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师曾《北京风俗》

书白
2008-04-17 22:13:49 看过
前日去美术馆看了正在展览的陈师曾《北京风俗》,展厅不大,展出的也只是三十四幅图中的一部分,然而到底是原作,虽然已经有接近一个世纪的历史,其色泽、质感是后来的排印本(我看的北京出版社2003年的本子,已经是印制得很考究的了)远远不能比的,何况陈师曾又是以设色艳丽而著称的画家。
《北京风俗》作于陈师曾任职于北京教育部的1914—1915年间,我不懂画,只知道陈师曾被视为民国新文人画的代表。继承文人画传统的陈师曾,如何会对市井民俗产生兴趣?不得而知。不过画册后有一则“南州王薳”的题跋颇有意思:“北京旧为帝王都,典章冠冕今成陈迹,唯民间风习未尽变易,犹有足资存纪。师曾能曲状其情,传神阿堵,使人如置春明,耳目恍接,真有长安弈棋之感。”这未必合陈师曾的本意,然而睹旧都风物而生黍离之悲,怕也能代表一些旧京文人的心态吧,从陈师曾的交游看,他于此当并不陌生,册中《旗装少妇》、《喇嘛》、《打执事》等图确也寓有某种兴亡之感。
我看《北京风俗》,常能感到凄苦悲哀的气息,混合着某种感时伤世的调子。有时那笔致的萧淡,设色的鲜丽,反而使其更形浓厚。这里面画的多是底层贫民如拾破烂、卖烤白薯、乞婆等的情状,是民国初年破败衰落的北京的一角,并无我们想象中北京风俗的温润雅致。但陈师曾并非简单地摹写,他的画笔并不枯涩,后人谈及陈师曾的画常用“笔简意饶”或“笔简意工”的说法,流转于笔墨之中的“意”,包含着“同情”“伤世”等诸多况味,这大概也是《北京风俗》超出于一般风俗画的地方。
在技法上,陈师曾又被看作是中国漫画的开创者,1912年陈师曾在李叔同主办的《太平洋画报》上的《落日放船好》、《独树老父家》等画,被丰子恺称为“中国漫画之始”,更早的还有1909年所作的《窬墙》,陈师曾在该画上题词说:“有所谓漫画者,笔致简拙而托意俶诡,涵法颇著。日本则北斋而外无其人,吾国瘿瓢子、八大山人近似之,而非专家也……”,可见他是有意探索尝试了,到《北京风俗》终于蔚为大观。陈师曾这里提到日本的浮世绘画家葛饰北斋,当时他正留学日本,那么说他受到浮世绘的影响应该不会错吧。
写到这里又想起周作人1935年的一篇文章《隅田川两岸一览》(收入《苦竹杂记》),就是写葛饰北斋的,周作人由葛饰北斋的浮世绘而感叹中国没有类似的画,《十竹斋笺谱》只是“士大夫的玩意儿”,姑苏板画“确是民间的了,其位置与日本的浮世绘正相等”,“可是内容还是不高明”,“这大都是吉语的画,如五子登科之类,或是戏文,其描画风俗景色的绝少。这一点与浮世绘很不相同。”
我怀疑那时候周作人并未看到陈师曾的《北京风俗》,要不然他的结论要发生动摇的吧。果然,他晚年专门写了一篇随笔谈《北京风俗》,题为《北京风俗图》,登在《亦报》上。从文中看,他确实是刚从友人那里看到,而且“觉得很有意思”:

画师图风俗者不多见,师曾此卷,已极难得,其图皆漫画风,而笔能抒情,与浅率之作一览无馀的绝不相同,如送香火、执事夫、抬穷人、烤番薯、吹鼓手、丧门鼓等,都有一种悲哀气,若是用时式的话来说,道地写出民众的劳动生活,虽是尚在三十多年前,却已经颇有新时代的空气了。

虽然“新时代”云云有些应时的味道,然而这实在是我所见到的谈论《北京风俗》最精当的文字,“笔能抒情”、“悲哀气”真是不易之论。知堂于人情世态之悲哀处最能会心,能有如此的眼光,也就不足为奇了。
9 有用
0 没用
北京风俗 北京风俗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北京风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