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入妙时却停止

樱桃小小
2008-03-22 看过
如果草率地看题断意,把它当成一本游记来读,那么就是把《老残游记》小瞧了,看轻了,尽管问世以来它的名声算不上响亮,好象只有王小玉说书那一段历来为人所称道,不过通读全篇后,发现这倒是一枝冰清雪净的奇葩,插在明清小说香艳秾丽的花丛中。全书短短二十回,读起来非常爽快,如果赋予小说以性情的话,这书就像书中人物老残,有肝胆英豪气,无浅薄佻冶态。

先说说它讲故事的方式。金圣叹说:“文章最妙,是目注此处,却不便写,去远远处发来,迤逦写到将至时,便又且住,使人自于文外瞥然亲见。”作者深谙其中堂奥,故事讲开没多久,就于明湖居说书那一段暗示了这一点。黑妞上台讲了一个“黑驴段”,将形容那美人,先形容那黑驴怎样怎样好法,待铺叙到美人的好处,不过数语,这段书也就完了。接下来的行文交待都可以一一印证这种手法的,而且作者还特别喜欢“事当急处偏回翔”,比如老残听黄人瑞说齐东镇的案子,就卖了好几个关子,先安插翠环一事,又经历火灾一惊,每次说到半当中就断线,还得等人瑞抽两口烟,养足了精神,才继续往下说,把这话头接上。说的人自管悠悠扬扬,听的人只好耐着性子,读的人倒也颇不觉寂寞。

书中桃花山一节是比较特殊的,因为只有此节不是由主角老残亲身经历的,而是通过申子平来演绎的,这是很大胆很有创辟的一种写法。老残隐身事外,子平是一个没有什么份量的小角色,此方人物的弱化凸显彼方的重要,那么,桃花山就可以登台唱大戏了。这地方简直是作者心目中的“乌托邦”,所以弹琴鼓瑟自然是少不了的,幸亏子平也不是一个俗人,还能与玙姑探讨一下音乐问题。说到“《西游记》是满纸寓言”的一席话,我心有戚戚焉。

《老残游记》在语言方面也是让人爱的。作者刘鄂治金石学,精通甲骨文,这样的爱好必会影响他对于文学的品味,所以他使用语言尚古拙、尚纯厚,不喜富丽词藻,不喜俗语套话。书中描写大明湖风光、桃花山景致、黄河冰凌,用语都是别出机杼,他的音乐造诣也极高,所以才能生发出像王小玉说书那么经典的音乐描写。刘鄂崇尚西学,颇有科学精神,所以他顺路布道的科学知识散见于书中。比如相传“金线泉”水中有条金线,老残亲临现场观赏,经士子指点看到“金线”后,悟出这是两边泉力不匀的道理。又如桃花山中的虎威,因四面皆山,故气常聚,一声虎啸,四山皆应。虎若离山,就要受人狎侮的。还顺带引出一通议论:朝廷里做官之人受了甚么气,只是回家来对着老婆孩子发飙,在外边决不敢发半句硬话,也是不敢离了那个官。

虽然书中有些议论带有时代的局限性,续集中老残游冥界的说教意味太重,但是大体来说,《老残游记》仍然是值得一观,结构紧凑,文采明丽,仿佛刘鄂做的一副清末民俗风景图,不妨借古人的故事,看看今朝的世情。

2 有用
1 没用
老残游记 老残游记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老残游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老残游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