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权在什么时候形成?

schwimmer
2008-05-24 看过
革命的都是无产阶级,所以一开始不想平等都难。一穷二白的时候最容易产生共识,所以能够行动一致。
    但是对社会理论(也就是老猪少校那一套论述)的理解和发展,并不是每个动物都能做到。从动物们后来对“七诫”的掌握来看,智力水平的参差不齐明白摆在那里。有的连字母表都背不齐……所以你能指望他们把老少校的教导发展成系统的思想体系吗?
    那是只有猪——这种最聪明的动物才能做到的,而且我很相信他们还占据了一点点的物种优势。我们说到无产阶级的时候,总是侧重于物质上的贫瘠。这种误解在知识经济的时代几乎是有害的:精神上的富裕总能创造物质财富,而这种优势在政治上更能充分发挥作用。
    猪的捷步先登,在于从理论上(精神层面)领导了大家。订立“七诫”算是理论体系的书面形式,其对应的人类版本数不胜数。注意,嘎吱这头猪是个很重要的角色,它显然很胜任秘书,最能做文字上的工作(起草文件,传达意旨,订立口号,说服群众——它的嘴有颠倒黑白的本事)。它是联系理论层和实践层的纽带。当然这层纽带在雪球这头点子很多的猪存在的时候可能没必要存在,因为雪球本身也是个好的沟通者。所以雪球如果下台的话,对嘎吱的益处不言而喻。
    雪球和拿破仑的条件相仿,这也早就了他们的冲突。英雄所见略同大多数情况下只存在于两个英雄不碰面的情况下。如果二者面对面,有的只是“一山不容二猪”的问题。斗争必须有。拿破仑知道一个我们很熟悉的理论“枪杆子里出政权”,它很早就准备了武装力量。雪球只是走的柔性路线,少了这个心眼,所以拿破仑的军队(那九条它一早就开始秘密训练的狗),落到被赶出去的下场也是意料之中。
    而如果准领导只有拿破仑一个了,而且它又掌握了武装力量。它是不是就可以建立阶级统治了?不,经验告诉它如果其他动物感受到专制独裁的话,会再次革命的。所以它需要找到可以为自己可能引起其它动物反抗的做法辩解的方法:
    一、少出现。它出现的次数越多,时间越长,和其他动物接触越多,就越有可能暴露自己的弱点。而这些弱点肯定存在,也肯定跟他英明形象背道而驰。而他出现的少,每次才珍贵。
    二、找到一个更高的舌头。这个自然是嘎吱的角色。自己亲自说的话会让人不信服。至于说辞,更多的就是永远告诉群众他们有多蠢,领导者想的比他们复杂。比他们深刻,领导者是对的。粮食产量增加。
    三、一群傻瓜和一个傻瓜。需要找一匹马,用它的淳朴和忠诚来作正面的、明确的宣传,从而把independent thoughts各个击破。需要找一群羊,来唱些简单而上口的歌,用打太极的方式调和不和谐因素,从而把浑噩浑浊的其他同志们搅和成没有立场的,就更容易改造成正果。
    四、树立一个敌人。在任何情况下,凝聚力的产生都是在对外的时候。只有树立一个敌人(不管它存在不存在),把大家的仇恨转移到敌人的身上,把所有的苦难都归于敌人的错。才能使人们万众一心,不会怀疑你的领导,而只会默默接受你的领导。
    
    写到这里,发现了这本书和1984的相同之处。这本书算是为了1984而做的热身。
    不同的是,这本书里,作者为了讲述清楚,而故意降低了作品难度,以至于这本书一直被归为寓言童话类的;而用一种纵观全局的视角来讲述这个故事,这无疑又让读者的位置比在1984中更加高了,读者需要比在1984中更加综合地看、想这个故事的经过,故事的意义并不被作者告知,所以应该是更难了。
    
    我想不用深入研究这本书,只需要在读过后明白:极权不是在我们与资本主义决裂的时候被同时抛弃了, 而是任何制度都会产生的一种东西。作为不能影响政治的人,在你吃不饱、穿不暖、自由受到限制的时候,要相信自己的感官,而不是官方的宣传。并确信,出现这种状况绝对是不正常的。这个时候,极权很可能已经形成了。

P.S.这篇是写的比较浅,因为也没有思考到很深的程度。只是摆了一下故事梗概,理清思路。欢迎高见来袭。
1717 有用
55 没用
动物农场 动物农场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02条

查看更多回应(202)

动物农场的更多书评

推荐动物农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