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篇很好的关于书中女性人物评论(长)

懒懒想睡觉
2008-05-07 看过
二月河系列评论-阿琐(1)分类:二月河系列-女子

草蛇灰线,伏延千里。

这句话用来描写阿琐的故事是很恰当的,也体现了二月河深厚的红学功底。

对于阿琐的描写,就如同是速写、是白描,淡淡几笔,却深深刻在读者的心中。

仔细搜索全书,阿琐正面出场四次,侧面出场数次。

阿琐的四次正面出场中,两次分别是在康熙2的第一章和最后一章,这充分说明了这个人物对于情节的意义。

 

初遇

第一回中,阿琐和周培公初识,细想起来是一场混乱,刘一贵调戏阿琐,周培公挺身而出,但恶人势大,竟反而被打,幸得龚荣遇相助,兄弟见面好不开心,阿琐此时,早已下场,总不叫人太惦记。

其实,第一回细细咂摸,已经埋下了第二部的所有主要主线:傅宏烈这个人物和三藩紧连,此外,还牵出了小张良汪士荣,顺便连汪士荣的性格一并概括了。一封荐书,不着痕迹交待了伍次友的行踪和明珠当下的权势。平西王的近况,埋藏在街头巷尾的碎语中。他乡遇兄,却又联着第二部极其重要的平凉王辅臣。

这些人物在第一回匆匆闪现,其实都是要再相见的,而今后的每一次相见,都是第二部中重要的情节:定情、点兵、劝降,没有一场不叫人难忘。

 

倾心

第二次相见时,阿琐正如其名,将周培公的命运,和康熙锁在了一处。康熙手中一粒并不起眼的金瓜子,从此成了书中最重要的物件之一。

那是周培公一生事业的最低点,此时的关怀,也最是教人难忘。

彼时是培公仗义相助,此刻是阿琐赠食赠簪,易地而处,两人心地竟如此相似。

“他是一个刚直的男儿,你是一个良善的姑娘。”

少年康熙的评论很是朴质,难得没有帝王的味道。

之后的事情多少有些小说的痕迹,待到周培公乩仙为诗,湘鄂会馆众人刮目相看时,阿琐已然收摊离去。

 

定情

再见面,周培公已然成了周大人。

这声大人,说明阿琐一直知道培公的消息,但她却不去找他。

培公呢,左打听、右打听,门前徘徊几次,始终迈不开那一步。若不是阿琐此时突然开门,恐怕周培公也未必敲得那一下门。

想想如周培公般经天纬地之才,也有如此青涩羞赧之形容,真是可爱。

那是他们一生中相处时间最长(假如周培公吃饭速度比较快的话),也是说话最多的时刻,荒凉的野地,寻常的故事,将要成为两人记忆中最美丽的亮色。

只是,相较之下,培公的内敛胜过了阿琐。阿琐对培公的称呼,从大人到先生到你,周培公赠银时,她也暗示过,我该怎么向爹说。周培公呢,却毕竟不如高士奇的大胆直白,即便如此,他也说了有一日要登门拜访,临走时,他终于叫出了阿琐的名字。

然后,阿琐被培公的注意逗乐了,红着双颊回眸一笑。

这一笑,竟成了幸福的句号。

 

诀别

   如果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我想,周培公是不会在那天那么羞涩的。

他或许想着爱情可以慢慢来,但乱世中,一切变化太快,不由得他。

康熙中对阿琐记述以侧面描写为主,规整了一下,事情或许是这样的。阿琐家中遭变故,当是和刘一贵有关,阿琐后来许是没入理亲王府,她当时未尝不想寻周培公,但二人的关系尚未挑明,一方面要见周培公难,另一方面在王府被拘,身不由己,加上心中多少存着顾虑,也就错过了。

周培公阅兵时,刘一贵大叫阿琐,明珠此时就留心了,回去一查明白了事情原委,便心生报复。后来阿琐被果亲王认作养女,又嫁何桂柱,当然都是明珠的策划。他知道周培公和伍次友的关系,才会遣余国柱多次提亲,其实,此事十九不能扳倒周培公,明珠此举,只能说明他的心思龌龊。

总之,明珠成功了,沙场征战,周培公定是想过是否不能活着见阿琐,阿琐甚至听到过培公殉国的讹传。但即便心历了生死,他们也断然想不到,再见面是这样的情况。生生看着心爱的人嫁作他人妇,偏偏一切看起来只似误会,无人可怨,无可挽回。

他们的爱情,就此终结。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306576103_1_1.html
9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康熙大帝(共四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康熙大帝(共四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