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与出口

2008-04-22 看过


只要稍稍留神,就知道有些东西是村上春树比较中意的描述对象,象风,象猫,象入口与出口……

村上春树第一次提及入口与出口,是在《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我”与双胞胎对话时作为对应物出现,并且举例说明,“我”用捕鼠器夹住了一只小鼠,却不晓得如何处置,结果鼠死了。所以事物必须兼具入口与出口,生命的给予和消解缺一不可。

这个抽象的主题在《舞舞舞》中作了适当发展。“我”的房间有两个门。一个出口,一个入口,不能换用。从入口出不来,自出口进不去,这点毫无疑问。村上开始想象,在现实中包含着非现实的出口,老的海豚宾馆包含在新的当中,一不小心会踏进去。

接着,《斯普特尼克恋人》(我看的是漓江版的译作《人造卫星情人》,豆瓣搜索里找不到这个版本,姑且用林少华译本代替),妙妙或者《斯》版中的敏被撕裂成两半,另一半带着她的黑发、性欲、生理或许还有生的意志去到了另一边。小堇也突如其来地人间蒸发了,或许在某个地方找到了那道门,象《怪物公司》里的那样,转动门把,穿着睡衣和凉鞋,走到门后的另一个世界去了。村上的想象力真是很奇幻,将出入口主题作了决定性变奏。他甚至描述了“我”在被那道门吸入的时候,所感受到的对细胞的破坏性重组。可惜的是,村上在这本书里突然就煞车了,草草交代了小堇从那边回到了电话亭给“我”打电话,就收场了。可能他那时还没有完全想好。

主题的充分展现是在《海边的卡夫卡》,村上启动了入口石,随之进入另一个世界(有点类似于世外桃源)。要么永久性地留在那里,以生的状态,要么把体内的什么留在那里,在这边的世界成为空壳,象中田那样。

至于那边是否是生的对立面,这很难说,不能简单地把那边理解为阴界,那只是存在于村上想象中的一个地方,是和这边的世界截然不同的地方。然而那个地方好象对恶的东西特别有吸引力。《舞》的最后,羊男不知所踪,恶的悬念。《斯》里,敏看到自己在那边被人充满恶意地霸占。《卡》里,恶的幽灵妄图入侵,被正义的星野所消灭。是否纯洁与邪恶并不一定是相互抵触的,而有可能是相互吸引的呢?对于这个,我也说不上来。

羊男说,这是为你保留的场所。一切从这里开始,一切在这里完结。大家都包含在这里,而这里是你的世界。
22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斯普特尼克恋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斯普特尼克恋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