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和的京味儿

懵懂
2008-04-25 看过

 虽然在北京只生活了十年,不过,北京的确是对我影响最大的城市,它的华贵,朴实,平民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帝王之气和生活智慧,带给我的,不仅是亲切的回忆,还时刻深深的影响着我的生活,虽然我离开北京已经有些年了。
京味的小说,戏剧,影视,有一种独特的魅力,来自北京深厚的历史积淀,和老百姓生活中的自豪和狡黠。在现如今的京味作家中,我以为最出色的,要数叶广苓了。
相比之下,老舍的作品更加注重北京地区平民生活的描写,如《二马》,《离婚》,都是此中的精品。邓友梅的京味小说,风格比较外向,虽然也是描述平民的生活,但是加入了很多时代背景的因素,如结合他自身经历的描述一个孩子在日本的劳工经历的《别了,濑户内》,和革命战争题材的《追赶队伍的女兵们》。
而叶广苓,她的祖姓是正宗的皇室姓氏,叶赫纳拉。而她的祖父,父亲,以及她自己的少年时代,都是作为皇亲国戚的身份,虽然家道败落,但是生活的习惯是不会改变的。再后来,经历的文革,日本留学,回国后,厚积薄发,再加上有深厚的亲身经历的铺垫,写出的作品非常好看。写的都是生活小事,却无繁琐之感;写到很多的无奈,却没有消沉之意;泱泱大气而富有人情味。一位朋友评价她的作品,是国内少有的“无雌声”的女作家。
看她的作品,感觉到的,是北京一个时期的写照。从回忆中,幼年时的家族,并不引人注目,平静的皇族的一支的平静生活;到后来家道败落,眼见一棵大树慢慢的倾倒下去;到后来的解放后时代变迁,其中穿插了她几位兄长的生活片断,正好用了清代诗人纳兰容若的《采桑子》为题目:
谁翻乐府凄凉曲
风也萧萧
雨也萧萧
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
醒也无聊
醉也无聊
梦也何曾至谢桥
看到描写的精妙之处,通常是只有北京人才能够懂得或理解的段子,不由哈哈大笑,半夜里笑声经常在我的小屋响起。一口气读罢,荡气回肠,扼腕,却不知如何叹息。有人说,贵族气是天生的。读过她的书之后,我想,确实如此。
在这里,稍稍摘抄几段,解释一下,什么叫做:“驴倒架子不倒”。呵呵。这句话,非北京人不能理解。北京人爱面子,讲架子。并不是盛气凌人的架子,而是对自己的架子。不管活到什么份儿上,多么惨淡,都要作出活得很好的样子。地域文化不同,也许很多人不能理解,甚至觉得可笑,不过,这就是北京人,那股子精气神儿。
《醉也无聊》
(三年自然灾害期间)
在我家为吃而煎熬的时候,老姐夫那边出了岔子。
老孟找到我母亲说,去看看你们家姑爷吧,是粮票让人偷了怎的,有一礼拜没动烟火了。
我母亲一听大吃一惊,人要是一礼拜不吃饭还不死吗!
母亲让我和老七舜铨快过去看看,真有什么事赶早给五格格报信儿,说是离了婚,也曾是夫妻一场的,再怎么冤家到这个时候也不能计较什么了。
老姐夫的们虚掩着,我们进去的时候老姐夫正靠墙歪着,眼睛半睁,手脚冰凉,已经摸不到脉象了。老七喊了半天占泰,也不见有动静,扳过他的身子摇晃,只见鼻翼轻轻扇动,光剩了出气的份儿。老七是个书呆子,他哪儿遇到过这阵势,当下就慌了手脚,扎着手嚷嚷:“快送医院,快送医院!”我说得打电话叫救护车,摇煤球得汉字说两三步的事儿,还要什么车,说着背起老姐夫就往协和医院跑。
在医院,老姐夫被几瓶子葡萄糖吊针催醒,醒过来虚汗淋漓的老姐夫看着瓶子上葡萄糖的字样说不该用当年扎刘妈的针来扎他。我说,这回不是葡萄酸钙,是葡萄糖,老姐夫说都是美国出的货,中国没有葡萄糖,中国只有人参燕窝。老姐夫说,他辟谷辟得正在精湛之处,却被拉到这美国人得地方灌了一身葡萄糖,多大的功夫也禁不住这么变更,这不是摧残中国人,这是摧残中国功法。我说协和医院已经不是美国人的了,一解放它就属于了人民。老姐夫说,那老根是变不了的,像六格格那样的洋奴才不是还在么,你看那些护士,迈的步子都很美国,美国人把她们的血都换了。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梦也何曾到谢桥的更多书评

推荐梦也何曾到谢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