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传统之难

徐强
2008-05-01 看过
改造传统之难

——蠹鱼笔记(19)

□/徐强

有许多人认为我是反孔非儒的。在许多方面,我对那经过长期发展的儒教的批判是很严厉的。但是就全体来说,我在我的一切著述上,对孔子和早期的“仲尼之徒”如孟子,都是相当尊崇的。我对十二世纪“新儒学”(Neo-Confucianism)(“理学”)的开山宗师朱熹,也是十分崇敬的。(唐德刚《胡适口述自传》)

【蠹鱼案】胡适声称,他在本质上并不反儒,但他所说的“儒”不是专指“儒家”或“儒术”,而是一种柔性哲学(柔能克刚),在他看来,主张无为而治的老子是“最标准的儒派哲学家”。胡适的谈话,首先体现了他的治学态度:在学术上,可以激烈批评,但对人,则应该尊重,不搞人身攻击。此外,这番话也颇为耐人寻味,可以引发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我想说的是“身份认同”。无论传统文化有多少弊端、多少糟粕,它的身份认同的功用始终是强大的,离开它,一个人就会产生“我是谁”、“我来自哪里”之类的困惑,即使是猛烈批判传统文化的斗士,在骨子里也难免要向传统寻求“归属感”。由此可见改造传统之难。唐德刚说:“Will can move mountains.”(意志可以移山)蒋廷黻随即补充道:“But will cannot move tradition.”(但意志不能动摇传统)在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自由、民主、人权、宪政、法治……这些外来的理念之所以难于生根,原因之一,就是传统的阻力太大了,哪怕改装一个火炉,几乎也要流血(鲁迅语)。

【附记】鲁迅对传统文化的抨击异常剧烈,这是胡适无法比拟的,但鲁迅同样面临着身份认同的问题。他对内山完造说:“说我是中国的高尔基,我并不高兴。高尔基只有苏联的才是真的。被人家说成是中国的高尔基,其实就是说不如真正的高尔基。我不是中国的高尔基,我是彻头彻尾的中国人鲁迅。”对浅野要,他说:“同样是财产化为乌有,我宁愿让败家子挥霍掉;同样都要被杀,我宁愿死在本国人手里。”对增田涉,他则说:“我认为比起任何国家来,还是生在中国好。”对野口米次郎,他又说:“横竖都是被榨取的话,与其让外国人来,那情愿让本国人榨取。总之,与其让别人拿走财产,还不如给自家的小孩用。……归根结底,这是一个感情问题。”(上引材料,均见吴作桥等编《再读鲁迅——鲁迅私下谈话录》,时代文艺出版社2005年3月第1版)在公开发表的文章中,鲁迅是不说这些话的。但是当他要与外国人比较的时候,当他面对日本人的时候,他不得不强调自己的“身份”——中国人,而且表明“还是生在中国好”的态度。鲁迅说,“这是一个感情问题”,言外之意就是,这是不能用“理智”或者“理性”去解释的。厄内斯特•盖尔纳指出,民族主义是一种“情绪”,正好与鲁迅说的“感情问题”相印证。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胡适口述自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胡适口述自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