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的迷思

人造天堂
2008-05-06 看过
http://bizchedan.blogbus.com/logs/47197196.html

很多中国企业很欣赏这则寓言:在非洲大草原,每天太阳升起,狮子追逐,羚羊逃窜、为了生存都奋力奔跑。看似达尔文(Charles Darwin)的自然选择学说,其实更接近拉马克(Jean Baptiste de Lemarck)的用进废退和获得性遗传法则。后者已被证明是错误地,也令我们反思企业的竞争和进化。

拉马克早于<物种起源>50年写成<动物学哲学>,设想动物在环境影响下,经常使用的器官逐渐增强,不常用的则退化。在上面的例子里,就是狮子和羚羊腿上的肌肉越跑越粗壮。如此这般用进废退,并且代代相传,最终产生新物种。但深入研究表明后天获得的性状不能遗传,其中很著名和变态的一个试验,连续切断22代老鼠的尾巴,第23代仍然拖着尾巴出世。

达尔文则认为,遗传变异经过自然选择,优胜劣汰,实现进化。在他的时代,遗传变异的原理还不清楚,现在我们已经知道是通过基因。数百万年过去,狮子和羚羊生生不息、奔跑不止,猿却进化成人,发展出更高级的技术和社会进步,走兽中跑地最快的猎豹也跑不过汽车和子弹。这个寓言更耐人寻味。

当创业者白手起家,经理人受命成立新部门或进入新市场,会根据这样一些信息搭建管理架构,包括他们从前的职业经验,商学院和财经媒体的学习,有时能得到投资人和咨询公司的指导,文化背景等等。这些信息可以视为企业的基因。某些创意和负面的经验则带来企业基因的变异。

同样,企业基因/管理架构相对稳定,尽管人财物和信息总是在高速运动中。相似基因/架构的企业,也可能表象差异悬殊。竞争分成两层:所有企业都要奔跑提升能力,但始终在基因/架构允许的范围内,少数的基因变异,经过市场选择,优胜劣汰,进化出商业新物种。

不同地是,企业可以用进废退和获得性遗传,新旧部门的能力总是持平,但还是无助甚至阻碍进化。路易•郭士纳在<谁说大象不能跳舞>中写道:“成功的组织几乎总会建立这样的文化氛围,强化使组织强大的那些因素的作用。当环境发生变化,组织文化很难变革……”

二十年来,我们看到中国企业越跑越快,却几乎没有发现什么新物种。近期行业和国际化集体受挫的案例,显示原有的架构已跑到了极限。很多企业管理上人事动荡,市场上大起大落,连稳定的架构都没有,更不用说进化了。还有企业勇敢地切掉自己的尾巴。

达尔文解释为什么低等生物仍广泛存在:“自然选择即最适者生存,不一定包含进步性的发展。”大部分企业定位低端市场,很多中国商家小日子也很滋润,但那些已经成长为行业、甚至世界“隐形冠军”的企业,国家、人民和他们自己都期许“进步性的发展”。

参考先行者,日本企业有精益制造这样优秀的基因,但之后似乎不再进化,还给我们树立榜样,用过劳死挑战奔跑的极限。而翻开美国的管理书籍,<执行>等等还是强调奔跑,<大规模定制>这样一些则提倡变异,相信很多变异经不住市场选择,但进化求存的大前途是有地。

即使外来的优秀基因,也要接受中国市场的选择。我们进化的阻碍还有很多,在大环境,市场体制尚未完全确立,优不胜劣不汰,传统文化非常地保守等等,在小环境,才发展二十年,也许基因变异还太少。参考进化论关于突变的研究,这意味着进化的机会不是少,而是根本没有。

突变是进化论的重大盲点,按照传统的渐变观点,如果恐龙进化成鸟,应有一系列大量过渡物种,从1%鸟-99%恐龙到99%鸟-1%恐龙,但对应的化石迄今发现很少,已发现的是否过渡物种也有争议。于是有学者提出“间断平衡”假说,强调基因突变和地理隔绝,回避了化石的匮乏,逻辑上未免牵强。

虽是生物学的门外汉,但我知道现存和“化石”企业中,过渡物种同样罕见,也许能提供某种启示。传统PC厂商从分销转直销的努力全都失败了,这些过渡物种还没接受市场选择,内部机能已经紊乱。他们不是没有直销的基因,大客户始终以直销方式运作,但在小企业和个人市场,就被屏蔽了。

这种内部平衡的法则也许是最早最重要的进化,从单细胞到禽兽一脉相承。商业进化史上可与之相比地,也许有15世纪热那亚人总结复式记账法,19世纪美国铁路公司成立时,电报还没有发明,通过严格对表预定火车运行时间。只有那些基因组合平衡的生物和企业,才能存活,接受自然和市场的选择。

研究表明,DNA链条各个环节常有多种基因组备选,表达之一而屏蔽其余。那些x%鸟-(100-x)%恐龙,要么夭折在蛋里,要么沉睡在基因中,仍然长成100%的恐龙。与“间断平衡”强调的地理隔绝正相反,通过广泛地交配,最终有一天,凑齐100%的鸟,从恐龙蛋里钻出来,飞上云宵。

IBM从大型机转型服务,也显示出相似的进化模式。据郭士纳回忆,转型前“不是没有软件业务,而是没有软件意识”,服务业务则附属销售部门,是“产品业务的辅助和延伸”。可行的变革策略是使服务“不会被视为对整个传统产品部门的挑战,而是与他们的巨大新兴联盟。”

那些也有志于进化的企业和经理人,在进化的过程中应具备如下素质:首先是敏锐,从不变中发现渐变,和开放,市场上除了竞争还有新基因,其次圆融,系统地分析和管理,最后果敢,冈纳•缪尔达尔(Gunnar Myrdal)在<亚洲的戏剧>一书中评价:“引起大而快的变化比小而慢的变化常常不是更难,而是更容易。”

约6亿年前,在几百万年“很短”的时期内进化出绝大多数无脊椎动物门,被称做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另外一些时期则发生大灭绝,比如人们熟知的约6500万年前,恐龙消失了。过去十年我们见证了全球网络公司的大爆发大灭绝,未来也许可以期待中国企业群体的某种突变,而不是整天跑地上气不接下气。

2007.2.7

本文授权<21世纪经济报道>
16 有用
3 没用
物种起源 物种起源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物种起源的更多书评

推荐物种起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