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 again_读苏珊·桑塔格中的阿尔南·阿尔托

灿烂
2008-04-28 看过
Think again.再想一遍。许知远说。

在北京黄昏时分的阳光中,坐在电脑面前,信手敲下了这样的字眼。

阿尔托说他最大的问题是在思考无法思考的问题。而为了存在而不断的鞭挞人性,在近乎疯癫的、偏执中找寻裸体之下的自我。相信肉体和灵魂的分裂,充分的蔑视肉体,将性与肉欲看作最恶俗的事情,而灵魂中他总在徘徊、总在犹豫,他抓不到他的思维,拥有不了的思想,他在精神病院做了三个月的电疗休克。

残酷戏剧是对传统戏剧的颠覆。不再相信文字的魔力,而认为是对表现力的干扰和噪音。在舞台和观众的二元对立之间,用重重的榔头,敲碎了双方之间的距离,让一切看起来模糊而透明的隔阂,彻底消亡。他在强调这种不确定性,演员的表演是随机产生的、是不可捉摸的、是无法预料的,而观众除了用耳朵、眼睛来欣赏戏剧,更为重要的是抛弃这种虚有其表的态度,让自己裸体面对这个情景,剥开心的枷锁,让心来倾听。与其说它是一种变革,不如说它是一种假设,他假设了另一种文明形式的存在,而不是另外的文明,是所有文明的根基,来自过去的社会、非西方的社会和原始的自然社会的各种因素的结合。在这种异教的文化氛围中,常人难以接受。

阿尔托自认是文化的医生,同时也是文化病中病情最为严重的人。他既要向人们表示既有文化的死亡,也要向人们证明文化的唤醒,希望恢复戏剧生命的知觉,却发现自己坠入到一个茫然而无所依靠的境地。人常常希望自己脱离尘世,却一直在尘世的轮回中茫然找不到自己,想走向现实相对的极端方向,却变得妥协梦幻一场。整个存在的存在,不以物质存在为前提而存在,即可拥有想象的空间,却不能分散对真正自我的关注。这是一个场所,在这里,一个个灵魂的阴暗面在一种真正的、物质的投射中展露出来。

苏珊·桑塔格也是一个精神病人,他在撰写别人的自传同时,也在书写着自己的自传。而我时常相信,个人无法以自己的主观判断来评定别人的意识,所以自传常常是一种它传,是一种意识的转移和观念的革新,而非原始的经验和专辑。所以,苏珊·桑塔格只能自我映射,而无法自我阐述。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因为我们思考的常常是无法思考的事情,上帝岂能不笑!

哥们今天说要离开这个城市一段时间,去外面透透气,好好想想。常有惊人之举的他,这个举动我不奇怪,我无法用个人的价值观来干涉别人的价值观,是朋友就要遵循其双方的价值,不干涉也不忽视,淡如水的境界也许如此。

其实在哪里都一样,而只有自我设限,而不是别人给自己设限。女朋友最近也再说我们不在北京定居,这个城市太累了,拚了多年,只是为了一套房子,而到头来又能怎么样?谁也不知道。我喜欢去想这个问题,也不能去想,一想就犯动了意念,而意念的流动常常是违背了自然意念本身,不思考本身就是思考。

黄昏的阳光很暖,照在胳膊上,在这个天气越来越暖、裙子越来越短的时间里,还是继续,think again。
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在土星的标志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在土星的标志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