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时代的组织管理——陈春花 10年数字化组织研究与实践集大成之作

法国梧桐
2021-04-08 看过

#中国女足2-1韩国 晋级奥运在望#2021年4月8日下午,王霜进球!中国女足客场2-1韩国,掌握晋级东京奥运先机。

提起中国女足,就会让人不自觉的想起来那首振奋人心的《铿锵玫瑰》—— 风雨彩虹铿锵玫瑰 芳心似水激情如火梦想鼎沸 风雨彩虹铿锵玫瑰 纵横四海笑傲天涯风情壮美 ………… 上面提到的中国女足经过创新方式方法,科学训练提高团队组织管理与赋能水平。给我们很多启示:在数字化的今天,知识的生产力日益成为经济与社会以及整体经济表现的决定性因素。所以,成为知识驱动型的公司,必须是企业管理者努力的方向,也是新个体价值崛起的良好机遇。 像武功盖世的大侠通常更加注重基本功一样,笔者用了两天一夜认真地读完《价值共生:数字化时代的组织管理》这本书以后,首先给大家分享的信息增量也是关于“基本功”的——组织价值共生的原则。这样才能更好地认识数字化与组织产生价值共生的关系。 价值共生原则 不同的企业,在不同发展阶段,处在不同行业,组织价值共生所面对的挑战也会有所不同。《价值共生:数字化时代的组织管理》书中提到通过跟踪研究数字化生存中取得领先优势的企业,我们发现还是有一些基本原则可供借鉴,总结如下。 第一个原则:有目的地放弃昨天。 第二个原则:持续改善。 第三个原则:挖掘创新成功经验。 第四个原则:避免落入系统化创新的陷阱。 第五个原则:平衡。 从数字化的本质到数字化生存对组织管理的影响,企业组织价值共生已经成为企业在今天的基本选择,尤其是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挑战,使数字化、在线化成为必选项。数字化带来的组织成长已经成为常态,这也带来两个人们需要特别关注的问题:一个是组织扩大中的管理风险;另一个是看清组织的真实情况。 一、内容简介 《价值共生:数字化时代的组织管理》以数字化生存为背景,尝试梳理数字技术带来变化的场景下,完整呈现新的组织管理体系,深入探索组织价值重构的未来。 从个人角度,给身处数字化时代的职场人提供了详细的职业规划解决方案,从工作内容到工作方式上都落脚在通过企业给自我赋能的基点上。通过对数字化时代的管理的解读,让读者认知到数字化时代超级个体,所需的基础能力。也充分说明了“个体”对于组织的价值,在数字化时代的组织发展中将成为关键。 从企业管理角度,针对数字化转型的困难,从工作环境、组织、目标3个方向,对企业管理者提出了:管理层需要做好四个改变、对管理层的三个要求、管理者要做好四件事。帮助企业管理者更好的把握数字化转变的4个关键节点:从管控到赋能、从科层固化到平台利他、从分工到协同共生、从实现组织目标到兼顾人的意义,促使企业完成数字化过程中的新功能、新结构、新能力、新目标的转变。 本书针对数字化时代的管理真问题进行深入研究,既有最新理论的阐述,让大家对企业组织受到的冲击有新的认识,还依托持续跟踪研究华为、腾讯、海尔、新希望六和等50多家中国优秀企业,提出了切实可执行性的解决方案。 二、作者简介: 陈春花,现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院长、北京大学王宽诚讲席教授、新华都商学院理事会理事长、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客座教授 。华南工学院(现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技术专业工学学士,新加坡国立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硕士,爱尔兰欧洲大学海外部工商管理博士,2005年南京大学商学院企业管理博士后 。 陈春花曾任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联席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获得《财富》“中国25位最具影响力商界女性领袖”。2016年 、2019年获颁《财富》“中国最具影响力50位商业领袖”。2018年获《清华管理评论》“年度管理创新思想家” 。 三、《价值共生:数字化时代的组织管理》——逻辑主线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陈春花老师,通过十年数字化组织管理研究与实践,从个人和企业两个角度,把数字化时代的企业管理和个人成长之道拆分为:数字化及其对组织的影响、新个体、新“组织”、新价值、新知识5个部分。帮助人们透彻理解数字时代组织的本质和特点,认识组织的边界和新内涵;深刻理解领先企业如何能在新环境下迅速崛起,帮助企业寻找新价值的来源;通过激发更多创造力,重新构建发挥个体和组织价值的效能,创造价值共生组织形态的企业,唯有如此,企业才能更好适应复杂、不确定的未来。 四、数字化时代的企业管理和个人成长之道 1、数字化及其对组织的影响 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Peter Drucker)曾经有一个著名的观点:新的陌生时代已经明确到来,而我们曾经很熟悉的现代世界已经成为与现实无关的过往。 《财富》杂志刊登的2019年世界500强企业榜单对中国而言具有独特的意义,因为这是历史上首次中国企业上榜数量(129家)超过美国企业上榜数量(121家)。榜单发布后,《财富》杂志专门为此撰写了题目为“这是中国的世界”的文章,并认为:如果说20世纪是“美国世纪”,那么在21世纪,至少在商业领域,越来越有“中国世纪”的味道了。 自2008年起,人们见证了联想(2008年)、华为(2010年)、京东(2016年)、阿里巴巴和腾讯(2017年)等越来越多的数字化企业接踵登上《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在过去两年,人们也经历了苹果(AAPL.US)、亚马逊(AMZN.US)、微软(MSFT.US)和Alphabet(GOOG.US)成为首批市值达1万亿美元或以上的上市公司。无论是最近几年中国企业的成长,还是全球领先企业不断开创市值新高,都与数字化带来的创新息息相关。 你的企业为数字化的嵌入投入了多少?今天发生的一系列变化的背景是,数字化已经深刻地融入各个行业。数字化的嵌入速度比想象中的更快。普华永道的“2017年数字化指数调查”显示,88%的中国企业明确将数字化融入企业战略,70%的全球企业明确将数字化融入企业战略。2018年,陈春花和研究团队与金蝶公司组建的联合研究小组在调研中发现,超过97.1%的企业计划使用数字化转型的财务服务,69.6%的企业认为财务管理关键职能需要系统对接与跨界业务核算。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几乎每家企业都需要嵌入数字化。 数字化更是深刻影响着人们的日常生活。现在很多年轻人吃饭时已经不再根据餐馆的菜单点菜,而是看着手机App选择餐厅、决定吃什么,因为人们逐渐发现,手机App提供了可靠的选择。同样的情形还发生在日常生活中的很多领域,人们越来越依赖机器智能的建议,而不是人类自己的。 一切事物都在实时、实地、永不停顿地发生着改变,从生活方式到商业模式,按照道格拉斯·洛西科夫(Douglas Rushkoff)的说法:我们来到了“一个不再熟悉的世界”。这个世界的基本状态就是“数字化生存”状态。如何认知这个不熟悉的世界,如何认知“数字化生存”的方式,变得非常关键。 数字化的三个本质特征“连接”“共生”“当下”,可被用于区分工业时代与数字化时代,是二者在根本上的不同之处。在工业时代,企业资源和能力是实现战略的关键要素,企业通过一系列努力获取资源、提升能力,构建核心竞争力。在数字化时代,通过“连接”与“共生”,企业的资源和能力不再受限于企业自身,而有了很多企业外部的可能性,所以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关键是理解“当下”的价值和意义,寻求更大范围的资源与能力的聚合,因此“连接”成为企业实现战略的关键要素。 2、新个体 有的时候,个体能力发展速度超越组织发展速度时,优秀者会离开组织。 数字化给个体与组织匹配问题带来了一些变化:第一,与组织协同的个体因素发生了改变;第二,个体与组织动态匹配有了新内涵;第三,由于个体价值的唤醒与技术赋能,个体发展速度加快。 新生代的自我认知觉醒是明确的,比如大家关注“00后”的特征,强个体的明显特征就是对自我的理解并借助外部信息强化自我认知。他们在意追求进步和提升自己,渴望掌握大量知识信息;他们对数字技术拥有偏好,并组合自我发展以展开创新,从而以更快的速度获得成功。这些清晰的自我期望,正是他们明确的自我概念的显现。我们观察到的已经成为企业管理者的“80后”“90后”,往往展示出更强的主动性、学习动机和成就动机;他们喜欢挑战新事物,富有创造性;与“60后”“70后”相较,他们更自信并且强调自我实现,这些也正是新生代员工展示出的特质。 德鲁克先生说过:“无人能够左右变化,唯有走在变化之前。在动荡不定的时期,变化就是准则。但是,只有将领导变革视为己任的组织,才能生存下来。”面对数字化生存环境,领导者必须打破思维惯性、打破旧的习惯、破除利益结构、破除组织刚性,做出自我超越的变革选择。研究领先企业领导者实践后发现,成为持续变革领导者需要从思维模式转变、真正的客户导向、人的活性化、开放合作、系统思考的内部改造等五个方面做出努力。 如何成为一位面向未来的卓越领导者?我们可以从卓越领导者身上找到两个共性特征:专注于人的成长和调整坐标指向未来。 3、新“组织” 组织是会变的,这主要是由于技术的发展允许人们用不同的方式来安排工作,并且只需要按一下按钮就可以跨越千山万水实现协同配合……我想,我们可能必须重新思考组织的本质。 ——查尔斯·汉迪(Charles Handy) 我们时常探讨组织中人的协作行为、组织目标、组织中设立的角色、组织结构设计、组织变革等问题。 组织概念在实践工作过程中变得更加复杂,而这是以下两个原因造成的。 第一,影响组织环境的变量多样,且构成组织的诸多要素本身也是动态的。 第二,组织管理需要把目标、责任、权力与个体结合在一起。 因此,组织目标的持续达成,需要我们关注两个核心内容: 一个是组织的动态性;另一个是组织的有效性。 图资料来源:切斯特·巴纳德。组织与管理[M].詹正茂,译。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16. 经典的组织定义聚焦于为实现组织目标而协同行为的内部成员集合。 那么,在数字化背景下,组织目标的影响因素同样涉及组织外部成员,组织与顾客、投资者、产业伙伴、供应商以及广泛的公众行为之间都息息相关,组织目标由组织内外部成员共同努力而达成。 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组织需要增加一些前所未有的新能力,贡献新的价值创造;越来越多的组织工作和价值活动被转移到组织外部,需要与组织外部成员共同合作完成。组织价值网络的合作关系在今天非常普遍,就如诗人所说,没有一个组织能“独自成为一个岛屿”。 4、新价值 组织新功能——从管控到赋能。 实现从管控到赋能,需要管理层真正做出改变,否则它只能是一种理念,而非真实的组织管理现实。实现赋能,管理层需要做好以下四个改变。 a、给员工上课,让员工分享自己。 b、设置更多角色与岗位,给员工以更多成长机会和发挥价值的可能性。 c、授权并为员工配置资源。 d、有效沟通,陪伴成长。 5、新知识——数字化,注定是个分水岭。 你有认知和理解世界的能力吗?回顾改革开放40多年,一方面感慨的是开放、市场与政府组合在一起,把我们从一个相对落后的贫困状态中解脱了出来,并把物质生活上升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水准;另一种是忐忑,忐忑的是浮躁、泡沫与欲望组合在一起,让我们在一个令人兴奋冲动的自我膨胀中不断沉迷,同时还侵蚀了人们内在精神的安宁。 今天很多人都在讨论创业、新商业模型,讨论风口期,在意红利。 如果你决定做一件有价值的事情,那么红利其实应该是不需要讨论的事情。你的商业模型以及最终追求的价值,其实没有风口期,只有持续地进行创造。 五、数字化生存中,我们怎么选择? 《价值共生:数字化时代的组织管理》这本书基于企业管理实践,也基于对未来的敬畏,陈春花用超过10年的时间来理解、研究数字化时代组织管理的特征并从中发现,其核心是人与组织价值共生、组织与组织价值共生。通过价值共生重构组织价值,尤其是重构管理者自身的价值,人们才可以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数字化时代找到新的组织价值,从而让组织中的个体、组织本身以及与组织相关的合作伙伴都获得价值释放并创造新的价值。 数字化生存中,我们怎么选择? 第一,建立长期主义的价值观。 第二,从预测判断转向不断进化。 第三,致力于不可替代性。 第四,从固守边界到伙伴开放。 第五,构建共生态。 第六,做好当下即是未来。

1 有用
0 没用
价值共生 价值共生 暂无评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价值共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价值共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