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是好戏,人是好人

土土戎
2008-03-31 看过
看小说《新乱世佳人》看到一小半的时候,我就想:黄蓓佳是个有手段的作家!

看小说《新乱世佳人》看到一大半的时候,我就想:这个小说怎么没有被禁掉呢?

一直到看完了。实在为这部小说捏了一把汗!——之所以强调“小说”,是因为电视剧把小说改得面目全非了。——没有任何贬低电视剧的意思,换了我来编剧,也一样会动大刀子,毕竟电视媒体的影响力广得多,广电总局的剪刀又狠得多。——由此又想到:纸媒还是享有更多一点的自由度的……

对不起,岔远了。

对黄蓓佳的认识,是从少儿小说开始的,《少年文艺》啊什么的刊物,无数少男少女的精神食粮,其中经常看到黄蓓佳的名字,而且往往是大力推荐的——大概她那个时候已经是知名作家了——因此印象就停留在那个地方了,少儿文学家,确切地说应当是青春文学。所以无意中看到她写的非青春文学的小说时,心里颇有些怀疑,也有些好奇。于是随便找了一个名字最俗的来看,也有点存心找茬的意思。

不想黄蓓佳却是有些手段的,竟能“老少通吃”!《新乱世佳人》,名字虽然顶俗套,故事却紧锣密鼓、严丝合缝,讲得从容不迫,颇有大家气度。从中日战争爆发开始(大约三十年代后期吧),讲到中共掌权(约四十年代末),十几年的时间,以豪门太太董心碧为中心,讲述了董氏一门及董家一子五女的坎坷命运。

题目是“新乱世佳人”,故事的中心便是一群女人,而且是一群美得出奇的女人。“乱世”和“佳人”,分开来看,任何一个都是无数精彩故事的线头,随便抽一根,就够人感叹唏嘘一辈子了;系到一起,更是纷纭复杂、叫人眼花缭乱了。难怪这么多人都喜欢拿“乱世佳人”说事——仅仅这四个字,就已经叫人浮想联翩了。

故事精彩,更难得的是作者的头脑冷静。董心碧生下五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大女儿受了新式教育,自由恋爱结婚去了,却因为难产而死;二女儿和三女儿是双胞胎,分别爱上了一个共产党和一个国民党,结果互相残杀而死;四女儿爱上了被日军头目凌辱的男旦,为救他而与这个日本人同归于尽;儿子染上毒瘾,吃鸦片被毒死了;剩下小女儿,命略好一点,嫁给大姐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看着主角们一个一个地死去,我竟有一点一点地解脱之感。因为故事的结局,历史早就替你写好了的,无法改变:好人注定要受屈辱,好心终究得不到好报,——或许只有死亡才是保留尊严的唯一办法——又可惜局中之人对此一无所知,还要奋力挣扎,妄想通过自己的聪明、善良、宽恕和怜悯获得善报,保全自己——谁又会知道历史是如此的乖戾呢?凡抱着好心的,都被杀、被辱;凡自私自利的,都获一时之荣。(当然,最后没有一个人过上好日子。因为解放后的运动比战争持续的时间还长。)从土~共时期到战争结束,只是一个阶段;小说虽然结束了,后面的故事却不难想象。活到这个时候并不等于度过难关,还有更残酷的难关在后面等着,无人可以幸免。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死在前头,实在是一件幸运的事情。我只盼着好人们都不要那么爱国,赶紧逃出这是非之地算了。

对不起,又岔远了。

黄蓓佳对国共两党(军)的关系,拿捏得十分到位,——简直太精彩了!——二女儿绮玉的丈夫王千帆是共产党,在被追杀时抬手就把帮助他逃跑的国民党军官枪杀了;三女儿思玉的丈夫冒之诚是国民党军官,掌握了日军情报,安排了一场必胜的伏击战,没想到绮玉偷取了情报,新四军利用这个情报打胜了日军、缴获了武器,国民党军队白白做了新四军的挡箭牌,冒之诚因此断腿;王千帆被冒之诚抓到,冒因亲戚感情放了他,绮玉却误会王千帆已死,绑架冒之诚父亲,引得思玉来找,双方同归于尽……对于两军战与和的描写,黄蓓佳是非常冷静的。明白人看了,自然明白;不明白的人看了,大概也能明白点什么吧?

戏是好戏,人是好人。只是盼着人赶紧死掉,戏好收场。
1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新乱世佳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新乱世佳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