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根》:当时代隐去的时候,生活开始浮现

坐在桌子前的尹天仇
2008-03-31 23:59:21 看过
    在时代的大风大浪下塑造个体的命运变迁是文学艺术作品创作中常用的一种方式,诸如余华那部残酷到荒诞的《活着》,还有前段时候热播的连续剧《金婚》等等,而这种一滴水见太阳的创作方法也往往会用个体在时代大潮冲击下的无助挣扎增强人们对时代本身的认知深度。当然,不同时代的创作者,看待同一时代的眼光角度必然不同,亲历者与缅怀者即便一同哭泣,哭声的意义也必定迥然,即便是同一个时代的创作者,看待事物的角度方法也会因为其个人的性格,经历,道德等多方面因素而千差万别,这样一来,正好为后来者提供了多种多样的选择,这些创作,犹如一面流传下来的历史多棱镜,静静的摆放在那里,不论是谁,只要经过,借着阳光,就能反射出一排色彩。

    对于上世纪中国“五七干校,上山下乡,光荣下放”那个历史时代的记忆,作家韩东为读者提供了一种别样的可能,在他娓娓道来的讲述声中,我们记住了老陶一家人,记住了他们五口人的音容笑貌,以及他家里的那些叫小花、小白、小黄、小黑的狗、那只因为怀孕而被冤枉的花狸猫,那些鸡鸭鹅,那些村民伙伴亲戚朋友,那些平平淡淡,起起伏伏却又都散发着浓郁乡土味道的事情……在老陶一家人的身上,很少能读出真正的悲伤,似乎他们总是那么善于适应周围环境的变化,就连他们家的历任小狗也都各个宠辱不惊,处变不乱,我不禁心生怀疑,在那个时代,是不是必须强迫自己漠视变化,只是接受与适应,才能生存下去?又难道说,那个时代的生活本就如此,所有后来文人的创作都只是在放大自己或前辈们内心的恐惧,以回避自己或前辈们与时代的格格不入进而掩饰自身的虚弱无助?对于那个时代的思考,似乎就此陷入了一个言说不清的死胡同,但至少有了一个开始,而这个开始,还是得归功于《扎根》。

    合上书本,我们会分明感受到一种温度,是作者直视那个时代,用目光灼出的一种滚烫热烈而且真实的温度,那个时代也因此而更加的清晰可见了。在这种温度的炙烤下,“时代”这个背景甚至也开始变薄,变淡了。

    读《扎根》一点都不会觉得疲倦,有时候会错以为捧在手中的是一本描述幸福农村生活的小书,又有时会因为书中的情节联想起自己的生活点滴,可是这个时候,那个时代又去了哪里呢?莫非在阅读的过程中已被我们无形中抛弃?还是说不论什么时代,无论环境如何变迁,生活本身的味道大抵如此?我想兴许后一种猜测更能让我接受,韩东用《扎根》来写时代,又透过那个时代让我舔尝到了生活本身的味道,这其中有苦有甜,有笑有泪,病重的老陶执意要送小陶去车站的时候,我哭了;若干年后小陶来为老陶扫墓,蹲在坟边为“父亲”点上一支烟的时候,我笑了……

    当“时代”在我们的阅读中渐渐隐去的时候,生活本身就悄然浮现了。这,就是韩东的《扎根》,深深的将根扎入了生活当中。
2 有用
0 没用
扎根 扎根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扎根的更多书评

推荐扎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