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女人都应该远离潜意识中的濑名姬

静静de静静
2008-04-15 看过

濑名姬
她曾骄傲,也一直头脑简单
她是义元的外甥女,嫁给德川家康,对她而言多的是好奇。彼时,家康还只是被人唤作三河野种。她比他年长三岁,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她与氏真幽会时,可是她不在乎。她以她尊崇的家族为骄傲,这个婚姻带给她的是施舍的快感,她可以放肆的撒娇,说着不顾忌的话,这对她,足够了。满足感大于幸福感。
家康却有着她从不了解的心思。家康与生俱来的使命是冈崎城的复兴。冈崎人忍辱负重,勤劳坚韧,时刻想着的是复兴家园。可是她却不这么觉得,冈崎人眼中主公的人质生涯,在她看来正是舅舅对丈夫的照顾。她引以为豪的让丈夫牢记这恩德的时候,哪里知道丈夫已经做出自己的决定。
家康元服仪式后由竹千代改名元信,后又担心义元怀疑他与信长勾结而改名元康。包括娶阿濑,他一直在小心的做一名假装安分的人质。他也是爱阿濑的,每当妻子天真的望着他时,他涌向心头的都是疼惜。他最清楚妻子的命运,他难过的无从安慰,好在他也不用太操心,因为他天真的妻子很少会想到这么多。对她来说,骏府的日子即是天堂。
义元十拿九稳的出征,却被信长轻易取了首级。替义元出征在外的元康躲过此劫,回到了日思夜想的冈崎。一夜之间,妻子和他的身份互换了。曾经,他是冈崎人在骏府的人质,而今,却成了她。她百思不解丈夫如何会弃自己于不顾。直至两年后,家康与织田信长同盟,攻打今川义元的妹婿居城,俘虏了对方两个儿子,再以交换人质之由才夺回濑名姬母子三人。
濑名姬第一次来到丈夫的故乡,她以为冈崎不过是一个破败的乡村。但是面前的冈崎井井有条,干净有序,她在骏府的不可一世,正一点点瓦解。
元康和信长年幼时曾是要好的玩伴,他们曾经在孩童时就立志要一起统一日本。信长将长女德姬嫁与元康长子信康为妻,这令整个冈崎陷入欣喜之中,却让濑名姬发疯。在她看来,信长杀害了舅舅义元,让她流离失所,是骏府的仇人,她怎么能让儿子与仇人之女结婚。其实我看,她恨信长,更是因为她和她日益坚强的丈夫之间的隔阂,就是由舅舅被杀开始。信长结束了她骄傲的时光。
更让她接受不了的是,元康此时改名为家康,代表着正式与义元划清界线。家康对此事不置可否,这在明显不过吧。可是对于儿子的婚事,他向妻子所说的,却不像所有冈崎人想的那么简单。义元区共达信长,却反被取了首级,信长现在的实力是所有人都望尘莫及的。如果信长不顾忌年少时的友谊,像义元一样要求德川家的一名人质,那么家康为了整个冈崎人的利益,也会同意。可是信长没有那么做,反而将女儿嫁与过来,去做人质和与织田家结亲,孰利孰璧,再明显不过。他向妻子解释,他试图再一次期待妻子的理解。可是温室中长大的濑名姬,已经被挫败感冲昏了头脑的濑名姬,哪听的去这些。她正,将丈夫越推越远。
到后来濑名姬在德姬和信康之间的挑拨,被丈夫抛弃在筑山殿,和医师传出私情,密谋杀害丈夫,以及最后被家康的处死,都不过是她悲剧的延伸。当然亦有传闻说筑山夫人之死是有人假借家康之名,这些,都不重要了。我还没有看到山冈庄八是怎么描述的,刚看完第二部,此时的丰臣秀吉,还被唤作滕吉郎而已。
口德之仁并不是真正的仁慈,可是刻毒的一时痛快却最能酿成大错。一次次的累积,直到疏远。记得濑名姬给已经搬去滨松城的家康写过一封言辞恳切的家信,那可能是她终于明白了自己和丈夫之间的关系,力图挽回而第一次低头。大体意思是自己从家康落魄时就追随他,为他生儿育女,父亲也因他被逼切腹,如今却没有换回半点疼爱。这个已经没有半点尊严的女人,终于彻底的输了。
3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5条

查看更多回应(25)

德川家康(第二部)的更多书评

推荐德川家康(第二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