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开吧,如果还来得及

辰凌
2008-05-28 看过
就这样两个小时一刻不停的把这悲观主义的花朵看完,好久没有这么看一本书了。像是心里有个很大很大的空洞,急着要找些东西来把它填满。其实不是像是,根本就是这个样子的。蛮好的书,很对胃口。不是喜欢它的故事,而是将其当作散文来看的。就像我听歌从不爱曲调,只是爱那些歌词,是一个道理的。

有些话很喜欢,却总是容易忘记,摘下来,好让想念的时候可以再看看。

"男人只会变老不会成熟。"
--保尔•艾吕雅《公共的玫瑰》

"再也找不到你,你不在我心头,不在。
不在别人心头。也不在这岩石里面。
我再也找不到你。"
--里尔克《橄榄园》

我知道我终将老去,没有人能阻止这件事的发生,你的爱情也不能,我将从现在起衰老下去,开始是悄无声息地,然后是大张旗鼓地,直到有一天你看到我会感到惊讶--你爱的人也会变成另一个模样。
 
我们都会变成另一个模样,尽管我们都不相信。

你要知道我已经尽了力,为了答应过你的事我尽了全力,你专横而且苛刻,你求我,你要我答应,你要我青春永驻,你要我成为你的传奇,为了你的爱情我得年轻,永远年轻,我得继续任性,我得倔犟到底--你只爱那个女孩,那个在时间的晨光里跳脱衣舞的少女。
 
我们从年轻变得成熟的过程,不过是一个对自己欲望、言行的毫无道理与荒唐可笑慢慢习以为常的过程,某一天,当我明白其实我们并不具备获得幸福的天性,年轻时长期折磨着我的痛苦便消逝了。

对于人的天性我既不抱有好感,也不抱有信任。

生活的真实性都值得怀疑,其他的就更别说了。

我们有过最纯洁甜蜜的时光,而后的互相伤害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从而都给对方留下了深刻印象。我敢说,我们在相互伤害中达到的理解,比我们相亲相爱时要多得多。

说起来,年轻真是无助。

他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我一生都将厌恶矫揉造作的痛苦,因为我和它总是来来回回地互相追逐,在错综复杂的人生迷宫里迎面撞个满怀。正如萨冈引用艾吕雅的诗句作为她小说的名字:"你好,忧愁!"我们每次碰面时都是这样问候的。

花了很多年我才意识到,实际上对我来说一句不得体的蠢话比背叛、残暴、欺骗这样的所谓罪恶,更加难以接受。罪恶里还时常蕴藏着某种激情和勇气,激情便与美感有关,而平庸与乏味则毫无美感。

这些青涩、幼稚的记忆一直搁浅在我的体内,让我保持了孩子的容貌,脸上留下那种迷惑、不安与执拗的神情,只要这种表情还在,我便一直生活于时间的夹缝之中,不再年轻也不能老去。该是把这种表情剔除的时候了,心安理得地让时间的纹路爬上我的面颊,我会变得坚定 ,坦然,而且安详,而你将不再爱我,我可以自由地老去,我将脱离你的目光,从岁月的侵蚀中获得自由。

如果你不相信克制是通向幸福境界的门匙,放纵肯定更不是。

叔本华说的没错,对于人类来说最好的安慰剂就是知道你的痛苦并不特殊,有很多很多人,甚至许许多多杰出的人都像你一样忍受着同样的痛苦和不幸,忍受着这个充满虚无的人生。

就是在那时我认定艺术家的工作是有意义的,他们替不善表达的人说出了他们的感受,和善于表达的人取得了共鸣,而对于那些毫无知觉的人,应该恭喜他们,就让他们那样下去吧。

我等待着置我于死地的爱情。

逃开吧,如果还来得及。

我知道许多人习惯夸大他们真实的爱意或好感,而我习惯于掩饰。

陷入爱情的顾城说:"看天亮起来是件寂寞的事。"
想你会想到落泪,是我始料不及的。

唉,我们到底是以何种名义相爱的?真是一头雾水。

跟梦想有关一切对我是禁忌,在生活里你可以随意伤害我,我无所谓,但是你不能碰我的梦想。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悲观主义的花朵的更多书评

推荐悲观主义的花朵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