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就是死亡一点点

Yu-chia
2008-05-27 看过
我知道这样得罪人。我答应了别人要写这个书评,甚至会因为写这篇书评让他们不快。那么我先道歉了。其实我写书评不会给销售带来任何负面影响的,我确信。
钱德勒这本书,实在是乏善可陈。宣传语说“每一页都是闪电”,如果这样讲的话,是不是说每一页都会被“雷到”呢?
从侦探小说来看,故事没有什么意思。我觉得硬汉派真的是很奇怪的一种推理小说,推理推理,总要推出来些道理。如果拳头可以解决的问题,直接帮派火拼就好。我承认我的局限,认为推理是个技术活。认为侦探不必事必躬亲。
我所不能理解的就是将本书列作文学经典。这个……恐怕……我觉得钱德勒的文字描写过于的冗长拖沓,这种细致是完全不必要的。福尔摩斯的故事,现在对很多人来说,简单得有点小儿科。时至今日,我突然想起小时候爸爸推荐我读的时候,说,你看这个可以了解19世纪的英伦生活。至于我学文学的出身,从来没有在世界文学史发现过钱德勒的名字,现在看来,自己真是学艺不精啊!
如果不会描写,就不要写。我不明白为什么钱德勒看不起海明威。海明威的文字被成为“冰山写作”,他的语言以“极简”著称。读者看到的只是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其实他的功夫完全在戏外。有很多人觉得,写得长才叫本事。其实不然,清淡如水的文字才是极品。比如我们现在所称道的诗经和古诗十九首都是淡雅文字的代表。
翻译也是个问题。很多人说杜拉斯的作品晦涩,那是因为没有看过法文的原文。杜拉斯的行文的时态,语汇,都是法文中最简单的一种。杜拉斯毕业于巴黎高师,我们可以确定她受了很好的文学教育。但是说她语言复杂,这是没有搞清楚状况。文字越简单,传播能力越强,越能表达复杂的思想。
这个版本我觉得硬。据说刷的是台版。不清楚状况。
我要特别说的是本书的文宣。可以打满分。不论装帧设计,还是文宣的策略,比如新闻会,媒体发布,店面码放,我经验中应该有的,这次都做足。大约此次文宣费用,需要卖掉3000册小说才能赚回来。然而,这次公关的投入是完全成功的。起码能多卖20000册。
我承认,我被文宣征服了。铺天盖地的宣传,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一样的公关稿。在挖掘八卦的能力上,我深深折服。毕竟自己做过文宣,想到自己以前埋头搜索的经历,笑。
本书码洋25,其实看到阿城的这个序言,我觉得就值回票价。阿城从不徒有虚名,学习公关的同仁应该把本文放大,仔细体察,什么叫做宣传策略。有种给小资看的书,他们有购买能力,希望接近文化,但文学鉴赏能力永远停留在高考水平。这样一本书,似乎会让他们蠢蠢欲动。得过奖,一群很有名的人推荐,类型小说,小众传播,还有就是很闷,可以配合表现“郁闷”的心境。也就是说,一个谈资而已。一个搭讪的借口。
我觉得《漫长的告别》不应该列为推理小说,不解谜算什么推理。至于文学经典,那就要看给文学经典一个什么定义。文宣上我由于自己个人的喜好,觉得把村上春树和钱钟书并列是件滑稽的事情。首先,我极端不喜欢村上春树,他一个二流文人算什么大师?其次,我觉得钱钟书这样的欧派学者,应该不会喜欢钱德勒到“崇拜”的地步。据我了解,钱钟书这种类型的人,不太可能崇拜别人。连授业恩师吴宓,他也一向狂傲到“吴宓太笨”。可是吴宓何许人也?清华国学研究院主任,他底下才是我们知识界现在奉若神明的“清华四大导师”: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
有人说,钱德勒文字很好,那么我们应该去看原文。所以我觉得奇怪,推理小说为了思维的连贯,应该尽力采用简短易懂的文字。用推理小说来做文字试验,我唯一能想到的是“叙述性诡计”。
为了写这篇书评,我认真研读了豆瓣上其它打高分的书评。希望可以说服自己,也许我没有看到妙处。《漫长的告别》如果要说的话,可以列作“都市小说”。我不认为经典可以随便授予,文宣的时候顺手来做说辞。
我得承认我是个刻薄的读者。不会因为别人的推荐,销量,得奖状况来给一本书定位。我固执地只相信文本本身的力量。也许我老了,老得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我相信自己的眼光,认为这本书实在是很难评论,豆瓣上无法打零分。何况,文宣的力量,是可以在课堂上拿出来讲的修辞学的胜利。
好在,我看到了这句话,“告别就是死亡一点点”。很好的句子,可以给本书打一颗星。
293 有用
16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48条

查看全部248条回复·打开App

漫长的告别的更多书评

推荐漫长的告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