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的最佳讲法

默音
2008-05-07 看过
    “从前有一栋闹鬼的房子……”
    “从前有一座图书馆……”
    “从前有一对双胞胎……”
    当一个成功的小说家连续变换了三个开头才挽留住她的聆听者,这的确是个不同寻常的场景。维达•温特是一位浑身是谜的畅销书作家,关于她的过去,由她本人流传出的无数个版本充斥于世间的媒体。人们对她所怀有的好奇心和对她没写完的那本书所能怀有的一样多。那是个奇诡的短篇集,最初名叫《关于改变和绝望的十三个故事》,矛盾的是里面仅有十二个故事,因此在第一版发行后迅速被发行商召回,再版时更名为《关于改变和绝望的故事》。然而温特小姐的忠实读者们仍然习惯于把这本书叫做《十三个故事》,那个没有被写出的故事也就此成了每一个温特迷心中的至痒心结。
    温特在她远离尘嚣的别墅中试图用故事来挽留的人,是一个普普通通又不同寻常的女孩。玛格丽特在自家的旧书店长大,自幼被书籍、慈父和冷漠的母亲所环绕,她的个性多少有点儿沉静孤僻,同时是个喜欢阅读陈年材料的传记作者。面对为温特写传记这个邀约,换了别人大约会趋之若鹜,玛特丽特却踌躇于一切可能只是个“故事”。毕竟这个世界上已经存在着无数版本的温特,而每一个版本又都是温特出品。她好奇,可又不想白白着了说故事好手的道,便提出一个条件:她要问温特三件事情,这三件事必须有公共的记录,聆听温特回忆录期间,她会验证这些事情的真实性,再决定是否接受委托。
    就此,一场浩大的叙说在两个人之间展开。一边是病入膏肓的温特,年迈的她依然有着石像般的美貌,她冰冷而严峻,她手心里有着古怪的灼伤,脑海中埋藏着故事纷乱的线头;另一边是年轻又易感的玛格丽特,在倾听的过程中,她沉迷于整个事件,并试图在其中寻找属于她自己的线头。正如温特曾经说过的那样,所有的故事都有开局、中局和结局,关键是要按正确的顺序排列它们。温特的故事是以“正确的顺序”来讲的,细心的倾听者如玛格丽特,竟然也不曾留意到其中重要的缺失。她先得到了故事的结尾,却没有猜到开头。
    随着故事的行进,温特的身体日趋衰微,仅靠精神力和药物延缓生涯。克利夫顿医生是出入这个大宅的另一个外人,在专业素养的良好掩盖下,他只有两次显露过本心。一次是向玛格丽特打听“第十三个故事”的真相,自然没有获得答案;另一次,他给陷入失眠和噩梦的玛格丽特开出独特的药方:“亚瑟•科南•道尔。《福尔摩斯探案集》。每日两次,一次读十页,直到读完。”
    有这样两个女孩,她们都一次次读过《简•爱》,年轻时代的温特——那时她还不叫这个名字,以及玛格丽特。习惯于在故事里寻找安慰,也许是因为生活本身的寒冷。到得后来,她们一个以说故事为生,一个在故纸堆里追思曾存在于世的点滴。隔着漫长的时光和属于各自的伤痛,她们在冬日的老宅里邂逅,所有的过往都脉脉摊开在眼前,需要的只是一颗足够敏感和清澈的心,来理清这中间的多少代恩怨是非,来把缺失的第十三个故事,拼回它所属于的过往。
    然后,就可以合上书,学会记住、掩埋和原谅。让故事的归故事,生活的归生活。毕竟,生活不是开局、中局和结局这么简单。
92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2条

查看更多回应(52)

第十三个故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十三个故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