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本涉及魔与幻且不应当错过的书

南京少爷
2008-03-24 看过
两本涉及魔与幻且不应当错过的书



一、《佩德罗•巴拉莫》,鲁尔福 著 译林出版社出版

我误以为这是一本普通的书,任它在桌上躺了很久,直到某个百无聊赖的下午。阅读它的过程,仿佛传说中无知者懵懵懂懂闯入鬼界:貌似安详的路面空无一人,街景愈行愈陌生,只听得自己喘息不止,梦魇的隐隐真相犹如袋中之锥随时可能冒头——《佩德罗•巴拉莫》,每个字都伸出小手,悄悄拉住你衣襟。思想化身为各种异象,在纸页上肆意翻腾。大白天,死者的影像与活人的生活缠绵交织;神秘的村庄充盈贫穷、死亡与爱情;残酷的杀戮狂潮袭过,血腥平原上乱世男女默然相对……是的,死亡,看得出这是作者最心爱的意象,然而鲁尔福笔下的死亡并不是终结,甚至也并非开始,而是什么都不是:拉丁美洲的魔幻文学,诀窍就在于漠视死亡。生活将毫无变化,一如既往的延续才是比死亡更可怕的绝望之根。

请原谅我的孤陋寡闻。在此之前,我真的不知道《佩德罗•巴拉莫》才是拉美魔幻文学的巅峰,而我曾经以为是巅峰的《百年孤独》,其实只是马尔克斯受鲁尔福启发的学徒之作。

二、《凯尔特的薄暮》,叶芝 著 殷杲 译 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

华兹华斯哀叹:人类成熟,必然失去童年通灵的光辉。为此抱憾的华氏真该投生到100年后的19世纪末的爱尔兰。1893年,英俊无比的诗人叶芝在那里发表了散文集《凯尔特的薄暮》,用浸淫在想象和神秘论中的纯洁心灵,演示了一则永远保持幻视神力的成人童话。

《薄暮》是仙人们的纸上国度。虔诚的爱尔兰农人,像信奉上帝一样信奉这些永生、美丽的精灵。在凯尔特民族的宽容传统纵容下,人类和鬼魂在苍绿平原上比邻而居,彼此保持着怯生生的亲情,上演绵延千年的互斗闹剧。28岁的诗人,怀着对凯尔特文化的挚爱,奔走于爱尔兰西海岸狂风礁石、青山翠谷之间,搜集了数十篇这类传说,集成了这本精巧有趣、美艳忧伤的墨绿色小册子。

从这些文字上看,叶芝是敏感、动情、温和的,是我们一生都在渴求的那种文雅、平和、心心相印的谈话对象。然而我们和华兹华斯一样,和叶芝相隔100余年。我们别无他计,只能对着《凯尔特的薄暮》,做出一种单向的、永远为遗憾所纠缠的交流姿态。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凯尔特的薄暮的更多书评

推荐凯尔特的薄暮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