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轻飘的虚无

丰无涯
2008-03-22 看过
前九十九页的阅读几乎让人难以置信这是一本值得推荐的书,虽然他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坏。我几乎下定决心要用只包含两个专有名词的短语完成这次代人读书的好差事,“德国虚无主义”——个性奇特的中年男性,灰尘般半透明,外柔内软,并不很明显的抑郁消沉,略有些固执任性,思绪零碎细密,人格分裂潜质等级为优,阅读起来的触感就像是穿梭于难以散去的虚无迷雾,如丝般顺滑的细节描写在大脑的沟壑上留不下一丝痕迹,甚至没有冲撞出一个漩涡。
嗯,就是这样。
“虚无”。

然而,上帝保佑,正在100页上,我们可爱的测试大师终于语出惊人,在苏珊娜家的小型晚餐上,(发现这时候我居然还不知道主人公的姓名,或许是忘记了,有鉴于我目前才读到126页就迫不及待的要打出这段文字请允许我先去读完吧……)断言道:“有一天,您会接受这样一位丑男的。”
是的,终有一天你会接受那个人, “等你不再想要逃离另一个人时”,“就算知道那个人会提出无理的要求(条件)也无所谓”。时机成熟的标志是,等你“注意到这桩爱情让过去所有的爱情观变得多余”。我们并不会那么厌恶每一个看上去我们应该厌恶的人,我们根本不想那么厌恶他们,“至少不是每一个,也不是一直如此”。当我们终于不再期待完美,至少可以接受一个不讨厌的人的时候,找到他,爱上她,我们也就能够爱自己的“罪孽”。
奥海默先生的插话让事情更加复杂,虚无主义小说的类型划分遭遇了危机。
我们生活在有罪的体制中,这有罪的体制渗透了我们,我们和这体制一样有罪却大多自认清白,而那些认出罪孽的人却被自己吓呆了,有人想要通过政治运动来消除痛苦洗去罪孽,可惜罪孽和我们如此紧密的连接在一起,以至于我们不可能真的想要消除痛苦。幻想,这终归是幻想啊。
人们或者生活在无聊的大幕下,或者被罪孽驱逐,或者选择爱上罪孽。
那些处于放逐状态的人,不再接纳生活(我指的是和其他人联系在一起的那种意义上的生活),也不再被(主观上欲求的,可以称之为正常的,或活着的)生活接纳。无名氏先生必须试着再度获取和他们自己有关的体验,“不靠电视、假期、高速公路和超市”。
“生活只不过是个长长的雨天,而他们的身体只不过是一把留给这天用的雨伞。”奇怪的是,全文并没有提到什么雨伞,倒是他的夹克无数次在幻想中被抛出去,当作替罪羔羊么?还是他自己的替身?一个想要安静地观察自己的人最苦恼的也许就是欲精神分裂而不得。

“我的生计不再吃紧,你不认为吗?我再也没有兴趣窥视自己的生活,我再也不等待这个世界能吻合我个人的想法!我不再当自己生活的偷渡客了!”
回归生活,回归“正常”,回到那个和大多数相似的轨迹中。因为这位无名的主人公不停窥视着自己生活,丽萨终于无法继续待在他身边,由此他落入人生的重大低谷,靠一个离开自己的女人留下的钱生存,这总不是件能令人安心生活的事。事情的转机缘于他对另一个女人的欲求,起点乃是一次尴尬的晚餐,其间有一次尴尬的交谈和一个虚构的奇妙身份,于是他终于清理掉那间铺满树叶的屋子,放弃那个可以隔绝人世的房间,让那个与他童年有着无法切断的联系女人走近(或者说是他走过去)。

托了一位已经不在人间的老先生,和一位还在辛勤工作的中年人的福,阅读在某些时候变得有如探险般美好,陷阱和财宝,曲径和路标……
有鉴于此,我必须提醒那些有雅兴的读者,他和那位希莫斯巴赫以及梅瑟施密特的关系,面包和丽萨、苏珊娜的气味,无名氏先生不断重现的童年也可能有些象征意味,或者还可以为我们的无名氏先生做个生平年表,兴许能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至于我,还要写论文,这些都只能留待不确定的未来了。
65 有用
1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3条

查看更多回应(73)

一把雨伞给这天用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把雨伞给这天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