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飞天的时候,我要想你

张樾
2008-04-01 看过
前几日的《康熙来了》里面,看见眭澔平把三毛给她写的最后的字条拿给了蔡康永。我不是很熟悉眭澔平这个人,想必他也不熟悉我。只知道他是个探险家,去过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而且在台湾文艺界里盛传他也是相当有才华。我想这样的男人必定是很讨人喜欢的,十七年后的现在,当《滚滚红尘》那本书里三毛留给他的深情的字眼终于现于世人的时候,那似乎代表了三毛生命中最后的某种牵念。
而他,在十七年的静默中独自守候了这段感情,这其间,万水千山走遍。虽然我读不懂字条中的意思,但我觉得,三毛对这个男人的那份最后的牵念,似乎也是恰当且值得的。

那期节目的名字叫作“有些话我来不及说”。
的确,对于三毛有些话我们来不及说,却也不必说。有些自杀的人其实未必是生活不幸福,只是作家生活的这片现实已经承担不住她的美好她的五彩斑斓,所以她要去另外的世界去寻找。这种过程,对他们来说未必是痛苦的。可是对他们的读者,却必然是痛苦的。
好在十七年了,我们都已经适应了怀念。经常看到一些名叫Echo的女孩子,我想他们大部分可能都是因为爱你,于是让朋友的每一声呼唤也都变成了呼唤你。

眭澔平把字条交给蔡康永朗读的时候,小S难得的坐在旁边如此安静。
我觉得像小S这样有着小聪明劲儿的女人,似乎天生着就是为着都市生活的喧哗而来的,她的可爱,让人看了心里就欢喜。而三毛命运中的流浪和漂泊,似乎也是命中注定。她们是不同类的女人,但却一样迷人。
明媚的向日葵和忧郁的橄榄树,她们很容易的就画出了这个世界的美好。

对于三毛的文字,读的太早很多都已经不记得了,但现在在网上看到一些的时候总觉得熟悉。不过我记得那些文字中弥漫的风沙是撩人的。三毛的沙漠,沙漠的三毛。那些文字的素描是证明了他们曾经对彼此的拥有。
十三岁那年,我因为读了高年级学姐发表在中国青年报上关于纪念三毛的一篇《极乐鸟》而伤感了几天。
后来,我开始读你。那个时候,你走近我,那个时候,你已经远去。
再后来,我把陪伴了我五年的一本《哭泣的骆驼》,在最后一堂自习课里送给了大学的女孩。然后我看着她消失在茫茫人海。
3月26日是你的生日,我没有忘记,但我始终是晚了一步。
有些话我总是来不及说,但你应该知道,当你飞天之后,很多人都在想你。

      
附三毛写给眭澔平最后的书信:

当敦煌飞天的时候,澔平,我要想你。
如果不是自制心太强,小熊你也知道,我那一批三百七十五个钥匙,起码有一百把要交给谁。
这次我带了白色的那只小熊去了,为了亲他,我已经许久不肯擦一点点口红,可是他还是被我亲得有点灰扑扑的。
此刻的你在火车上,还是在汽车里?
如果我不回来了要记住,小熊,我曾经巴不得巴不得,你不要松掉我衣袖,在一个夜雨敲窗的晚上。
好,同志,我要走了。

http://vincentzhangyue.blogbus.com/logs/17835966.html
377 有用
9 没用
滚滚红尘 滚滚红尘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1条

查看全部111条回复·打开App

滚滚红尘的更多书评

推荐滚滚红尘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