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不起的都活该

W小姐(吴桐)
2008-05-23 看过
这几天所有电视都是一个台,所有媒体都是一种声音,在连续看了一个星期CCTV以后,我终于有点,抗不住了。
我也是人,不是神,地震给我带来了莫大的震撼,并让我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但是日子总还是要过下去的,在远隔几千公里以外的我们,还有更长更现实的生活要面对。

哀悼日,不外出,不看电视,不上网,在家看书。《我爱问连岳》看到让我时不时地哈哈大笑,原谅我在举国同悲的日子里还敢发出笑声,我笑也的确是因为内心充满了悲凉——现在的人都怎么了?每封写给连岳的信都让我想发出这样的疑问。已婚女子写信给他,讲述自己发现老公在外面有二奶。二奶写信给他,说自己实在不知道该不该和别人的老公在一起。大学生写信给他,说爱上了一个已婚的男人不知道应不应该继续?男人写信给他,说自己有过三个女人,却和第四个不爱的女人结了婚。不是处女的人写信给他,说自己有处女情结。谈着恋爱的人写信给他,说对方仿佛无法带给自己真正的幸福,很大程度上,是物质上的幸福。而失恋的人又写信给他,说自己那么爱的人就这么跟别人跑了,呼天抢地说自己爱到海枯石烂的心对方怎么忍心辜负?出轨的人写信给他,固守贞操的人也写信给他,说他们其实都不幸福。

OMG,看下来才发现,向左向左再向左,原来这是个圈哦。

每个人心中仿佛都长了一颗毒瘤,一直到生疮发脓,外表却依然假装完整。就像书的封面上写的一句话:我们走在路上,看到每个人都面容平静。。。后半句话不用写出来,我们也可以意会到那下面的毒瘤子有多么的可怕。这痛苦,到底是人自找的,还是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是人们一直生着病,还是这个时代的流行症?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的周围充满了这样的人们。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要背负着现实和道德的重压平静而绝望地活着。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思考的是年轻的人群,这些人大多是80后到90后出生的一些人。他们中的一些人要么生活混乱,没有原则,要么思想偏激,一面倒的倾向十分严重。在看网上的评论和留言时,这些人仿佛从来都不用脑子,却十分喜欢气焰高涨地叫嚣,仿佛一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们就找到了一个宣泄自我的途径。也许是生活太过空虚,市侩的生活又将人的心挤压得太过严重,很多人的思想在这样的环境中开始变得畸形。而这种畸形,是他们自己无法察觉的,只感受到无形的痛苦,却不知道如何寻找到一个有形的解决途径。还有一些人,他们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客观事实,他们以为自己有着强烈的正义感,只相信自己狭隘的眼睛和道听途说来的言论,而每当船上的人都涌向一面甲板的时候,他必然是跟着跑得最快的一个。这就是悲剧的诞生,这绝不是什么好事,在船上如此,在社会中也是一样。

独立思考的能力和客观冷静的头脑,这是一个人应具备的最基本的素质,但是在我所生活的这个国家,在我所面对的这个时代,为什么却成为了最为稀有的一种宝贵品质。我想说的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最缺少的,就是责任。而所谓的责任感,其实就是我们每个人只需要对自己负责。我们对自己负责,才是真正的对他人负责,对这个社会负责。无论是从言论上,还是行动上。5月20号沈阳无知少女发出了一段辱骂四川的视频,我在第一时间看了这段视频,结论就是这个女孩子无知。这种无知上升到了一种极其可怕的程度,使得她做出了常人不会做也无法理解的行为。我一直疑惑她的动机是什么,后来才知道仅仅是因为哀悼日里她无法玩网络游戏。

身为一个80年代出生的人,我要说的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孩子并非恶毒,并非不善良,其实大多数的人在本质上是善良并且单纯的,但是最为可怕的是,这个时代出生的孩子大多数肤浅幼稚,并且极其无知。当然,我说的只是一部分人,可能这当中也包含我自己在内。我不怕你们站出来骂我,因为我自己也时常在反省,为什么每次冲动和头脑发热过后都有被愚弄的感觉。因为我不够客观,时常做了跟在别人后面跑的傻子。

今天收到同学一条短信,说捐款的事情。她爸爸所在的单位是山西某银行,今天进行了第三次捐款,当然,是逼捐。普通员工捐献一个月工资,按等级递增,她爸爸是行长,要捐出一个季度的工资,也就是一万多人民币。这样的行为,我觉得已经不是奉献爱心,是变相的犯罪。从什么时候开始,生活仿佛已经开始由不得我们,一个口号喊下来,如果不回应,不热烈回应,不强烈回应,不抛头颅撒热血地回应,就是大逆不道,就是要被众人的口水淹死的。当然,但愿是我说的过于严重,但愿。

话题仿佛扯远了,那让我们来说回《我爱问连岳》。连岳是个聪明人,是这个混乱嘈杂的社会上难得的保护自己又帮助了他人的聪明人。他有原则,有正义感,又有耐心——好吧,这其实是一个专栏作家应有的责任。但是难的是同时他又必须委婉地不刺伤别人,面对那些自己给自己下绊子,或者自己给自己抹金的人,他不嘲笑,亦不纵容。而在他的回信里,我看到更多的是无奈,那种无法直接道来,只有迂回讲故事的回答,我不想说那是一种敷衍,只愿意理解成那未尝不是一种无奈。这种无奈,是站在一个高度上去俯视坑里的人,却知道自己无法拉他们上来。

说到这里又让我想起一个人,一个在国外求学的女孩,国内有男朋友,却耐不住寂寞和一个留学生玩暧昧。对方玩过之后拍拍屁股走人,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她却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到处打电话倾诉。这样的倾诉非但无法博得他人同情,反而让人觉得是她自找的。真想玩,就要玩的起,玩不起的,一开始就不要玩。最下等的就是这样玩过之后又不肯善罢甘休的人,仿佛对方占了自己的便宜,仿佛受到了辜负。

而我是一个容易煽别人耳光也煽自己耳光以便保持清醒的人,所以我的人生哲学更为简单:人生,摸爬滚打,自己撞的墙自己去补,自己受的伤自己去抗。说得好听了,是承担,说的难听些,就是活该。

516 有用
1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2条

查看更多回应(142)

我爱问连岳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爱问连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