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赋新词强说孤独

C.R. 楞严经
2021-03-25 看过

2016年底的时候我回国路过书店,当时《百年孤独》还是作为畅销书摆在书店最显眼的地方,旁边是《霍乱时期的爱情》和《挪威的森林》。彼时的我还是一个浮夸的夜店少年,恰逢放假,少了狐朋狗友自然觉得无聊,就把这几本书都收入囊中。囫囵吞枣地看完了《百年孤独》,翻了翻《霍乱时期的爱情》以后假期就结束了,只能匆匆把《挪威的森林》带到美国,期间虽又辗转了数个城市,却每次都把这本书安安稳稳的打包,到了新家再毕恭毕敬的摆入书柜,仿佛一种仪式,但没有再翻开的意愿。

时间快进到魔幻2020, 疫情的原因迫使我多了独处的时间,浮躁的心渐渐沉淀下来,我也慢慢注意到了书架上已经开始积灰的《挪威的森林》。光看豆瓣的简介以为这只是一本渣男的自我救赎,我心想“呵,论渣还没人比得上我自己;论救赎,我看也没人比我理解的深刻”,既然自己深谙渣男的秘诀,看书就当再重温一遍救赎的痛苦好了。

为什么《挪威的森林》会比《海边的卡夫卡》容易让人接受呢?大约就是因为大部分有着蛋疼青春的人可以很好的代入其中,毕竟不是每个17岁的少年都会有勇气离家出走,但是每个人在青春期都会或多或少有过爱情的纠葛。一方面我很遗憾自己没有早点读到这本书,这样就可以好好珍惜当时的眼前人,少走不少弯路;另一方面又悲观的认为就算当时的自己读了,也会再次做出相同的“错误”决定。一方面是背负着共同“苦难”的灵魂伴侣直子(而且两个人还是异地恋),一方面是相处起来轻松愉悦的绿子,我想如果直子没有自杀的话作者依然还是会选择和绿子交往下去吧。

五月天在咸鱼里面写到:我的人生就是一错再错,错过了再从头;可是村上告诉我们,这是不对的,有些人错过了的确就不在了。当然发生在我身上的错过没有作者写的如此戏剧化,没人死掉也没人自杀,但是物理上的隔离也和死亡差不多了。小的时候不懂事,觉得爱情是一件非常非常容易的事儿,是荷尔蒙的爆发,互相看对眼了就行;长大以后突然发现,哪有那么多人可以跟你看对眼?年龄越大背景差异的概率就越大,能找到一个灵魂共鸣的人的概率就越小,荷尔蒙也逐渐消失,最后剩下的大概只有习惯和妥协。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一切以往的春天都不复存在,就连那最坚韧而又狂乱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现实。

《百年孤独》的这句话很好的总结了《挪威的森林》,也总结了我的经历。回到16年的冬天,在离开故乡之前,我用笔标记了这句话,并附上了寥寥几句寒暄,拜托朋友把《百年孤独》寄去了深圳。无论是一厢情愿也好,是自我忏悔也好,希望在远方的直子可以和她的木叶幸福的过完一生吧。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挪威的森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挪威的森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