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历史下的思考

sparkle
2008-05-22 看过
如果有人要我推荐读史启蒙读物,这本《万历十五年》当为首选。该书以1587这个年份为切入点,以六个典型人物为章节分析了晚明衰败之原由。这本薄薄的小书自1982年经廖沫沙推荐在大陆出版以来,销量达百万册,读者对它的热情二十年方兴未艾。
该书作者美籍华裔学者黄仁宇以其首先提出的 “大历史”而闻名于世,该观念正是在本书中初露头角。他所提出的“大历史”(macro-history),主张利用归纳法将现有史料高度压缩,先构成一个简明而前后连贯的纳领,然后在同欧美史比较的基础上加以研究。也正所谓“叙事不妨细致,但是结论却要看远不顾近”。明史研究一直是中国历史中的显学,而作者早年对于明代财政制度的研究为大历史的提出打下了基础。这种与传统史学不同的研究方法,也影响到了后来的吴思、顾宏义、李亚平等人。
我想很多人初读《万》之时,感到有意思的同时却总觉得似懂非懂。在作者妙笔之下,一个个故事写的精彩纷呈。苦闷的万历皇帝、精明的张居正、老成的申时行、古怪的海瑞、孤独的戚继光、矛盾的李贽各自在特定时空的行止、忧郁、抉择和反应。在他的生花妙笔下,历史不再是冷冰冰的历史。这种以史料为主的事件叙述,让长期受传统史学治学方法教育的我们感到一种不适应。大陆传统历史的治学,过分强调对观念和概念的重视,而忽视了历史应该是人的历史。黑格尔在《历史哲学》中区分了三种历史,即“原始的历史”、“反省的历史”、“哲学的历史。”《万》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他向更高层次历史探寻的同时,尊重了最基本的“原始历史”。
在认清这一点后再读此书,我们就会发现人物之后的关系万千重。皇帝象征一种制度,他代表着至高无尚的皇权,却也受道德约束,就连和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也要受百般阻挠;而张居正代表着新兴的以经济制度为主的技术性改革,他试图通过从经济这种技术方法来推动国家的发展;申时行代表了原有的礼仪与制度的一元道德政治体制,他处处运用阴阳两种人际关系来调和冲突,构建他的“和谐社会”;海瑞则代表了道德和技术中的难以调和,虽然他有完美的道德但他却无法弥补制度和技术之短;戚继光代表了传统制度外的一种创新,他创立的新兴军事模式在原有制度下终究还只是美丽的昙花一现;李贽代表了多元思想对于传统的无力冲击,六十一岁出家的他试图抛弃传统的约束,追寻思想的自由,但思想的自由终究也难逃政治的束缚。这六个 “大历史”观之下的人物,共同揭示了《万》的主旨:儒家以人治为主的道德思想,这单一意识形态困国。官僚系统里以礼仪代替行政,来维持各品级文官的协同和谐,却不顾及各区内经济因素之公平而自由的交换。
作者有一个比喻“潜水艇三明治”, 意指中国传统社会的晚期结构类似夹肉面包,上面是一块长面包,这如文官集团,大而无当,下面是一块长面包, 如同成千上万的农民,缺乏有效的组织,中间是至高无上的皇权。其中的三个基本社会整和原则即尊卑男女长幼,没有一
个涉及经济与法治、人权,无从改造利用。在作者的另一本书《中国大历史》中,我们也会发现,无论是宋代的王安石变法还是明代的张居正变法以及之后的戊戌变法,始终是处于一种道德与技术的反复中。而这种至上而下的技术式变法在中国的历史中注定每次都将失败,并且直接导致朝代的变更。《万》书的这种强调“技术视角”,淡化“道德视角”的深层思考是极具有现实意义的。
读书贵在思,从这本书里我们应该看到黄先生思想精髓之所在。我们读史应该在充分掌握史料之后再来对史料进行整体把握、分析,最终得出结论。而不能随意的对史料节选、阉割,更不能先入为主来读史。《万》书重点不在于告诉我们从晚明来看中国如何在世界潮流冲突下如何发生变化,而是大历史的角度下启发我们思考中国为何而变化。他不受制于事件的前因后果,而追求最高层次的“哲学历史”。
《万历十五年》,不愧为大历史下的思考!
40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万历十五年(增订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万历十五年(增订本)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