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歇斯底里的恶星情人

ZhZi the P
2008-05-25 看过
“我觉得我过去的人生,好像总是经常想要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我经常想要到新的地方、过新的生活、在那里渐渐养成新的人格。我过去重复这样好几次。那在某种意义上是成长,某种意义上是类似人格替换似的的东西。不过不管怎么说,我希望因为变成不同的人而能够从过去自己所抱有的什么之中解放出来。我真的是,认真的,在追求这个,并且相信只要努力,总有一天这会变成可能。不过结果我想我哪里也没去成。我不管到哪里都只不过是我而已,我所抱着的缺陷,不管到哪里,依然还是同样的缺陷。不管周围的风景如何改变,人们说话的腔调怎么改变,我只不过是个不完整的人。不管去到哪里我身上还是有着同样致命的缺陷,那缺陷带给我激烈的饥饿和渴望。我一直被这饥饿和渴望所苦,或许今后还是一样会被这所苦。在某种意义上,因为那缺陷本身就是我自己呀。我自己知道。现在,为了你我很想尽量变成一个新的自己,而且也许我做得到。就算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但我只要努力,也许多少可以获得一个新的自己。”
                        ——《国境之南,太阳之西》

(反复读了很多遍这段话,仿佛那是我内心的独白。)


    好吧,我坦白,我是看了豆瓣上的书评后才慕名去买这本书的,而且还是台版,赖明珠加竖排文字,大概一个星期时间断断续续看完。其实我完全能够并且愿意一口气读完的,但是觉得这么快就结束感觉对不起这本书。慢活慢活。

以前也看过一本村上春树先生的书,《挪威的森林》。我还记得是高一的暑假,我人生第一次把脚崴了而且非常严重,在养伤期间把它读完。那次崴脚也导致了我以后对篮球的摈弃而与排球结缘。《挪》给我的印象,之于现在,仅残留一些对缠绵过程的细致描写以及新颖的自杀方法,还有男男女女之间小说必备的纠葛。那时候的我还比较肤浅。

但这次不一样。可能与年岁的增大有关,又或者直接是这本书所描写的东西本身。当我阅读完合上书的那瞬间,我觉得这本书好象是在书写着自己的过去和未来。并不体现在经历上,我还没有书中男主人公那样幸运能与这么多独特的女子邂逅以及那些让我羡慕的“阅”“历”。但对心理活动的描写却是如此的精确以至于让我一再感到深深的共鸣。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觉得那些描写是冗长而多余,我有过类似的想法和心理活动状况,所以那些文字对于我来说,刚刚好,不多也不少,仿佛只有那样叙述才能准确把握那时那境的心态,很到位。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像有幸遇到一个精通穴位经络的高人给你按摩,指点的每一下都正中穴位,酸痛酸痛,过后释放出长久的舒缓。

我以前偶尔会有一个很奇怪的幻想,就是我觉得自己以后会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但好象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是一个好情人,好男朋友。还在努力学习中。)。这跟我自己的家庭环境有关,我的父亲母亲给我树立了很好的榜样,让我体会到一个完整而和谐的家庭对孩子的健康成长的重要。书里一直写到男主人公成家立业,然后遇到的各种问题。照理说我不应该有感触,毕竟还没有到那个阶段,但我过去曾经尝试设身处地去换位思考这些问题。我忽然发觉村上先生其实是在写一个共性的问题,一个对于大部分男人来说,都很可能遇到的问题。结婚,生儿育女,立业,家庭关系,情感问题,日常的琐碎,身心的出轨。回避不是办法的,也没有必要装清高如何可以克服或者断言不会有问题。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男人中年的困惑,一开始我真的有点怕,怕自己逃离不了这个规律,又或者本能。但后来想通了,重要的如何去面对,去处理,去调适。所以当我读到男主人公的岳父对他谈到的关于婚姻和外遇问题的时候,我反而觉得有种释然。原来其实有些事情,并不是某个个体独有,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更多时候很多人都和你一样面临同样的问题,思虑着同样的抉择,经历过同样的思想斗争,遭遇同样的琐碎烦恼。你这样一想,是不是所有的事情其实都不应该造成心理负担,也不会自怨自艾或者自暴自弃或者妄自菲薄?所以专心于当下,努力做好自己,把心里负担减少到最低,显得更有意义。

村上描写的那个“我”,是当下社会男性的缩影。我更倾向于这样的理解。我现在只想找一个看过这本书人,跟我面对面的交流,来缓解内心的压抑。一如以前看杨德昌的《独立时代》,内心的想法堆砌过多致使喉咙哽咽。

西伯利亚歇斯底里的恶星情人,应该有人会明白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的更多书评

推荐國境之南.太陽之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