的生物学定义的,相比其他,他唯一的特点是——具有通过不完全证据推测出正确结论的人。就连这点,他都无法完全确定,面对这个高级生物盖娅,他问:“为什么?为什么会选择我来决定人类的方向”,而盖娅回答则基本上是:我们也不知道,我们相信你。但是特维茨无法相信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所以他继续踏上了寻找地球之路,那里是人类的发源地,无论是第一基地还是第二基地,还是盖娅,都缺乏对于地球的记忆,是谁拿走了他们的记忆,没错,你猜对了,就是那个活了2万年的机器人——达尼尔.奥利瓦。

在《迈向基地》里,达尼尔.奥利瓦,这个银河第一帝国的首相,在谢顿大担心心理历史学失败的时候,他说,他还有另外一个拯救人类的计划,这就是“盖娅模式”,晚年的阿西莫夫,用《基地边缘》,《基地与地球》两部长篇演绎了这个故事,使得“基地系列”和“机器人系列”俨然成为一个整体。
最后,当特维茨看到达尼尔.奥利瓦和菲龙合并的时候,仍旧充满困惑,要是阿西莫夫活着的话,这也是他的困惑——人类命运的模式已经选定,心理历史学的第三个前提也已经昭然若揭,可是,这个怪物——人类和机器人合并的怪物,他始终在“盖娅模式”之外。
他具有脱离盖娅模式的能力,因为盖娅正是式他设计的计划,尽管没有做过多干预。可是正像那句老话说的“规则的制定者在规则之外”。达尼尔.奥利瓦——菲龙,这个崭新的生命,作为阿西莫夫小说最后的产物,这个C/Fe的合体,它并不在“盖娅模式”之中,菲龙的生命长达三四个世纪,寿命长,这并不能成为两者合并的最充分理由。

因为,盖娅的寿命会更长,达尼尔.奥利瓦这个智慧之所以会和菲龙合并,唯一的理由是——他把除了他自己之外万事万物置于规则之下,无论是“基地模式”,还是“盖娅模式”,他始终是作为人类之外的旁观者,建议者,督导者,改造者,惟有如此,才可以在模式偏差的时候可以进行干预——故事在这里,时刻都在暗示着我们:

有序系统必然是单向封闭系统,并且必须有外物的存在才能维持。外物,不能过多的干预这个封闭系统,他只能作出这样一种程度的干涉:被干涉的对象必须不知道自己被干涉,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维持自己的独立性,从而在系统内部进行“自身自灭”的演化。

机器人是人造的,然后又为人类未来设计了不同的模式,却一定不让人知道。在达尼尔.奥利瓦会面之前,机器人并没有独立参与人类的发展轨迹。机器人从人类文明的系统内部跳到了外部,俨然成为人类文明发展的外部因素,或者说,只有达尼尔.奥利瓦这个机器人跳了出来,也只有他,唯一的这个机器人,可以为人类设计路线,可以吧“零位守则”作为自己遵循的第一优先原则。他,达尼尔.奥利瓦,俨然成了人类的上帝。

在《基地边缘》17章5节中,阿西莫夫用“永恒之境”这个话题探讨了量子力学关于“平行宇宙”的观点,在那里,“盖娅模式”的杜姆对特维茨说:

“宇宙并不是唯一的。很多不同的宇宙可能同时存在,事实上应该是无限多个。在我们这个宇宙所发生的任何一个时间,其实都可能不会发生,或者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发生。在众多的可能性中,每个都会导致未来的一连串事件,因而每个未来都会多少有些不同。”
这是量子力学的基本观点之一,是科学,也是科幻,盖娅的杜姆接着说道:
“请你们想象一种情境——人类有办法将无限多的宇宙通通冻结,然后任意游走于各宇宙之中,以便从中选取一个“真实”的宇宙,姑且不论“真实”在此作什么解释。
“根据这个传奇故事的说法,这些人能够跨出时间坐标,检查无穷多个可能成为真实的宇宙,这些人叫做“不朽者”,当他们跨出时间坐标时,就是进入了所谓的“永恒之境”。。
“这些人的任务是选择一个最适合人类的“实相”,他们曾经不断修正自己的决定,最后的结局是,他们找到了这个宇宙——在这个宇宙中,整个银河惟独地球拥有最复杂的生态系统,也只有地球发展出了智慧物种。。
“根据他们的判断,人类在这个情况下最安全,于是他们将这一串事件固定下来,从而停止了工作,在朦胧的几率空间里面,其实还有许多其他实相的存在,但是我们被禁锢在这个实相之中,在我们每个实相所发生的每一个行动与事件,都会形成许多分支,但是宇宙发生分歧的时候,只会有一个分支成为实相的延续。所以,数量众多的候选宇宙——也许有无限多个,从我们的实相中产生。”

然后,特维茨,菲洛拉特,盖娅,陷入诡辩之中,故事越精彩越美丽越不科学,用阿西莫夫的话来说就是“精彩的虚构情节驱逐乏味的历史真相”。
此时,阿西莫夫笔锋一转,接着用特维茨,菲洛拉特,盖娅三人对话场景讨论机器人,终于“机器人系列”和“银河系列”成为一个整体——人类,机器人,甚至是无机物,必须融合,这就是最初《钢穴》里沙顿博士坚持的“C/Fe”法则。
达尼尔.奥利瓦解释说:
“最开始,是机器人三大定律,然后,机器人发展得越来越聪明,尤其是第一条定律,做出了越来越广泛的解释(大非注:这是不可避免的,零位守则就是机器人在与人的共同生活中自悟出来的),并且越来越以人的保护者自居,为所有人的幸福着想,这反而令人无法消受,到最后,机器人发展除了精神感应力,外表也越来越像人,机器人终于体会到了人类为什么厌恶他们的原因:名义上它们是为人类着想,实际上却剥夺了人类的一切。
“结果机器人最后不得不做出决定:
“无论人类照顾自己的方式多么笨拙,没有效率,也还是让人类自身自灭比较好些。。。据说,永恒之境就是机器人造的,而机器人自己则成为不朽者。

达尼尔.奥利瓦的确成为了不朽者,在阿西莫夫的语境里面,他也的确成为了人类未来的道路预设者(而特维茨是选择者),整个《基地与地球》长篇,讲述的就是他让特维茨知道特维茨自己为什么会选择盖娅模式而不是基地模式作为人类未来的生存模式。
谜底终于在最后揭晓,特维茨最后做出解答是:心理历史学的两个第一个公设是:涉及的人口数目必须足够庞大,使得整体可被视为一群随机互动的个体,因而能以统计方法处理。第二个公设是,在目标尚未达成之前,人类不得预知心理史学的结论。第三个公社是,银河系惟一的智慧物种是现代智人。

而最后个公设正是纰漏之处。基地议员特维茨(盖娅和菲龙都是人类的未来时态,一个是整个智慧星球的一部分,另一个耳有突触,可以转化自然之力提供能源。只有第一基地议员特维茨和考古学家菲洛拉特是最接近我们的普通人类)说:

“银河只是超空间(大非:就是永恒之境,参考《逃避》,讲述机器人设计出了第一个可以星际旅行的飞船,穿越超空间的时候,人类无法维持本身的形态,也即必须死亡,而让人死亡,这不符合机器人第一定律。。。)中的一个点,我们对其他星系知之甚少,对宇宙知之甚少(妈啊,看到这里,我才知道宇宙有多大),惟有使得银河完全盖娅化(一切物质形态有机结合),我们才能抵御外来的可能的智慧生物入侵。”

但是关于这三个公社,接近事实只有第一个。第三个无从考究。第二个,而奇怪之处就在这里,阿西莫夫简直把故事饶的不成样子了:
一个研究计划的前提居然是建立在“既要让人知道这个研究计划的目的是什么(缩短银河第一帝国衰落到第二帝国的建立的时间),又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个研究计划的结论是什么(结论不是按照“谢顿计划”,任意发展两个基地,到最后,第一基地用科学统治宇宙,然后第二基地用心灵控制第一基地的精英们)。
这太他妈的奇怪了!!整个计划几乎就是谢顿一个人在研究,研究的对象是全人类,根据人类的初始条件——银河第一帝国时期——预测人的未来,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不能让全人类知道研究的结果,那他根本就不是人了嘛,是上帝了。而“谢顿计划”就是圣经,谢顿计划的拥趸们就是天使。只有上帝才有圣经啊,而大部分人都知道圣经却不知道圣经在讲什么。

看了《基地与地球》,我才发现,谢顿不是上帝,达尼尔.奥利瓦才是。
他在银河第一帝国诞生之前就已经存在,他计划了“谢顿计划”,但是却不能过多干涉“谢顿计划”,当他觉得这个计划也许不够好的时候,他可以把这个计划从人脑里面抹去,在《基地边缘》里,盖娅就成功的把第一基地和第二基地的人的记忆抹去。而盖娅,正如《基地与地球》揭示的那样,是达尼尔.奥利瓦的所造之物。
可以说,达尼尔.奥利瓦安排了一切(通过“读心术”,无论是针对人类个体的,还是针对人类整体的)。《基地与地球》最后,达尼尔.奥利瓦解释为什么要进行盖娅模式:
我和吉卡斯特悟出了机器人零位守则——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也不的因为不采取行动而使人类受到伤害(相应的,第二第三定律也做修正,就是把人改成人类),但是对于人类整体而言,我们无法判断何者有害,何者无害,因为人类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对一个人的是否构成伤害不难判断,但是对整体。。。所以我们必须把人类转换成单一有机体,这就是“盖娅模式”,这其中,最关键的是,每个人都必须将这个超级有机体看得比自己重,否则绝不可能成功。
为此,我寻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这个合适的心灵模型——就是机器人法则。
(机器人法则,也是人类的心灵法则。这里,又照应了“机器人系列”的一个短篇《证据》,通过一个短小的侦破故事来讲述陈述一个主题:机器人三大定律尽管是机器人才有的,但是并不是判断一个东西是人,还是机器人的标准。同一个主题,阿西莫夫无论是放在侦探故事里来探讨,还是放在整个作品系列里来探讨,都同样精彩。)


纵观“基地系列”和机器人系列,达尼尔.奥利瓦,这个绝对男主角,他安排了“心理史学”,他把机器人法则反诸在人类自身,作为人类整体的心灵模式。达尼尔.奥利瓦/菲龙,这个Fe/C的新形态,实际上是高等智慧的结合,也许他能代表智慧的未来,但是,阿西莫夫并没有回答的一个问题是——智慧从哪里来?
只有在“机器人系列”的一个短篇《推理》中,阿西莫夫用一个具有好奇心的机器人库比质疑了人类不过是受造之物,它认为人类把造机器人只不过是把已经造好的机器人组装起来而已,而人和机器人都是被造之物,当有了库比之后,人类就被替代了,因为人类太过低级。即使有人工智能诞生,那也是“主”安排的。
机器人或者人,都不是永恒的,达尼尔.奥利瓦/菲龙的合体也只能大概存活到银河“盖娅”化的那天,从C,Fe,Fe/C,直到最后的盖娅形式,无论形式怎么改变,都是智慧的载体在变。智慧是永恒,她一开始就在那里:
箴言书8-22:在耶和华造化的起头,在太初创造万物之先,就有了我。
箴言书8-27:他立在高天,我在那里 ;
箴言书8-31:踊跃在他为人预备可住之地


在一开始,达尼尔.奥利瓦是个普通的机器人。他是人造的,这个人叫沙顿博士。


附:相关连接
地球,这个黯淡的蓝点http://www.ruanyifeng.com/blog/2008/06/pale_blue_dot.html
138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8条

查看更多回应(28)

基地续集2·基地与地球(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基地续集2·基地与地球(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