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食人研究書籍三種觀感

吕若铜
2008-04-18 看过
中國古代食人主題書籍,所見凡三種,黃粹涵《中國食人史料抄》(因為此書史料一直抄到本朝當代,大幹禁忌,未能正式出版),還有臺灣人黃文雄(曾刺小蔣,當年也算是不負少年頭的“革命”志士)《中國食人史》http://www.douban.com/subject/1353610/,鄭麒來《中國古代的食人》 http://www.douban.com/subject/3026521/。黄文雄書聲色俱厲,鄭麒來書貌似公允沖淡,實則均羅織史料,,將中國古代出現的食人“現象”宛轉做成“傳統”,意在從根本否定中國文化。
以“現象”在類似環境中的反復出現視為“傳統”,這是相當低級的學術錯誤,為了達到這個目的,論證中基本上都有倒因為果,從成語反推典故的邏輯錯誤——據此可以論證地球人有在夏天被蚊子吸血的傳統,女人有被男人強奸的傳統,戰死者有在戰爭中被打死的傳統。
因此閱讀此類著作,完全不必痛心疾首,為了別人的指認而自認有罪,從此對自己的出身、血統和文化懷有鄉愁般的負罪感,反倒是應該當庭反訴,質疑寫作者的水平和動機:不要賊喊捉賊,恕我眼拙,你不喊我倒還真沒能看出你的家學淵源:敢情您是那祖傳狗盜、訟棍世家;今日幸會,果然名不虛傳。
不過,雖然黃鄭二人同心同德,動機卻有所不同。鄭麒來為韓裔美國人,熟諳華夷之辨,書中不著一字,盡得風流,蓋中國以食人為傳統,上鉤下聯,中華先祖還在茹毛飲血,刀耕火種之時就已經開始吃人,吃得情深意切,無法自拔;黃文雄身在日本,心系臺灣,在遠離大陸的地方向著大陸高聲說不,并以此為生。以一人敵一國,敢于面對淋漓鮮血,敢于直面慘淡人生,敢于接受資本主義腐朽生活方式的考驗,敢于在戈爾巴喬夫的辦公室大罵里根而不怕遭到報復,文雄雄武,是真正的勇士。不過,說破英雄驚煞人,此臺灣人雖與中國及其文化毫無關系,但在行文中每每稱引魯迅,思想資源不外五四反傳統主義,方法論上則是被林毓生所指證出的文化整體論,將所謂文化看作歷時性和共時性上的不變整體,從重陽節登高遠望到農民起義領袖殺人如麻,從春日放風箏到大年三日合家吃餃子,均是這一大整體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治學之酷,立意刻深,直逼當年日本人橫行鄉里時推行的保甲制度。當年斯大林有言:殺死一個人是悲劇,殺死一百萬人不過是個統計數字,蓋英雄都愛團體操么?
再從水平上看,黃粹涵書及鄭麒來書都是正規學術著作,黃粹涵老先生自稱文歪,態度卻非常嚴謹,直面現象本身,傾心收集抄錄材料,既不玩弄微言大義的把戲,也無意于羅織罪名,逞一己之私欲;鄭麒來書雖目的明確,但材料之裁剪、組織恰當,觀點與史料結合緊密,頗見功力。唯黃文雄書,戲說草草,文風夸張,其用功之勤,顯然遠遜于用心之險。臺獨干將,不過如此,想臺獨之無能,并非大陸打壓,實在是臺獨諸君,五四苗裔,黔驢技拙,不堪歷史重任啊。
52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2条

查看全部32条回复·打开App

中国古代的食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古代的食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