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应该负起什么样的责任?

shiduo
2008-04-02 看过
    用这样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是因为我刚看完一本书《当知识分子遭遇政治》。其实原本的英文名更好:"不负责任的心灵---政治漩涡中的知识分子"。作者是芝加哥大学思想委员会的教授马克·里拉。如题所称,他在本书中讨论的核心题目是:那些看似心智成熟的知识分子是如何在时代的政治漩涡中越陷越深,甚至招致毁灭性的结果(对自己/对他人)。"幸运"入选的思想家有:海德格尔、卡尔·施密特、本雅明、亚历山大·科耶夫、福柯以及德里达。虽然对其中好几位的光辉历史我早有耳闻,但作者细致认真的考察与颇具慧眼的分析还是让我很"震惊":因为常规的判断标准在这里都不起作用了。面对本身极具智慧的头脑,他们的种种非理性行为又很难用"非理性"来概括。当然更不用提事后的掩饰与自我脱责-----逻辑完美,理由充分。即便本书用很辛辣的笔触"揭示"了他们的"不负责任",却仍难以让我产生清晰的是非判断-----某种放松情绪的方式。

     我不由反复想起本科学习《理想国》时问老师的一个问题:"如果说这些哲学家/社会思想家的哲学和政治、社会思想间没有大的逻辑裂痕,那么他们到底是从哲学的体系演绎出必然的政治理念呢?还是为了某种政治理念的需要而反向‘构造’了自己的哲学?"当时老师给我的回答是:这两个方面是同时完成的,且不能完全区分开……虽然这种整体论/综合论的思路对纠正我过于分析性的思路有帮助,但在解释《当》一书提出的问题时,却仍显模糊-----我提出的问题还是存在。

     我甚至觉得,由于逻辑起点往往决定于信仰(某种非理性、或价值至上的动因),而对于内部逻辑自洽的渴望又普遍存在,所以应该有相当部分的思想家会从代表信仰的政治理念出发,反过来构造哲学……联系海德格尔的经历,这实在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所以作者在谈论施密特时也提到,虽然施密特对自由主义的批判充满了真知灼见,但应该严格区分这种批判是来自于"真正哲学上的批评"还是"出于神学上的绝望而操练政治"。

     谈这个问题,看这本书,是因为我一直在考虑知识分子与社会-----当然无可回避的问题就是政治-----之间的关系。之前我纠缠于雷蒙·阿隆和萨特的对比,也是在思考这个问题,但始终没有答案。本书作者最后也许给了个答案,当然其实很无趣:他貌似个坚定的自由主义者……

      "知识分子到底应用怎样的态度/行动来面对政治?"这个看似的疑问,本身就暗含了判断标准的预设,无可救药地成了同义反复,于是更加迷惑。
1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3条

查看全部13条回复·打开App

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的更多书评

推荐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