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感想以及一些可能存在的小问题

荻舟
2021-04-26 看过

以往我在与朝鲜王朝历史入门爱好者交流时,都会遭遇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想要了解李朝历史,该看哪些书?”一个比较尴尬的局面就是,中文圈里关于朝鲜王朝的历史,基本上集中于网络,包括各种网络百科、科普文章、论坛帖子等,相信很多人也是由此入门。但这些网文都是网友写的,质量参差不齐,而且也容易流于碎片化。而朝鲜半岛的通史在国内虽然也有几部,但作为通史的话自然无法集中于朝鲜王朝这一部分,而且老一辈学者写的通史类著作多少有些枯燥,甚至有些还带有意识形态色彩,可读性不强。关于朝鲜王朝历史的韩文书籍倒是汗牛充栋,但语言是一大障碍,我又不可能让那些对韩文一窍不通的爱好者先从韩文学起。有一本日本人写的《朝鲜王朝五〇〇年:韩剧迷必看总整理》倒是被台湾翻译过来,但那个书很垃圾,还不如看通史或网文。此外,国内学界也有一些关于朝鲜王朝的专题著作或研究论文,但同样不适宜入门读者,而且也流于零碎,缺乏系统性。叫他们直接读史料,好像更不现实。所以我在面对这种问题时,只能推荐一两本通史类著作,辅以一些国内比较优秀的专题著作。

现在就不必为这个问题发愁了——因为丁晨楠博士的《海东五百年》横空出世,可算是中文圈朝鲜王朝史的凿空之作。大而言之,放眼整个中文学界,有关外国历史的著作,通史也远远多于断代史,上乘之作更是凤毛麟角,这也无可厚非,毕竟语言、文化、史料以及国内读者市场都是不易越过的障碍,能写一部不错的通史就足见真章了。这种现状无疑更凸显本书的价值。朝鲜王朝历史,相对西洋要好些一点,因为同属汉字文化圈,朝鲜王朝大部分史料都用的是汉字,对中国人而言是一种得天独厚的优势,而韩国历史题材影视剧的引进又培育了一定的读者市场。最重要的是丁晨楠博士的韩国求学多年,其语言优势和史料阅读量、文献掌握度是一般爱好者难以望其项背的,再加上她本人的写作经验,所以写出一部融合学术性与大众化于一体的朝鲜王朝史,丁博士当仁不让。

我是4月23日晚上托在上海的好友参加分享会,入手了一本签名本的《海东五百年》,今天早上收到并迫不及待地拜读。经过一上午的简要浏览,感觉这本书的质量比我期待的要更好,有些部分打算以后深入读一下。当然,不谦虚的说,我这种已经对朝鲜王朝有相当了解的读者应该高于大部分读者的层次,所以我还不能断言这本书一定会被所有读者喜欢(毕竟这本书有点“学术”,跟真正的大众通俗著作《明朝那些事儿》之类风格不同)。但我相信只要对朝鲜王朝有兴趣的读者,一定会从中受益。

另外,我经过这么浏览,发现有些小瑕疵或值得商榷的地方。有的可能是印刷错误,有的可能是笔误。我注意到作者已经纠正了一些,其他的就放在这里:

1、P109 “齐宪王后”,似乎应为“齐献王后”。

2、p149 “1593年四月,金诚一战死于全罗道”。金诚一应该是病死的。查原引资料只是说“身死”,并没有说战死。《宣修》二十六年四月以及该人的行状、神道碑都则明确记录是染疫病死。

3、P153以及后面的“小西飞弹守”,似乎应该是“小西飞驒守”。

4、p156 “李宗诚”应为“李宗城”。

5、P179以及后面的“金鎏”应为“金瑬”,下面是玉。

6、P184 昭显世子(1623—1645),生年应为1612

7、P199 “‘幄对说话’后的第二年春天,李淏突然去世”。查李淏去世于1659年夏,即“幄对说话”的同年夏天。

8、P226 “1725年春, 李昀去世”, 查李昀应去世于1724年秋。

9、P236 “李昑本人也在李昀执政晚期代理听政过”,貌似并没有过?王世弟代理听政是老论的意见,辛丑换局就是少论成功阻止了世弟代理听政而导致老论失势(见P225),之后似乎没有世弟代理听政的事情。

10、p244 “洪麟汉(1772-1776)” 1772应为1722。

11、p251 “便呼唤太监和掖隶看屋顶”,感觉称朝鲜宦官为“太监”多少有些不妥。

12、P288 “日本军舰云扬号从天津回国,故意途径朝鲜半岛……”。途径应为途经,而且云扬号是从日本出发测量去牛庄(辽宁营口)的海路,途中在江华岛制造事端,而非从天津回日本。

13、P291 “李鸿章对朝鲜开化党人的亲日倾向非常不满,放李昰应归国以对抗开化党人”,通说是李鸿章放李昰应是为了牵制联俄的高宗和闵妃,而非对抗开化党人。【朝鲜王朝末期更详细的历史可以参考赵景达《近代朝鲜与日本》以及本人书评,说是日朝关系史,其实就是朝鲜王朝末期史】

14、p292 说甲午战争时期闵妃本人躲在京畿监司洪纯穆(1816-1884)的家中。甲午战争是1894年,闵妃如何躲进死于1884年的洪纯穆(应为洪淳穆)的家中?查当时的京畿监司是洪淳馨,似乎应该是此人?

15、P293 高宗称帝的阴历时间是九月十七日,而非九月初七日。“ 於今年九月十七日, 告祭天地于白嶽之陽, 卽皇帝位。 定有天下之號曰‘大韓’, ”

另外有三个总体上的感想:

1、这本书称呼朝鲜君主都用的是名字,这倒是很让人耳目一新。因为我看的绝大部分专著论文称呼朝鲜君主都用庙号,所以有些名字我乍看还没反应过来(笑),当然并不是说这种处理方式错了,按理说他们的庙号都是僭越私称的,直呼名字也没什么不对,就是我有点不习惯(相信韩国人更不习惯,估计90%以上的韩国人都不知道世宗大王的名讳)。

2、看得出来丁博士为了保持价值中立,对一些事件的传统名称做了更改,使用了现代新出现的术语,比如癸酉政变(癸酉靖难)、丙寅政变(中宗反正)、癸亥政变(仁祖反正)、壬辰战争(壬辰倭乱)、丁卯、丙子之役(丁卯、丙子胡乱)、辛酉教狱(辛酉邪狱)等,似乎刻意回避“靖难”、“反正”、“乱”等带有褒贬价值取向的词汇。但有些事件却依然沿用,如第一、二次王子之乱、李施爱之乱、三浦倭乱、乙卯倭乱、戊申乱、洪景来之乱等,这些可否改成“变”“政变”之类,跟其他称谓相统一?

3、本书附录有朝鲜王朝历代国王表,这很好。但希望能附录地图、年表、索引。朝鲜虽然是个小国,但地图也需要参照的,不妨在朝鲜半岛地图上划分八道,标注一些事件相关的重要地名,或者可以将韩国的一些壬辰、丙子的形势图翻译过来。编制朝鲜王朝大事年表对于作者来说应该是举手之劳。索引也是多数著作都有的,这样方便读者查阅一些专有名词或人名。

这是丁博士第一部付梓的著作,有个别差错或不到位的地方情有可原,甚至任何人也无法避免,更不影响区本书的价值与阅读体验。如果有再版的话,丁博士可以考虑根据以上拙见中的合理部分进行修正,这样就更完美了。当然我也只是扫了一遍,看的不太仔细,可能有更多的亮点值得发掘和分享。希望这本书能洛阳纸贵,帮助国人更充分地了解我们的东邻,也期待丁博士下一部大作问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33 有用
0 没用
海东五百年 海东五百年 暂无评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海东五百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海东五百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