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谈主义多养猪

[已注销]
2008-04-19 看过
    前段日子美国普选, 举国关注, 街头巷尾, 议论纷纷. 就连上课, 各类粉丝都要舌战一番, 激动不已. 普选一过, 似乎还意犹未尽, 老师时不时地问起, 竞选在你们各自国家的情况是怎样的呢, 等等。这个国家总有大把的political animals,而我大多时候都要赶紧披上张羊皮,假装沉默羔羊, 以掩饰自己对政治的空白。最近各色人等对奥运更有抒情, 不过恰好遇上Spring Break,,令我如遇大赦, 溜回自家闭关修炼。顺道去了趟图书馆,竟然不用花钱预定,就借到了百年不遇的热门书< The Kite Runner >, 真是兴奋不已,如同捡到现金一般唱歌回家。虽说闭关,但回了家也要上网看看,以免同社会脱节,变成野人。一不小心,却发现华人世界已经变成一片红心的汪洋大海,政治之正确,观点之安全,令我惊诧莫名。

    初到他乡,与异邦人士八卦,常会对很多人的诚实倍感惊奇。比如,日本小H说,在日本,人人都努力和别人相同,我讨厌这种价值观。法国小C说,我坚决反对希拉里,因为她支持法国总统,而我厌恶他。波兰小P说,我来这里,因为我不爱自己的国家。而我从小乖巧听话,唱惯颂歌,最多只在网络上嘲笑过芙蓉姐姐,因此遇到这种场合,我便热切盼望芙蓉姐姐也能具有国际知名度,以便我求同存异。此时我也会想念我的中国朋友小Z, 她告诉我她经常非常骄傲地告诉她的美国同事,中国才是文化大国,你们算什么。虽然出国前,每当我去吃必胜客时,她都会感到不屑。她教育我,外国人都是不吃必胜客的。后来,她打越洋电话八卦美国逸闻,说起她在机场看到两个中东人,disgusting,她说道。身边也有一些这样的小Z,一面为绿卡争得头破血流,一面不遗余力地鄙视中东人越南人印度人墨西哥人,同时,也非常之关心祖国的面子,远远多于祖国的里子。

    虽然从来与周围人的交谈大多是建立在作为一个理性的地球人的基础上,但有时想起在广州的那段日子,倒是曾多次被称为外省人,也曾在餐厅柜台点餐,因为不懂粤语被服务员无视了很长时间。过年回家,看见大家都兴高采烈地穿着3-10倍价格从商场买来产自广州的衣服,从未想起要在心中燃起熊熊怒火,当然也从未有人提醒过我要抵制广货。甚至直到现在我还会想念它,因为那里有美食有靓衫(啊我总是这样没出息)有我亲爱的朋友们。

    所以,我并非真的猛士,而仅仅是贪图享乐,追求安逸之徒。但我仍然认为自己内心可能存有些许判断,只不过忧国忧民的事,还是交给有志之士来烦恼好了。不想一打开邮箱,各式各样的邮件便扑面而来,把我淹没。有号召型如抵制法货,抵制家乐福;有抒情型如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有诅咒型如xx将死无葬身之地,下十八层地狱,等等。在豆瓣乱逛又看到和菜头正与一留欧姑娘舌战,一时八卦,便跑到她的博客看个究竟。这是一个在伦敦生活的聪明美丽的姑娘,生活精彩,美满富足。当然,如果加上自己的祖国能够振臂一呼,世界响应,那便更是锦上添花了。但偏偏事与愿违,于是爱国之心滔滔,燃起熊熊斗争火焰。对于这样的精神,其实我是敬佩的。因为爱国毕竟是一种可贵的行为,虽然爱得安全,但是愿意为之花费时间精力,也是难得。只是看< The Kite Runner >时,读到Farid的一段话,亦是觉得有所启发:
" ... You probably lived in a big two- or three-story house with a nice backyard that your gardener filled with flowers and fruit trees. All gated, of course. Your father drove an American car. You had servants, probably Hazaras. You parents hired workers to decorate the house for the fancy mehmanis they threw, so their friends could come over to drink and boast about their travels to Europe or America. And I would bet my first son's eyes that this is the first time you've ever worn a pakol." ... He point to an old man dressed in ragged clothes trudging down a dirt path, a large burlap pack filled with scrub grass tied to his back. " That is the real Afghanistan, Agha sahib. That's the Afghanistan I know. You? You've always been a tourist here, you just didn't know it." (Page 232)

    写到这里,又想起几年前读IELTS时认识的一个小姑娘,聪颖漂亮,才华横溢,年方十七,就已经游历多国。闲聊时她激动地与我谈起她在学校参加合唱团时出国比赛,当天她们在比赛场地门口,静坐抗议台湾独立派团参赛,最后斗争取得胜利,台湾团夹尾而逃的情形。看到她热情而单纯的眼神,我微笑着。但很多话,却说不出来。我在想那些台湾小姑娘或许也有着同样热情和单纯的眼神,千里迢迢远赴异邦,或许仅仅是想要歌唱。但是又有什么重要呢?艺术理想总是要让位于意识形态,因为我们从初中到大学,都要修政治,却不一定要修音乐。

    < The Kite Runner >的主人公Amir 在成年后重返阿富汗的救赎之旅中,他的同胞知道他是一个作家时,希望他写一写他的国家——" Mabe you should write about Afghanistan again," Wahid said ." Tell the rest of the world what the Taliban are doing to our country."(Page 235-236) 我一直在想,或许,这也是作者写这本书的原因之一吧。关于他的祖国。虽然他没有在世界面前赞美他的祖国, 虽然他也没有向世人展现他作为一个阿富汗人的骄傲,虽然他仅仅展示了悲剧性的背景以及表示对个体命运的深切关怀,但无人可以否认他对那片土地爱深沉的爱,不仅仅是一个口号,一句标语,而是,有力的行动。

    合上书的时候我在想,面子(尊严,尊严,大家都这么叫)究竟能买几斤猪肉呢。斗争的烈火再旺,红心再怎么闪闪,猪肉依旧还要涨价,那些被我们唾弃得狗血的国家的运动员们过来参赛,依旧还是有奥运猪可吃的。所以很个人地认为,与其高喊主义,不如埋头养猪。人过得好,才是真的好。国家和民族这些大词,不如暂且搁置一旁先。

    Neo 同学说,不知不觉中,发现你竟然已经从一个善感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邪恶的猴子。我偷偷地笑了。我哪里配得猴子的勇敢,其实充其量不过是那个胆小好色的伪八戒罢了。








20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The Kite Runner的更多书评

推荐The Kite Runner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