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传统史学交锋的武则天专题史研究

戊远
2021-10-14 看过

武则天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女皇帝,武则天时期承上启下,为大唐盛世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围绕着其历史研究争议不断,对其评价褒贬不一。 孟宪实先生所著《武则天研究》涉及众多珍贵历史史料,内容祥实。围绕武则天从出生到归葬其生涯中所涉及的重要研究问题,全书共分为二十一个专题:武则天的出生地及故乡、武则天初入宫、李君羡事件、永徽时期的政治、吴王李恪之死、高宗功臣李义府、李勣与“立王废武”、小公主之死、“北门学士”及其历史书写、高宗、武则天并称“二圣”之说、从《上官婉儿墓志》看上官仪之死、武则天的太后称制、武则天从加尊号到称帝、武则天的舆论营造、武则天称帝、武则天时期的祥瑞、武则天的“内宠”问题、武周魏王武承嗣事迹、武周政权的短命及其症结、归葬乾陵、武则天著述考。依次展开的每个部分独立成章,对每个专题进行针对性的研讨,条分缕析,娓娓道来。 而在一系列的武则天历史研究中,最核心的也是最吸引人的就是其为何能够称帝成功,建立武周政权。 上元元年(674),武则天提出“建言十二事”,涉及经济、政治、礼制等多个方面。其中第八条指出要“王公以降皆习《老子》”,这一政策深得民心,赢得天下的认同,取得了巨大的政治影响力,突出了武则天的政治才能,同时也为“天后摄政”做铺垫。而武则天以太后的身份临朝称制,又成为她得以登上女皇宝座的政治基础。 武则天在掌握政治权力后,野心逐渐显露,开始为其完全称帝奠基。首先利用天降祥瑞来证明自己已获得上天认可,并为自己加尊号“圣母神皇”,以一种迂回的方式向人们渗透女皇合法的观点。由于在强调孝道的传统社会,“母亲”是唯一能够跳出男女阴阳系统的概念,因而“圣母临人,永昌帝业”是给武则天一个充分的理由。武则天举办仪式,拜受洛阳宝图,仪式之规模宏大,《资治通鉴》记载为“唐兴以来未之有也”,更加凸显其君权神授的正当性。此外,武则天更进一步的利用佛教《大云经疏》制造舆论,为自己的帝王身份正名,声称自己为“弥勒佛下生”。从废黜中宗,镇压徐敬业,到杀裴炎,一步步走上帝王宝座。 然而由于众多的偶然因素,武周政权的短命有其社会的必然性,不仅涉及政治制度,更关社会继承传统。孟宪实先生指出“武则天称帝是一个政治事件,称帝的成功是武则天政治运作的成功,武则天具备的成功要素是偶然的,所以女皇才成为绝唱”。(“这不是一个清晰目标的达成,而是一个不断探索、选择和妥协的结果”。)在传统的封建社会中,武则天的称帝与其女性意识的觉醒之间关系并不明显,其并未从根本上改变男女两性的不平等。武则天真正屈服的是相关的社会制度。胡阿祥指出“武则天最终无法突破血祭(封建夫权的血统承袭)和儒教(祖先崇拜)的社会传统观念制约”。 从古至今,中国的许多诸如影视戏曲图书等作品中所呈现的武则天形象多有演绎和想象的部分,而真实的武则天到底如何则还是需要根据史料进行实事求是和客观评述,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武则天从任何一方面来看都依然是一位伟大的传奇人物。

1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武则天研究的更多书评

推荐武则天研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