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简单,却不易得到——读《合肥四姐妹》感二

严杰夫
2008-05-20 看过
文/杰夫

两个月之前认识的你。

开始觉得自己是坠入幸福了,于是满世界地告诉别人,惹来一堆祝福。

可是,渐渐地,我发觉,原来幸福并不是那样的容易和轻松,或者恋爱其实本就是夹杂着痛苦的。

你是一位对爱情那样无视的女子,你对我以及我对你的爱情的冷淡,是那样的让我不知所措。

我一度认为,这世上可能不会有你这样的女子吧,要多大的概率才能碰到呢。

可是当我读到《合肥四姐妹》中《兆和》那一节是,我才发现,原来在世上真有你这般的女子。这样子,我才有一点点的理解你了。

书中这样描写这位张家的四小姐,“她的理智甚于情感,她从不为朋友的一言所动,也不为朋友牺牲己见”,而她自己则这样表达自己对爱的观点“我不懂得什么叫爱——那诗人小说家在书中低回悱恻赞美着的爱!......我一直怀疑着这‘爱’字的存在......”

看,多么的像你呀。

尤其是在我们认识一个月时,我将我见到你第一面的那个美丽场景,敲成一千个字的短信发给你,你却冷淡地回应我,你从来不懂那所谓的浪漫。你告诉我,不要把那所谓的浪漫恭放到她的面前,以求得欢心,那样只是对牛弹琴。

我知道,二十多年的成长光景里,你就如同兆和那样,或许告诉自己,或者被大人告知,“凡人都应该自制、自强”,从小就学会“为人不可贪婪,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时不可自怜,也不要显得可怜兮兮”。所以,你真的就对任何事物,包括感情在内,都仿佛不屑一顾,从来不会去主动争取。

而你喜欢跟我耍嘴皮子,没心没肺的样子,就像是“喜欢永远做孩子”的兆和那样发自内心的不愿意长大,不愿意去面对成长带来的困境和承担。

就连对自己的美和可爱毫不知情的心思,都如同书中的那位张家小姐一般的单纯和澄净。

面对你,我就如同当年的沈从文,想要去宽容你的固执和冷淡,可是又害怕你的无视,强烈地想要得到你的重视,并且对在你眼里的那个无足轻重的我,由衷地难过。可是,当年的兆和始终不喜欢那位被誉为少年天才写出的文章,而你也同样地对我那些在别人眼里真诚细腻的文字毫不掩饰地表示不屑。

最后,兆和还是嫁给了沈从文,并且忠诚地追随了他一生,尽管这位少年天才在婚后显得并不是那样的体贴,兆和的生活显得比婚前要困窘很多,但是这个当年冷淡而固执的女孩在那个少年写了三年的信以后,终于和他一起生活了。

我不是沈从文,我没有办法保证可以坚持给你写三年的信,并且我也无法保证用三年的信就可以让你义无反顾地陪我共度余生。我甚至不知道,我们最后是否能够真正走到一起,用我曾经内心默默许下的对你好、让你幸福的承诺,来让你有一个可以比兆和更为熨贴的婚姻和人生。

我知道,我们与他们有着相同的境遇,可是我却无法保证我们的故事,会和沈张之间一样的结果。

所以,幸福,有的时候很简单,却真的不容易得到吧。
104 有用
1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8条

查看全部108条回复·打开App

合肥四姊妹的更多书评

推荐合肥四姊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