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爱的时候,在意的是对象还是专业?

眼角的花朵
2008-05-05 21:59:29 看过
前几天看到一个帖子“找男朋友找什么专业的比较好?”,我总结了下回帖:学中文太酸气,学外语太聒噪,学艺术太花心,学理工太沉闷,学经济太计较,学法律太雄辩,学医学太辛苦,学建筑很受好评但也会遇见“极品”。看完后,我心灰意冷:得,我还是找个火星人做男朋友算了,或者像这本书名一样,找个爬行类,演绎一段“人虫情未了”。

我想起书中的东山,一位同性恋爱滋携带者说的一段话:“当你爱的时候,你在意的是对象还是性别?”所以当我们爱的时候,在意的是对象还是专业?我想更多的是因为对象,因为这个人吧?

书中的三个女子,春花,卓羚,蝴蝶。
春花,痴痴的爱了一个男人10年,那个男人一再伤害,她便一再忍让。为自己设计了三套结婚礼服,认识他10年,礼服越来越简单,梦想也越来越稀薄。她爱的很卑微;
卓羚,太明白爱情的起承转合,在爱情这场游戏中如鱼得水,她说学语言最迅速有效的办法就是谈恋爱,尤其是情意绵绵的阶段,简直一日千里。不过到了无声胜有声的时候,就该毕业或转学了。她便这样学得了英语,日语和法语。她爱的很坦荡;
蝴蝶,单纯的女子,被一条条的教条捆绑着,爱上一个已婚男人却告知自己只能遇见。她爱的很简单却给自己设了一个框。

有些女子像春花:爱的没有保留,抓住一根救命的绳子却不停的安慰自己,他终究会回来,他是爱我的,他迟早会跟我结婚的,在这个爱里丧失了自己,她变成了一个怨妇。然而这世间的事并不能总随人意,那个男人抛弃了她欺骗了她,和别人结婚了。于是她的怨恨膨胀,伤害了自己。当她拿刀砍自己的时候,是希望身体的痛能大过心的痛吧?幸好!她最后醒悟了,那个男人回心转意,她给他一计响亮的耳光:“我想你搞错了,我并不是想徇情,只是恨自己认人不清而执迷不悟。”并不是很晚,对不对?

大部分的女子都希望自己是卓羚:漂亮,聪明,能干,懂得自己的需要。遇见一生的劫数,钟先生。为他心甘情愿收起自己的羽毛,做一个本分的情妇。因为她的聪明,从不吵不闹,也没有逼婚的戏码。当然会有寂寞,当然会有嫉妒。她把心里的贪欲和占有欲比喻成蛇,这条蛇,终有一天它会长大,吞没原本的她。于是她挺着大肚子离开了钟先生,没有告别甚至连解释和先兆都没有,她说她厌倦了。这个男人没有权利拒绝,因为他有个家。这样的女子常常把自己的爱隐藏在皎洁的脸下,自己快痛得要死了别人还指责她爱得不够。

蝴蝶是个很通透的女子,看事很清明看人很清晰,但却总是窝在自己建的城堡中,这座城堡没有桥也没有路,别人进不来,她也出不去。她是如此的明白自己,但是她总是对爱不信任对爱人没有安全感。想拥有却不能拥有是她从心底的恐惧。她爱着大虫,却碍于他们之间的身份,总是不敢迈出一步。她也许是最不明白爱的人。最终蝴蝶想要造一座桥,从她这里,到大虫那里。原来爱并不如她想象的那么难。爱情,其实就是爱自己的一种方式。然而爱自己毕竟是有限的。爱人的时候,才能够探勘爱的深度。

这世间的人理所当然的能得到爱人与被爱的权利。所以我愿这世间所有的女子都能得到幸福,也愿这世间的男子都能得到可爱的人儿相伴。火星人估计也分专业,说不定语言还有障碍,还是找个地球人比较实在。



193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7条

我的男人是爬虫类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男人是爬虫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