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的似水流年

默音
2008-05-04 看过
    她叫路易丝。一个开过一家书店的女人。坐过牢。在监狱里生下一个孩子。不计名分不顾将来地爱着一个男人,她的风一样的吉普赛男子。第一次遇见他的那天,她还不到十九岁。这个犹太女孩出生在巴黎,成长于普罗旺斯,父母死于二战,她和外祖父相依为命。她最大的爱好是阅读,后来又多出一项无可奈何的爱好,那就是等待她的爱人回来。这等待有时短暂,有时漫长。祖父过世后,日子更显漫无际涯,两个爱好狭路相逢,催生出她的书店,店名就叫“书店”。二十三岁的路易丝可说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新女性的代名词:经济独立,有想法,有创见,独身。她守着她的秘密,缄口如瓶。
    他叫约什卡。一个吉普赛人,更准确的说法是,罗姆人。他的家在路上。他有着能打动所有人的小提琴天分,和一双蓝中带紫的眼睛。他还有一位法律意义上的吉普赛妻子。他本来可以把遇见路易丝仅仅当作旅途中的一场欢梦,抛在身后,可他一次次回来,回到她的身边。也许这是因为,总会有一些人,锲刻在你皮肤的味道里,慢慢渗透进你的心。
    故事以路易丝的回忆作为开端,沉缓的基调,娓娓的叙说。在女性第一人称的遮蔽下,读者无从直历约什卡的所见所感,但他最初的话语却在耳际回响:“我只是风,路易丝,风绕着你的身子吹过,毫不停留……”
    毫无疑问,约什卡最初就是这样打算的。爱对他来说是一种感受,可以被体会,被表达,却不代表老婆孩子热炕头,不代表他要因此坠入一种循规蹈矩的生活。
    而另一方面,女人的幸福仅仅是花好月圆吗?无论路易丝有多依恋约什卡,我们将会看到,在她的生活中,他的“不在”是常态,偶尔的存在因此变成了狂喜。于是这个女孩子长成了小女人,又成为母亲,她经历祖父的死,无妄的牢狱之灾,她习惯了独自打理屋子、店铺、孩子……
    换了任何一个人而不是这个心静如水却又缠绵如水的路易丝,我都看不出谁能和约什卡这样没完没了地耗下去。然而她是多么容易满足:“1951年是个好年头,因为我见了约什卡十多次。”“1955年初,约什卡经常来看我。”路易丝没有变成怨妇是个奇迹。似乎因为他的不在身边,她获得了精神上的完满和独立,并因此学会一边生活,一边等待。约什卡结束了流浪,却开始新的迁徙,朝专业的小提琴演奏家努力。与此同时,她却因为约什卡的疏忽而被送进了监狱,并发现自己已经怀孕。那是在1959年。
    1960年,路易丝拥有了自由,孩子,还有她的约什卡。做父亲的抱起自己的儿子,对这个历史性的时刻,她的叙述依旧没有太大的起伏:“他们也是相互认出来了。”
    路易丝十九岁的时候,并不让人觉得太过青涩。同样地,当时间碾过所有的人,她却依然保有最初的特质。岁月对某些人格外仁慈,也许因为其异常平稳的内心。她和约什卡去了很多地方,他们有过不同的居所,有了第二个孩子,为吉普赛部落设置扎营地。约什卡仍是常常离家,但他们总算是有了自己的家。时间在路易丝的叙述中划过了六十年代,急转而下来到八十年代。她的孩子们都长大了,又有了新的故事发生。路易丝不再是故事的主人公,而成了旁观者,不变的只有她的语气,一般的平淡不惊。
    有的女人是花,一朝开尽再无颜色。路易丝这样的女子却像树,她有自己的根系和土壤,日日抽枝生长。尽管她爱上的,是风。
39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嫁给风的女孩的更多书评

推荐嫁给风的女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