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到底看什么

于少
2008-05-26 看过
无论如何,我都无法认同看小说就是看故事讲得好不好这种说法。

譬如说,有这么一个故事:一个人去厕所,太急了,扯片纸就去了,到了才发现纸头儿太小,无奈,只能将就,结果就擦手上了,猛往后甩手,谁知道墙离屁股不远,帮当,打到手了,疼,条件反射地把手放嘴里吮……

这个故事,我跟很多人讲过,因为它符合一个好故事的要求:每一步都在情理之中,但结果在意料之外。但它不是小说。至于什么是小说,我建议看E.M.福斯特的书。我个人的理解是(此时此地,揪住一个局部地说):这个故事的文字,没有锤炼。

或者有人说,老舍的小说不也如同平日说话一般吗?但是,太白话是大白话,人家的大白话里没有废话,是经过锤炼的。

前日跟着一朋友去严歌苓家打秋风,临走严老送了本《少女小渔》。回家的地铁上我开始看,到了家那站,扯了护封扔到垃圾堆,把书塞进包里,就打算每天路上看了。

严歌苓实在是动词用得最好的作家之一了。看她的长篇,比如《第九个寡妇》、《小姨多鹤》(抱歉我看过的就这两本),这种感觉还不强烈。《少女小渔》是短篇集,短篇,字字都要抠,用得好的动词就不断出现。比如《冤家》里,“眉心往额上拎着”中的拎字。

本不属于,或者不常见于这个位置的动词,忽然出现,让人觉得又新鲜又准确。

这种阅读的感觉真好。

作为一个善于打圆场的人来说,我承认故事对于小说的重要性。在整本《少女小渔》中,所有的故事都有同一个主题:孤独环境下,少的可怜的温暖。

那天在严歌苓家打秋风,实在是个肥实的秋风,满桌子都是肉,包括严老拿手的冰糖东坡肘子。吃到后来,盘子几乎都是半满,个别几乎没有动。严老收拾盘盏,动作训练有序,且自夸:看得出当年打工练就的功底吧。

那么,那些孤独的环境,严老想必都是自己经历过的。

每个人看小说,都有自己的出发点,或者就想看自个儿的经历好哭个死去活来,或者就看不着边际(或者着边际)的幻想,好让自己跳出脚下的鞋把儿,不生活在这里和现在。

可是,看小说还有一个用处,突破自己已经形成的薄膜——我们以往的经历和情感体验都在这薄膜里,随着年纪的增加,它会慢慢变大,但纯粹以个人的能力,再大也有限。也许是情感的薄膜,你没死过,小说让你体验濒死的感觉,或者是经历的薄膜。

还有,就是对已经习以为常的东西的重新体验,包括语言。言语乏味者如今比比皆是。他们以为自己最擅长利用语言这个武器,其实只是善于用嘴巴而已。

《少女小渔》。



83 有用
7 没用
少女小渔 少女小渔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5条

查看更多回应(25)

少女小渔的更多书评

推荐少女小渔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