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洛木
2021-10-07 看过

一、经今古文学

经今古文学名称的对立,始于西汉末年。今文即汉朝流行的隶书,“古文”即“古籀文字”,但二者的区别不仅是书写方式的差异,而是字句、篇章、书籍、意义的差异。故而,“学统”“宗派”、对古代制度和人物的认知也就有不同的观念。

举例而言,今古文学对“六经”的顺序排名就有很大的不同:

今文家的次序是:《诗》《书》《礼》《乐》《易》《春秋》;

古文家的次序是:《易》《书》《诗》《礼》《乐》《春秋》。

二者的排序有其意义,古文家的排列次序是按照“六经”产生时代的早晚;今文家却是按“六经”内容程度的深浅。这种排序反映出两家对孔子的态度,古文家认为“六经”皆史,也即是史料,孔子“述而不作,信而好古”,是将前代史料加以整理,他们认为孔子是“史学家”,是古代文化的保存者。今文家则反对这种说法,他们认为“六经”是孔子“托古改制”的手段,里面固然有前代史料,但经过孔子增删,其微言大义蕴含其中,因此,今文家重在阐释“六经”。“六经”的排列也含有教育家排列课程的意味。

历史上大胆地、系统地提出各种古文经传,要求建立学官,同今文十四博士相争斗的始于刘歆(《让太常博士书》)。此后,今古文的壁垒开始森严、旗帜鲜明、争论延续至东汉末。直至郑玄“遍著群经”,混乱今古文家法,二者争论暂时停止。

今古文的混淆归罪于郑玄、王肃。郑玄混乱一切今古文的家法,自创一家之言,他在前期择师方面就有“博学饫闻”之意,不拘于家法,学成后遍著群经,兼采今古文,其本意是不愿看到今古文相攻击,于是自恃博学,参互各说,自成一家之言,由此,郑学盛行,今古文的家法则混乱。

在郑学盛行的数十年内,也有反郑学运动,始于王肃。但王肃反郑,并未攻讦其混乱今古文家法,而是同郑玄一样混乱今古文,因此,非但没有使得今古文家法复活,反倒愈加混乱,因为王肃反郑学纯粹出于个人好恶,用今文说驳郑玄的古文说,用古文说驳郑玄的今文说,甚至还伪造《孔子家语》《孔丛子》二书。郑、王之争使得许多儒者被卷入,今古文家法更无人问津。

由此,加上当时社会秩序不太稳定,今文就逐渐衰落了。此现象一直持续到晚清。满清一代学术的变迁,梁启超认为是“以复古为解放”。今文学复兴的出发点是《春秋公羊传》,集清代今文学的大成者是康有为。当然,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清代复兴的今文学,已不是西汉原始的今文学。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周予同經學史論著選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周予同經學史論著選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