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青蛇要变成女的呢?

惜狐
2008-04-27 看过
这是严歌苓的《白蛇》里徐群珊提出的一个问题,
“要是青蛇不变成女的呢?”
我一惊,以前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即使在许官人出了家而大骂他薄情寡义的时候也没有,
我们似乎都忘记青蛇了,
我们执着于白蛇的侠义和忠贞,许仙的懦弱、背叛以及之后他深深的、不可饶恕的自责,
我们说到那个小丫头的时候,无一例外是她的忠心耿耿和小小的淘气,
要么就是那著名的《青蛇》里张曼玉妖娆的身影,
完全忘记了,在较早的很多版本里,青蛇一开始幻化的,是青衣的少年。
青蛇和白蛇相遇,骄傲的少年看见风姿卓越的女子,遂起了挑逗之心,
他说,小娘子,不如做我的夫人吧,
白蛇对着自不量力的小青蛇笑一笑,他没有看出她的道行比他深呢,这个不知深浅的孩子,
于是两人相约了比武,青蛇赢了,便能娶白蛇,
差了五百年的道行,当然赢不了,这场比试,只不过是白蛇心里一个结果早就定了的笑话,
只有青蛇当了真,这个纯真的小孩认真地使出全身本领,却输得一塌糊涂。
赢了的白蛇对这个结果一定是冷冷一笑的,她转身想走,却不知这一场原本是想煞煞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青蛇锐气的比试,却让她更深地、真正地进到他的心里去了,
他呆呆地望着她即将离去的背影,忽然觉得已经离不开她了,
怎么办,想在她身边啊,想一直一直看着她啊,怎么办?
他突然喊住她,
白蛇惊异地转过头去,竟看到一个羞涩的青色衣裙的少女,对她说:“让我陪在姐姐身边服侍姐姐吧!”
于是,他永远留在她身边了,勇敢忠诚,体贴入微,
看着她的喜,她的悲,她的眷和她的恋,看着她爱上一个软弱的人类男子,为了他生,为了他死,得到他的爱,再被他背叛……
那么多的磨难都是为了另一个男人,而他,不,她永远只是他们身边青衣的小丫鬟,无论她哭着笑着,彼此纠缠不休的那两个人他们都不会在意。
是啊,谁会知道整部《白蛇传》里,牺牲最大的,是这条小小的青蛇呢!
她收敛起了自己全部的爱恋,用另一种方式来表达,
姐妹,姐妹,有谁知道这两个那么亲密的字会有多么残忍?
只要想到,是什么样的爱恋能促成这样的转变,我就觉得太悲伤,不得不大口吸气来缓解这种情绪不断涌上来,
只要留在身边就好了,这是怎样一种卑微的情怀,
“我把我低到尘埃里去了,如果这样能和你在一起。”张爱玲这样说。
他也把他低到尘埃里去了,所以他能和她在一起。
每喊一声“姐姐”,我们的那条小青蛇啊,会不会也像人鱼公主那样,每一步都宛若踩在刀尖上,
她们都是注定要化成泡沫的,一个是身体,一个是心。
我不由去想,是一个怀抱怎样情怀的人,在传说里创造了这么一个容易被人忽视,却喷薄着这样巨大情感的细节,
他是一开始便使着这小小的心眼,还是无意间,只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趣味性,却成就了这样一种另类的美好?
我记得小时候赵雅芝的《新白娘子传奇》里也有比武这一段,不过最后还是解释为青蛇原本就是女子,不过着男装来戏弄白蛇,这样一说,那种非常微妙奇幻的感觉就没有了,
更别说那些原本就没提这一茬的版本了,
我们忽略了多么美丽和坚忍的一颗心。
严歌苓看到了,她为他写了这个小说,我是这样相信的。
她让他在这里残忍起来,略微能讨还这几千年的公道,虽然最后受伤的,依然是他(她)自己。
这似乎,是他的命,从第一眼开始注定。
“要是青蛇不变成女的呢?那不就没有许仙这个笨蛋什么事了……没有这个可恶的许仙,青蛇和白蛇肯定过得特好……”
“要是”,无论是在梦想里,还是在现实里,便总是那么残酷的一个词。
387 有用
8 没用
白蛇 白蛇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9条

查看全部39条回复·打开App

白蛇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蛇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